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岁母亲患癌到成都求医,被30岁女儿杀害,肢解后装行李箱抛工地

科兴科学园数万人员“大撤离”?福田区要“封区”?莫惊慌!官方回应了……

科兴科学园数万人员“大撤离”?福田区要“封区”?莫惊慌!官方回应了……,福田区,科兴,深圳市,福田,南山区,深圳

文 | 果果 这是发生在四川成都的一起分尸案。 死者50岁左右,家在射洪县,为治疗癌症来到成都,却被人杀害肢解,装进行李箱和编织袋抛尸偏僻建筑工地。与其一起失踪的,还有她的女儿罗小敏。 可随着调查的展开,警方发现,罗小敏就是凶手。 面对警方的审讯,罗小敏表现令局子里的老民警都感到震惊,她全程嬉皮笑脸的,时不时露出诡异的笑容,对母亲的死完全不在乎。 罗小敏的作案动机是什么,背后又有着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呢? 01. 工地碎尸 2013年3月21日,对于姜师傅来说,是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日子,也是一辈子都无法抹去的阴影。这一天傍晚,在成都市青白江区建筑工地上干工的他,结束了工作正准备走。 结果同行的同事喊住他,看边上怎么有个行李箱和编织袋? 他们没有注意到,这些东西是什么时候,什么人搬到这里的。出于好奇,他们走过去一探究竟,姜师傅用脚蹬了一下编织袋,感觉里面的东西是软的,有点奇怪。 他当下决定先打开行李箱看看,结果拉链一拉开,就被一股腐烂的臭味熏得差点背过气去。姜师傅捂住鼻子打开行李箱,结果一颗头颅掉出来滚到他脚边,把他们吓得魂飞魄散。 接到报警后,青白江区公安局的民警迅速赶到该建筑工地,随后法医也赶到了现场。 经过调查,法医确定这里不是第一案发现场,他们还发现,行李箱和编织袋的人体组织一共有9大段,全部拼凑起来刚好是完整一个人,凶手切割尸块的手法很利索。 死者是一名女性,年龄大约在50岁左右,抛尸地点没有可证明死者身份的东西。 她到底是谁?被谁杀害肢解?又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呢? 姜师傅的同事提供了一个线索,前两天看到有个女孩在这附近徘徊,她还在附近坐了一会儿。这名女子会不会与这起碎尸案有关呢? 02. 失踪母女 在青白江区公安局忙着在抛尸现场附近走访调查时,成都市武侯区站前派出所的民警也忙得不可开交,他们接到一位名叫罗小龙(化名)的男子报案,他的母亲和姐姐失联了。 罗小龙告诉民警,原本他每天早晚都会跟母亲礼桦琼(化名)、姐姐罗小敏通电话,但是从3月20日开始,就联系不上两人了。 罗小龙在成都一家工厂上班,姐姐罗小敏毕业于西南石油学院,案发那段时间她在该校附近租了个房子准备考研。而他们的母亲礼桦琼原本住在老家射洪县,因得了乳腺癌,来到成都求医,由罗小敏照顾。 为了方便母亲到成都市肿瘤医院做化疗,姐姐罗小敏在医院附近的楠丰招待所租了一间房跟母亲一起住,房费是15元一天,条件非常简陋,这间招待所里住的都是一些务工人员。 罗小龙在楠丰招待所和肿瘤医院都找不到母亲和姐姐,医院的医生也说联系不到人,因为按照原来的就诊安排,礼桦琼20日需要到医院来做最后一次化疗,可是她没有出现。 担心母亲和姐姐可能出了什么事,罗小龙在21日到派出所报了警。民警接到报案后,便立马前往楠丰招待所调查,结果发现许多蹊跷的情况。 首先是招待所的老板提供的信息,他说已经有两天没见到那对母女了。 接着招待所里有一位租客告诉民警,在3月19日晚上,他曾看到礼桦琼和罗小敏母女租住的那个房间有异样,门缝被一条床单塞住了,床单上好像还有红色的血迹。 他敲了门,但无人应答。 民警发现,礼桦琼和罗小敏母女俩租住的房间里十分干净,像是被精心打扫过,但是在墙角下,民警还是发现了一些血迹。 在调取监控后,民警发现,3月19日凌晨,罗小敏曾拿着拖把和水桶频繁出入房间,往返于卫生间(招待所里只有公共卫生间,房间里没有独立卫生间)。 还有一个问题,民警在查看监控录像时发现,礼桦琼和罗小敏在3月19日回到招待所后,就再也没有离开的踪迹。不过民警查看的是前门的监控,后门没有监控,所以她们也可能是从后门离开了。 最后武侯区的民警将两人作为失踪人口进行排查,结果发现青白江区建筑工地上发现的女尸年龄与失踪的礼桦琼相符,会不会是同一人呢? 警方从肿瘤医院拿到了礼桦琼的血样后,与青白江区建筑工地上的碎尸进行了DNA比对,鉴定结果显示,死者就是失踪的礼桦琼。 关于死者礼桦琼,警方有太多的疑问。 而所有的疑问,都指向了另一名失踪者:礼桦琼的女儿罗小敏。 03. 凶手露面 罗小敏的弟弟罗小龙告诉警方,罗小敏在西南石油学院附近租了一间房子准备考研事宜,但是罗小龙不知道房子的具体位置,警方在该校附近走访后找到了罗小敏租住的房子。 经过走访,民警从附近的居民那得到了一条非常宝贵的信息,罗小敏这两天有回来过,她还向一位居民询问哪里有卖盒饭的,于是警方决定蹲守在周边,等罗小敏出现。 果不其然,在当晚的11点,罗小敏回到了她所租住的出租屋。 然而,被带回公安局的罗小敏,面对民警的询问时直摇头,一问三不知,还总是不停地傻笑,有时候还露出很怪异的笑容。 罗小敏不但否认见过母亲,还否认与母亲住在楠丰招待所,她说母亲是跟病友合租的,不是跟她住。但是在民警多次反复询问后,罗小敏又改口,说母亲死在医院里了,还说死了就死了,她死了跟我有什么关系?而在回答这个问题时,她竟然很开心地笑着。 民警给她出示了楠丰招待所的监控录像,并找来罗小敏最信任的舅舅,让两人沟通。罗小敏的舅舅在成都某单位工作,条件比较好,罗小敏在高中时就是寄宿在舅舅家。 在舅舅的劝说下,罗小敏承认自己杀了母亲。听完罗小敏讲述的杀母过程,舅舅十分崩溃,拒绝再见罗小敏。不光是舅舅感到寒心绝望,罗小敏的弟弟也很气愤。 对于罗小敏在审讯中傻笑等怪异举动,弟弟罗小龙说,她是装傻的,如果她有问题,还能够考上大学吗?能拿到10万年薪的工作吗?现在还在准备考研! 然而,罗小敏却对于扮演“精神病患者”乐此不疲,

