无戏可拍,入圈11年的演员逃离北京转行“学兽医”

作者丨孔月昕

编辑丨谢中秀

行业寒冬下,影视行业的现状如履薄冰,生活在底层的部分演员更是举步维艰。

今年年初,做了11年演员、北漂“跑组”也已经四五年的任思齐将北京的房子退了,留在了湖南长沙,为了“节省房租”,“4000元的房租在北京只能租一个40平的房子,我和女朋友两个人生活真的很挤。但在长沙就不一样了。”

而且“疫情后,线下跑组变得陆陆续续的,演员见组面试大部分都可以线上搞定。当面试戏,可能一个月也就有那么一两次,一天就可以搞定,但租金我们要付满一个月,这对于我们来说有点浪费。”任思齐告诉燃财经。

之所以选择“北漂”,而不是去横店,任思齐们自有无奈之处。横店虽然是群演、剧组和影视拍摄基地扎堆的地方,但对于更多拥有明星梦或演员梦的人来说,北京才是应许之地。

因为国内的影视制作公司大多扎根在北京,大部分剧组在北京筹备好、定好主要角色后,就直接去横店等影视城开机,直接在横店挑选的大部分是龙套演员,少有戏份重的角色。

但如今,应许之地不再甜蜜和美好,“逃离”北京的小演员也越来越多。

2018年之前,北京各地都有剧组在线下试戏面演员。“大望路、望京、798……很多地方可以跑组,我一个人甚至有些分身乏术,只能靠新签约的经纪人跟我分别跑。”任思齐回忆。

这种情况在2020年之后,开始改变。疫情、行业整顿、“限薪令”、税务“地震”、清朗行动……种种因素影响下,影视寒冬来临,曾经的“盛况”也不复存在。行业不景气,影视项目减少,头部演员的压力也在增大,中小演员更是受到波及的重灾区,任思齐表示接到的戏约也数量锐减。

“不知道下一部戏在哪里。”没有收入,这不得不让任思齐等中小演员寻找演戏外的出路。

“北京的消费非常高,在没有戏拍的时候,部分演员也会通过接视频广告、短视频、海报的拍摄,或者去剧组当副导演、演员副导、统筹等工作维持在北京的生活。”演员邱箫婵在小红书分享道。

除艰难维持在北京的生活之外,也不乏有人像任思齐一样,选择了离开北京。

2021年下半年,演员马力就离开北京回到了上海,“接不到新戏,片酬也一直降,我只能先离开北京‘节流’,回到上海家里想办法挣钱‘开源’。”

如今,回到长沙的任思齐做起了自媒体,他的小红书简介“实力派科学养猫的中国台湾演员,正在往兽医的路上前进”,也证明了他要将自己的账号往宠物博主的方向上打造。

演员胡露儿也在小红书分享,一位演过不少戏的朋友不久前也退圈去直播带货了,尽管签约合约要求3年内不能拍戏,但为了每个月稳定的收入,她的朋友还是决定暂时退圈,“先挣到钱,以后有机会再回来。”

明星、演员是一个带着光环的职业,说起明星、演员大众印象也是动辄片酬千万元、上亿元,但这是“限薪令”前、影视行业极盛时期的景象,而且“金字塔顶端的人凤毛麟角”,更多小演员到手片酬缴完税也就月平均几千元。

“就是‘吃不饱,饿不死’。”横店演员曹高波总结自己现在的状态,“说白了,演员行业本身就不是什么长久之计,尤其对我们这种小演员来讲。”

“小白”初入演艺圈

满打满算,任思齐进入演艺圈已经11年了。

2011年,还在上大学的任思齐机缘巧合下报名了在台湾举办的第一届新丝路模特大赛,“我当时完全属于‘赶鸭子上架’的状态,听到我初审过了的消息后,我母亲直接交了一千多台币(三四百元人民币)的培训费,让我去集训了3个月。最后的结果也出人意料,我竟然拿到了那届的冠军。”

