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岁小伙去破“童子身”,缠上40岁发廊女:她每次都让我无法自拔

拼多多“砍一刀”砍到“铁板”

拼多多“砍一刀”砍到“铁板”,拼多多,刘宇航,黄峥,淘宝

带你开开荤 江北是个打工二代,父亲在工厂里干活,他在工地上干活。父亲本来也想让他进厂做的,至少安全一些,稳定一些,但江北不愿意听,自从十二岁那年,母亲被父亲殴打自尽后,他对父亲充满了恨意,连家也不愿回了。 这年,江北刚好二十岁,血气方刚,全身上下都充斥着无处宣泄的精力。可能也正因为如此,他在工地上的表现很醒目,别人大多是有人盯着时就认真做一下,人一走就歇下来了,而他不管什么时候,都显得那么活力十足。工友们一提到他,要么是怀念起自己年轻时候,要么是嫌弃他的勤快衬托了自己的偷懒。当然,没人敢在他面前说他的不是,他充沛的精力就像一个火药罐一样,一点就着。这脾气让工友们很头痛,都说该找个女朋友杀杀他的火气了,但说是这么说,工地上哪有女人,唯一的一个女人是打饭的大妈,五十多岁了。 这天,工头发工资了。工地上的工资跟其他的行业不同,一个月只发八百块钱的生活费,其他的到年底一把结。八百块钱不值一提,但那也是钱,每到这时候,大家都会三五成群,买点熟食和酒庆贺一下。江北跟着何二等几个老乡一组,仗着年轻,喝酒像是灌水一样。喝多了,有人就笑话江北没玩过女人,不算男人。江北火了,这就要干架,何二赶紧拦住他,说:“要女人还不简单,走,这就带你去开开荤。” 工地附近有一片城乡结合部,因为城市开发,工厂、工地带来的民工多了,村子渐渐就形成了一片商业区,这里充斥着坑蒙拐骗偷,但依旧生机勃勃。这里不光是商品廉价,皮肉生意也廉价,可谓是大众消费。江北知道他要带自己来干吗,内心既恶心又充满激动,还带着一丝丝期待。 何二轻车熟路,带着他在村子里拐来拐去,就拐进了一个点着橘红色灯的铺子里。里面两个女人迎了上来,何二指着江北说:“今天重点是我这小老弟,只要让他爽就好。”两个女人打量了一下面红耳赤的江北,猜出他是初次来这种地方,都掩嘴而笑,然后,其中一人拉着他往里屋走。 里屋更加昏暗,一条通往二楼的台阶上扔满了烟头,空气里弥漫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味,让他本就因为酒精而沸腾的血更加灼热了。刚上楼,一个民工模样的人从一扇门里扶着腰走出来,四目相对,江北尴尬不已,对方倒是镇定,心照不宣地笑笑。随后,女人一把将他推进了另一间房子。房间里灯光暧昧,一股子莫名的香味让他心神不定,他坐立不安。女人笑着问:“帅哥,第一次来吗?” “嗯。”他轻声地说。 “那我还要包个红包给你哩。”女人吃吃地笑着,一扭身坐在了他身上。他像触电一般颤抖起来,随后,一使力,将女人整个甩在了床上…… 何二办好事,在楼下等了很久,江北这才下楼。何二猥琐地笑说:“年轻真是好。”另一个女人吃吃直笑,说:“连楼板都差点被你拆了。”江北尴尬不已,赶紧拉着何二就走。 一路上,何二都在询问细节,同时也在笑话他破了童子身,从此就是真男人了。江北这会儿的脾气异常的好,只会呵呵傻笑。 我养你呀 很快,大家都知道江北破了身。这其实很正常,男人总归是会破身的,事实上,他这年龄已经算晚了,不过这总归是个不错的话题,大家闲着没事都拿这来聊天。渐渐的,大家发现,江北似乎变了,以前他乍乍呼呼的,很嚣张但也很单纯,现在没事的时候总喜欢一个人独处,而且,过去他一个月八百块钱还有剩余,现在一个月才过去一半,就已经跟两个人借过钱了。他不会是去城乡结合部上瘾了吧? 何二仗着跟他一起嫖过娼的交情,问了他。江北没瞒他,承认了。让何二大吃一惊的是,江北一直都是找初次的那个女人。女人已经四十岁了,身材和长相都不怎么样,否则也不会待在那样的地方,但江北说她身上有种特别的味道。何二气得直跳脚,如果不是打不过他,指定会跳起来把他揍醒为止。但不管他怎么说,江北似乎认准了那个女人。他说,那女人叫小红,也是个苦命人,她从小父母离婚,跟着爷爷奶奶长大。后来,十几年没回过家的父亲突然回来了,他因为受伤不能工作了,只能让她来养。于是,她十几岁就出去打工了,后来,在父亲的介绍下认识了一个男人并且结婚,结果,那男人游手好闲,整天不务正业,只拿着她的钱逍遥快活。父亲和男人都跟她要钱,她实在受不了就离婚了,儿子给了前夫。现在,家里有催债的父亲,自己也要生活,做普通工作的收入肯定不够,受别人指点,就做了这行生意。 何二哭笑不得,说:“小红这名字一听就是假名,而且,她的这一套说辞也太老套了吧,退一万步来说,这关你什么事。” “每次跟她在一起都让我无法自拔,