一大学教授被解聘!

一大学教授被解聘!,师德,教授,李琦,党纪

在民警把她带到青白江区抛尸地点去指认母亲的遗体时,她竟然笑着说:“哎呀,你看,好肥哦”。 最后,警方向她宣读了精神鉴定书,鉴定结果是“被鉴定人罗小敏作案时无精神病”。可对于这份鉴定书,罗小敏却拒绝签字。 看到这里,不禁令人疑惑,罗小敏到底有没有精神问题或者心理问题?她的表现是真实表露还是故意演出来的?她与母亲礼桦琼之间又有什么恩怨吗? 04. 母女恩怨 以下关于罗小敏的成长经历,果姐我综合了新闻节目《眼界》中的介绍和《知音》作者的采访。 罗小敏1983年1月17日出生于四川遂宁市射洪县管辖的一个小镇。她还有一个弟弟,就是前面提到的罗小龙。 罗小敏的母亲礼桦琼是一名乡村老师,父亲患有类风湿瘫痪在床,养家糊口和照顾儿女的重担都落在母亲礼桦琼一人身上。 礼桦琼每天要做饭、煎药给患病的丈夫,还要去学校给学生上课,尤其是要照顾一个吃喝拉撒都在床上的瘫痪男人,更是不易。在这样的情况下,礼桦琼还是坚持让儿女好好读书。 罗小敏的学习成绩非常好,从小在学校里就是尖子生,她是射洪县中考状元,高中就读于遂宁市重点中学,并考进了西南石油学院,就读法律专业。 说到这里,大家应该明白了,罗小敏的杀人分尸手法和在被捕后装疯卖傻的表现,其实都是有原因的,法学院出身的她,是知法犯法,并且试图假装精神病逃避法律的制裁。 按理说,母亲礼桦琼的坚强应该给罗小敏很大的触动,她应该感恩母亲的付出才对,可事实恰恰相反,罗小敏的舅舅告诉警察,罗小敏从小脾气就很古怪,经常与家人吵架,有时候还与母亲礼桦琼发生肢体冲突,为什么呢? 都是罗小敏的虚荣心作祟! 罗小敏认为母亲没能给她提供好的生活条件(所以她对条件优越的舅舅很好),尤其是进了大学校门后,见到打扮时尚、出手阔气的同学们,罗小敏内心的冲击更大,对于母亲的怨气也变得更多了。 大学毕业后,2010年8月,罗小敏去了甘肃在一家石油公司工作,年薪10万。然而,在这里她却遭遇了潜规则,有一次出差陪领导出席酒局后,在酒店里,领导潜规则了她。 领导用花言巧语骗了罗小敏,说会给她提薪,罗小敏竟同意了(实际上她可以选择拒绝的)。那之后,她被调到了办公室,不用在外奔波出差,但是没有涨薪,可这位领导还是经常找她。 2012年4月,领导的妻子突然找到罗小敏,对她一顿打骂。此事传出去后,罗小敏无法再继续待在公司,于同年7月份辞掉工作回到四川。 但是,罗小敏没有将自己的遭遇如实告诉家里人,父母对她突然辞职一事非常生气,斥责她为什么要放弃10万年薪的工作。 罗小敏与家人的矛盾激化,尤其是与母亲的关系变得很僵。 05. 弑母分尸 2012年9月,罗小敏到成都找工作,但是找了两个月都没有满意的工作,她便决定考研。于是在母校西南石油学院附近租了一间简陋的房子复习。 同年11月,罗小敏突然接到老家的电话,得知母亲被确诊乳腺癌,她只好回家去照顾母亲,并拿出了自己在甘肃工作攒下的六七万元给母亲治病。 