此后,任思齐算是正式踏入了演艺圈,因为公司的关系,他上了不少台湾的综艺节目接受采访,并逐渐在台湾有了一些名气。“我也渐渐适应并爱上了舞台,后来就开始接了些MV广告的拍摄工作,还出演了一些影视剧。”

但后来受经济发展影响,台湾的娱乐市场环境逐渐走向了下坡路。为了节约控制成本,当时台湾拍摄的大多都是校园偶像剧。“我满脸胡子的形象,基本告别了校园剧男主男二这种角色,只能接到一些国文老师或体育老师这种没什么戏份的小角色。”

被逼无奈之下,任思齐转行当过制片人,但是看着一些演技差的人在镜头前“演戏”,他想拍戏的欲望“蠢蠢欲动”,做了三部戏的制片后,“想当演员、想回到舞台”的执念让他决定放下一切,来大陆“跑组”。

那是2018年,当时内地影视行业还处于“黄金期”。初到大陆的任思齐,凭着自己和经纪公司“疯狂”见组,每年也能接到一两部戏的男一号或男二号。

无戏可拍,入圈11年的演员逃离北京转行“学兽医”插图来源/任思齐提供

与 “无意间”进入影视圈的任思齐不同,马力最开始就抱着一定要做演员的目标。

2016年,娱乐圈正处于热钱疯狂涌入的流量时代,马力独自一人从上海来到北京找机会。“我从小就对演戏充满了向往,长大后我在上海拍摄了一些广告TVC,让我对演员这份时间自由,且可以出现在荧屏上工作更感兴趣。”

但年纪尚小、几无社会经验的马力在来到北京后四处碰壁,一个月后,被一家“无良公司”老板画的“大饼”蒙蔽,他签下了一九分成的10年经纪约。“我当时很天真,相信了老板的‘画饼’,重点培养我、给我接主角戏,过几年一部戏的片酬至少有几百万元。”

“我很快接到了第一部戏,是在一个剧组客串10个工作日,2万元的片酬最后只到手2000元,还是税前。”接连几个月下来,马力混迹于各个剧组,去拍这种只有几场戏的客串角色,不仅收入极低,而且完全没机会学习提高演技。

跟公司反馈后,马力被告知,“你是新人,要熬资历等机会。”这让他意识到,公司不仅不能兑现培养自己的承诺,不合理的分成也让自己难以在北京生存下去。

马力想解约,当时的老板“狮子大开口”提出了2000万元违约金,这种不合理的条款根本无法成立,后来公司又表示,大家“各退一步”,马力只要归还所有到手的片酬和公司每个月3000元的补贴就可以解约,否则就要“雪藏”他。为此马力跟公司“扯皮”了很久,终于解约脱离了这家公司。

随后,马力辗转换了3家经纪公司,“大公司虽然资源好,但是很难顾及到底层的小艺人,对于新人来说,跟签约小公司相比也只是多了一个陪着见组的经纪人”。

不过,幸运女神还是小小地“眷顾”了一下马力,2018年,有一部原定他是男四号的戏,进组后饰演男二号的演员因为某些原因无法出演,他大胆地去跟导演毛遂自荐了一番,最终成功拿到了男二号的角色。

不同于任思齐、马力“漂泊”在北京,经历丰富的曹高波,是横店的一名“横漂”。

“2011年,我参加了天娱传媒青春计划,当时因为年纪小,也没有系统化地学习演戏,就没考虑过进入娱乐圈。”此后曹高波做过跆拳道教练,进过特警队,直到2016年,才下定决心要闯闯演艺圈。

最开始,曹高波也跟大多数“横漂”差不多,只能演一些没有什么戏份的角色。直到2016年12月,曹高波接到了《花谢花飞花满天》里“金哥”一角,拿到了几万元的片酬,“这终于让我对自己作演员有了点信心。”