55岁智障老汉为2个弟弟盖房,徒手建起7层孤楼,给弟弟结婚当婚房

55岁智障老汉为2个弟弟盖房,徒手建起7层孤楼,给弟弟结婚当婚房,结婚,养老院,胡光州,小楼

不只是上床……那种感觉我也说不出来。”江北沉默了一会儿,“我们是同病相邻呀。” 江北的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出去打工了,几乎没管过他,后来回家的次数虽然多了,但那是因为他在老家有个相好,挣来的钱大多都用到那女人身上去了。母亲气不过,跟他吵了几句,结果他喝了酒殴打了母亲,母亲一怒之下跳河了。正因为这个原因,他根本不想回家。跟小红在一起时,他们除了办事,就是聊天,感觉特别聊得来,而她也特别懂他。 何二终究是劝不了他,反而被他借走了二百块钱。 傍晚时分,江北又去了城乡结合部,轻车熟路地找到小红。这时候对做这种生意的人来说还有点早,小红正在镜子前化妆,见了他皱起眉头,说:“不是不让你再来了吗,怎么又来了?”江北站在她身后看着镜子里的她,半晌才说:“你可以不做这一行了吗?”小红诧异地仰起头看他,这时候就能发现她已经不再年轻了,眼角和颈脖之间都有皱纹了,她说:“那我吃什么?” “我养你呀。”很自然地,就成了周星驰的经典对白,但江北说得非常认真。 小红的表情由诧异转为吃惊,又转为嘲笑,说:“就你?算了吧,你连自己也难养活。”她告诉江北,她就是一个千人骑的女人,本质上已经坏死了,而他就像一轮朝阳一样,未来还有很多的可能。在他的人生中,虽然自己是他的第一次,但这种第一次就好像随口吐出一口痰,正好落在某个地方一样,不值得纪念。小红还告诉他,跟他在一起自己有负罪感,她说的那些话全是编出来博他同情的,她就是一个不想去挣干净钱的女人。 江北不相信,最后还要带她上楼,但她死活不愿去,他扔下了那二百块钱,她还是不愿意。江北爆了粗口,但他越骂,她就似乎越兴奋,她说自己本来就是一个该骂的人。 原来如此 江北彻底变了个人,眼神里布满了忧郁,好像突然就长大了十几岁。 快年底了,工地上很繁忙,工头整天都在催进度,所有的人为了年终结的那笔钱都在拼命表现,虽然那钱是自己的,但谁都不想在这紧要关头被工头逮到把柄而刁难。 这天,江北正在搬砖,走着走着,突然脚下一痛,人就摔倒在地,手中十几二十块砖头全都砸在右脚踝上,他痛得惨叫一声晕死过去。等醒来后,才明白自己踩到了一根钉在木板上的钉子上,右脚掌贯穿,腿踝骨折。工头一边抱怨他不小心,给进度添麻烦,一边拿来成捆的钞票给他。正规的工地很少有在工伤上为难工人的,大到死人,小到手指头骨折,都有赔偿的参考价格。 江北这伤一直拖到了年后,他没回去过年,反正那个家回不回也无所谓,这期间,工头把一年的工钱也结了,所以,这时候的他身上是有一笔巨款的。等到他可以下地走路时,他又去了城乡结合部。 年后,大家陆陆续续回到工地。何二回得最晚,来了后发现江北不在工地上住了,问了工友才知道他辞工了,还租了个地方。打电话问清路后,他过去串门,在城乡结合部的一个破烂的巷弄里找到了他。江北的腿有点瘸,人倒是挺精神,他乐呵呵地接过何二带来的礼物,领他回家。 屋里虽然很小很陈旧,但居然透着一丝温暖,门窗上贴了对联、窗花,里面家具的摆设也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的,何二立即意识到,这里有女人。随后,从厨房里走出一个女人来,冲着他笑了笑。何二一开始没认出来,还一个劲地问江北这是谁,后来在他的笑容中突然明白过来,这就是那个小红!何二瞠目结舌,半天才回过神来,指着小红喝道:“你、你怎么在这儿?” “是我让她来的。”江北微笑着说。 “可她、她是……” “那是过去,现在她就是一个普通的女人。” 何二说不出话来,等到江北去买酒时,他又怒不可遏地指着小红骂道:“你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人,怎么好意思?你、你分明就是冲着他那点卖命钱来的!” 小红并没有动怒,轻描淡写地说:“没错,我当婊子是为了钱,当初不同意跟他在一起也是因为他没钱,现在他既然有钱了,还愿意跟我在一起,那我为什么不呢。” 这个女人的历练已经足够多了,骂也好,训也好,都不能让她有半点羞愧之心,何二无奈。这时,江北也买酒回来了。何二却没心思喝酒了,拔脚就走,江北一直送他到巷口,何二还想说什么,江北却说:“你不用劝我了,我清醒得很,我知道她是为了钱跟我在一起,但我跟她在一起同样是有目的。”什么目的,江北没说,但何二觉得,应该不是为了床笫之欢,那么多钱,逛遍城中村的发廊和足浴店都够了。他猛然想到,这小红长得像个他记忆中的某个人,到底是谁呢?一直到回了工地,他这才一拍大腿,想到了她长得像江北自杀的母亲!那这一切就可以解释了。 时间过得很快,工地上恢复了过去的热闹。何二听说江北去送快递了,他心里一直堵了个疙瘩,总觉得小红会把江北的钱全骗光,但又不希望这事真会发生。好在,他担心的事似乎真没发生,有一天,他遇到正在送快递的江北,他的车上放着一个小蛋糕,他说小红今天过生日。

那个连嫖3天的导演,被封杀了…

那个连嫖3天的导演,被封杀了…,王全安,余男,蒋雯丽,张雨绮,顾长卫

网络赚钱,网赚,王牌网赚,王牌蛋蛋,网赚那些事
王牌网赚-免费有奖活动分享第一平台 » 20岁小伙去破“童子身”,缠上40岁发廊女:她每次都让我无法自拔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开通VIP 定制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