对此,罗小敏对母亲的怨气更多了,她认为,患癌的母亲对家里人没有帮助,反而还会拖累大家,那一笔积蓄本来是可以支持她考研和读研的,现在却被母亲花光了。 2013年1月,罗小敏跟母亲一起到成都市肿瘤医院做化疗。 因罗小敏之前租的房离医院太远,她们不得不在医院附近的招待所租了个简陋的房子,为了省钱,罗小敏买了电饭煲等厨房用具,在招待所里做饭。 积蓄就要花完了,母亲治病还需要钱,罗小敏的考研愿望落空,每天还要照顾患病的母亲,她不但身心疲惫还感到人生十分绝望。 2013年3月19日这天晚上,在招待所里,母女俩在聊天时,母亲礼桦琼在提到女儿罗小敏的前程时,也动了怒,她又指责罗小敏不该辞掉甘肃的工作,还数落她在成都找不到工作,要求罗小敏回老家县城去。 正在削苹果的罗小敏怒上心头,她不想回那个小地方去,觉得自己目前的困境都是母亲礼桦琼造成的,如果母亲死了,全家人就都能解脱了,所以,她举起水果刀向母亲刺去。 据警方介绍,罗小敏的第二刀划破了母亲礼桦琼脖子,顿时鲜血喷涌出来。 因为母亲所处的位置靠近门口,看到血流向门缝,罗小敏赶紧用床单擦拭和堵住门口。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找来拖把和水桶,往返于公共卫生间接水清理房间里的血迹。 清洗完房间后,罗小敏开始思考怎么处理母亲的尸体,最后她用菜刀将母亲肢解成9大段塞进行李箱,因为塞不下,又只好找了编织袋继续装。 2013年3月21日上午,为了避开监控,罗小敏将装有母亲尸块的行李箱和编织袋从招待所后门拖出去,找了一辆三轮车将这些东西拉到外面的大道上,再叫出租车。 她先是将这些东西拉回她租住的房子,下午又叫车把东西拉到青白江区的一处偏僻的建筑工地扔掉。为了找到合适的抛尸地点,她让出租车绕了80公里的路。 果姐没有找到关于罗小敏的判决书,网传是无期徒刑。 最后再说说罗小敏的心理问题,对于未能给她提供优越生活的家人,她一直心存不满,对母亲更是满腔怨气,可这都是她自己虚荣心太强的原因。 接受领导的潜规则,也是她自己的问题,想要通过这样的交易来升职加薪本就是不可取的方法,踏踏实实工作,通过自身努力改变命运才是正道。 弑母求解脱更是天理难容。 — end — 本文参考资料:《眼界》、《知音》 作者:果果,当过社会新闻专题记者,写过十年娱乐新闻,现为自由撰稿人、自媒体作者,关注热点新闻和人物故事,挖掘新闻背后的源头,欢迎大家关注和留言。

刚刚!住建部长在新闻发布会上讲话,五个影响房价的政策就要落地

刚刚!住建部长在新闻发布会上讲话,五个影响房价的政策就要落地,住建部,住房,房地产

网络赚钱,网赚,王牌网赚,王牌蛋蛋,网赚那些事
王牌网赚-免费有奖活动分享第一平台 » 50岁母亲患癌到成都求医,被30岁女儿杀害,肢解后装行李箱抛工地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开通VIP 定制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