此后,曹高波的片酬开始逐渐提高,但依然少有非常重要的角色找上门来,究其原因,曹高波认为可能与身处横店,而不是北京有关。

于是,2018年曹高波也到北京“跑组”。“很多选角导演天然戴着有色眼镜看人,我是非科班出身,而且之前一直在横店拍戏,在投递资料时自然遇到了不少阻碍。”最后,“北漂”碰壁的曹高波回到了横店,继续“横漂”。

但上天并未亏待努力之人,之后曹高波踏踏实实演戏,片酬也从最初的300-500元/天不断上涨,2019年更是到了1500-2000元。

影视寒冬,行业洗牌

谁也没料到的是,看上去形式一片大好的影视行业,寒冬期会来得这么突然。

在外界看来,疫情是寒冬最直接的影响因素。

“疫情后,横店的片酬一直在下滑,根本涨不上去。这也导致很多‘资历比较老’的一批演员,就是2016-2018年期间来横店的,因为接受不了这个价格,基本上都离开了。”曹高波表示。

事实上,片酬下跌并不算最严峻的。更严重的是,横店开机剧组的数量锐减,大部分演员都很难接到新戏。但房租、生活费样样需要钱,没有工作只能等着“坐吃山空”。

“过去我们这些小演员,虽然在片酬上可能占不到什么优势,但是因为经验和演技在,至少在试戏拿角色的时候相对有优势,我甚至还可以挑戏。但现在,这种优势荡然无存了,我们已经没有‘资格’挑戏了。”谈到这,曹高波不禁有一丝苦涩。

一开始的时候,疫情对整个行业来说影响并不算大,因为很快就复产复工。曹高波回忆,当时他也认为疫情对自己没有产生太大影响。但随着横店开始管控,“离开横店就不能接横店的戏”,让曹高波面临了生活上的困境。

“那时候横店很多剧组已经慢慢地被停掉了,我只能去上海那边拍一些TVC广告(商业电视广告)赚取生活费。拍完之后,我如果住在上海,就要在当地租房子,那每个月就要花大几千元的房租,这无疑会加重我的负担;但立刻回到横店,除非我隔离14天,否则我还是接不了戏。当时我只能尽量接一些可以立刻结算的工作,来缓解我的经济压力。”

无戏可拍,入圈11年的演员逃离北京转行“学兽医”插图1来源/曹高波提供

“现在横店还在开机的剧组,大部分可能都在拍摄那种十几天就能完成的短剧。他们根本不敢‘停下来’,一部戏拍完,他们立刻会筹备拍摄下一个项目。因为一旦停工,可能就意味着这个项目‘永远’开不了机。”横店开机剧组的不断减少给了曹高波很大压力,他上一部戏在最后一天,熬夜连轴转了20个小时杀青了,下一部戏还不知什么时候能接到。

但草蛇灰线,实际上,影视行业的寒冬早已埋下伏笔。疫情不过是“雪上加霜”而已。

说到行业的转折,虽然都说不清从几时开始,但都一致提到2018年、五年前等时间点。

任思齐就是在2018年从台湾来到了北京“跑组”。他回忆,当时娱乐圈还处于“疯狂大爆炸”时期,虽然刚刚到北京的任思齐并不算出名,但经纪人依旧可以帮他谈下很高的片酬。“当时就是随便报价都有人接受,我都惊讶钱怎么这么好挣。”

但好景不长,娱乐圈的整治一环接一环。最开始的便是“限薪令”。2018年11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文艺节目管理的通知》,其中规定“每部电视剧网络剧(含网络电影)全部演员片酬不超过制作总成本的40%,主要演员不超过总片酬的70%”。

“我现在的片酬连当初的1/10都不到。”任思齐告诉燃财经,但在任思齐看来“限薪”并不是不可以接受,“我觉得这才是演员最真实的状态,而不是2012-2018年那种漫天虚报的天价片酬。”

此后,娱乐圈的整治持续重拳出击。燃财经看到,仅2021年,就有税务“地震”、“饭圈”整治,以及整改综艺选秀节目、下架劣迹艺人作品等等。

疫情,再加上早已开启并不断严厉的整治,影视行业的这个冬天格外寒冷。“从去年清朗行动到现在,我只出演了一部短剧的男二号,而从过年期间到现在,我也只试过一次戏。”任思齐说道。

严峻的环境已经扩散到整个行业,任思齐告诉燃财经,他认识的不少导演,现在已经被“降维打击”到拍短剧或短视频。“以前横店有100多个组,现在的横店只有8个组。”而这8个组甚至可能还包括不少是拍快手、抖音短剧的,任思齐表示。

投资人的信心和投入也越来越少。2021年12月,制片人陈益韬在微博诉苦,因平台撤资导致新剧《剑仙大人的风姿》搁浅,前期垫资2000万元打水漂;紧接着,《仙剑奇侠传5前传》与《京都巡异志》也传出了因资金解散的消息。

这也导致项目减少,使得小演员生存空间不断收窄。“钱少了,能开机的项目就少了,但人还是很多,可能一个角色以前是200个人竞争,现在就是2000个人同时竞争。这么多人抢同一个机会,就不可避免地出现恶性竞争,自降片酬、不要片酬甚至送礼的状况也会更严峻。”任思齐无奈道。

“小演员本身不是明星,没有流量,在试戏的时候就已经不占优势了。新入行的演员又甘愿压低片酬去接戏,我们这些稍有资历、价格高的,又没有资源的话,剧组自然不会用。”曹高波也说道。

而已经跟经纪公司解约快满两年的马力,在影视寒冬期来临之后,则面临着更尴尬的境地。

“有的时候剧组安排演员试戏其实就是一个流程,很多制片方或平台已经定好主要角色的人选了,关系好的合作公司也可以‘塞人进组’,公开招募的可能就是一些不重要的配角。所以现在大家基本上都会挂靠经纪公司,没有公司的个人演员,基本上是面不上戏的。”

离开北京,前路迷茫

马力其实早有“退圈”的想法。2020年的时候,马力感受到了演员行业压力的增大,“我当时已经有了离开北京回上海的想法,但是思虑再三,我还是觉得不甘心,想着再坚持一下。”

虽然为了自己的“演员梦”一直在咬牙坚持,但马力的梦想很快被现实压垮。“现在演员竞争这么激烈,我很难能接到戏。即使花了三四个月拍一部戏,也大部分是比较小的配角,我跟后来的经纪公司签的都是五五分成的合约,最终到手的片酬也就是几万元,缴完税我的月平均工资也仅仅相当于月薪几千元的普通白领。”

房租、交通、形象管理……哪怕是“十八线”演员,他的日常花销也相对更高,但目前的行业情况下,收入却很难覆盖支出。马力告诉燃财经,“有些演员可能连自己的生活都无法自理,所谓的梦想也只能是空谈。”

房租压力最为严峻。前不久发布“北漂13年 我败了”短视频而意外“走红”的演员彭高唱就列举道,自己从2013年毕业后就在北京租房住,直到现在已经搬了至少4次家,这期间租房的费用加上中介费高达36.48万元,加上每次都要重新购买家具,租房至少花了40万元有余。

燃财经在贝壳找房APP上也看到,明星、网红扎堆的北京市三里屯区域整租一居最低租金为6290元/月;朝阳大悦城附近、青年路区域整租一居最低租金为5300元/月。中国房价行情网的数据显示,2022年2月,北京市朝阳区房租挂牌均价为131.29元/平米/月,以此计算,租一套40平米的一居,基本需要5251.6元/月。

接不到新戏,或者新戏的质量和片酬都很低,让马力越来越没有信心在北京坚持下去。

2021年下半年,马力下定了决心,正式回到了上海,“如果现在有新的戏来找我去拍,我肯定还是愿意去的,毕竟演戏是我始终热爱的事情。但目前没有戏来找我,我一直等着不做事也不是办法。我总要找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去赚钱、去充实我的生活。”

无戏可拍,入圈11年的演员逃离北京转行“学兽医”插图2来源/马力提供

相对而言,任思齐离开北京的决定多了一丝果决。“今年过年的时候,我和女朋友(圈内演员)在吃饭的时候,本来在商量买机票,因为年后她签约的公司有了新项目,需要去北京谈谈具体计划,结果话题突然就转到了我们未来的发展方向上。我们突发奇想能不能将北京的房子退了,呆在长沙,也好节省些房租。”

因为“不进组、不试戏的话,我和女朋友只能在北京的出租屋里呆着,也没什么事情做。我们在北京租的房子,两个人生活真的很拥挤。但同样的房租在长沙租到的房屋环境就不一样了。而且长沙的食物真的很好吃,到现在我胖了6公斤。”虽然对这种不主动跑组,被动地等导演来找自己的“半退圈”状态有些担忧,但任思齐还是抱有乐观的心态。

不过,谈及未来,任思齐表示自己虽然有了初步的想法和规划,但具体落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需要他去不断探索。“虽然我的女朋友还可以正常拍戏进组拿片酬,但我不能让她一个人承担养家的压力。我现在也会给一些导演剧组发资料推荐自己,等待拍戏的邀约。此外,我也开始运营自己的自媒体,先从宠物博主做起。”

做自媒体、直播带货是大部分小演员的首选副业。燃财经在小红书等平台上也看到,“演员”越来越多。“经常刷到某某演员的笔记,跟普通博主无异,分享生活、爱用品,可能还有一些演员生活的揭秘,或者教想做演员的人怎么去寻找机会之类的。”一位小红书用户表示。

过年后决定留在长沙之后,这几个月来,任思齐除了给剧组、导演线上投递资料外,他对自媒体的运营更用心了。

3月16日,任思齐播完了自己的第一次直播带货。“这次带货完全是我自己选品,然后去跟厂家联系的。因为我自己也养宠物,日常对于宠物食品有所研究,觉得不错的品牌,我就会去深入研究它的产品配比和检测报告,没有问题之后我再去跟厂家联系,试着带货。”

接下来,任思齐打算“下半年会去湖南农大进修兽医专业,让自己更了解动物好宠物,也能掌握一项稳定的技能。”

曹高波虽然偶尔也会有“退圈”的想法,但还想在横店坚持一下。“虽然我也有换个行业的想法,但做了这么多年突然舍弃它,要做什么?如果创业的话,需要有资金投入;做自媒体直播带货,也是有门槛的。”

“半退圈”的任思齐自嘲道,自己这些小演员是“影视农民工”,“我们现在的状态就是一部戏演完杀青了,就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活是什么,就像在天桥下面等包工头来招人的农民工一样,等着下一部戏来找自己,不然就没活干,也没钱拿。”

任思齐、马力、曹高波等人的经历,可以说是这些年演员行业的一个缩影,在影视行业爆发增长的流量时代,大量怀有演员梦的年轻人来到北京、横店打拼。而能够凭借运气或实力“一飞冲天”的幸运儿却十分少见,当行业危机降临时,大部分人的结局是被耗光青春,在坚持与退却的道路上艰难抉择。

参考资料:

《独家调查 | 寒冬艺人众生相:躺平、微短剧“整活”、有人入不敷出?》,来源:娱乐独角兽

*题图来源于视觉中国。

*免责声明:在任何情况下,本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

网络赚钱,网赚,王牌网赚,王牌蛋蛋,网赚那些事
王牌网赚-免费有奖活动分享第一平台 » 无戏可拍,入圈11年的演员逃离北京转行“学兽医”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开通VIP 定制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