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城市大脑要把真实数据资源先用好

有人为它,用万元购买百份套餐 有人为它,花钱购买“代吃”服务

泡泡玛特的头部IP Molly。 图片来自网络1月12日,“中消协评盲盒”以超2亿的阅读量登上热搜,将盲盒营销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这篇名为《用“盲盒”诱导食品过度消费,当抵制!》的文中提到,某玩偶快……

建城市大脑要把真实数据资源先用好插图

建城市大脑要把真实数据资源先用好插图1

人物简介

涂子沛

大数据专家、科技作家,数文明科技(广东)CEO,曾任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广州市第十五、十六届人大代表,同时担任广东省数字政府专委会委员、浙江省特聘专家、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客座教授、珠海伊斯佳科技股份公司董事,人民网、广东国地科技公司独立董事等职务。2020年度获评中国新经济领军者,中国AI(人工智能)金雁卓越成就奖。本科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计算机系,研究生毕业于中山大学、卡内基梅隆大学,获公共管理硕士和信息科学硕士学位。

开篇语:数字政府建设是推进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支撑,是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的必然选择,而盘活数据资源是数字政府建设的关键之举。南方都市报、南都大数据研究院推出系列专题,专访数据开放实践者、治理标准制定者、数据安全护航者、数据立法起草者、数字政府建设践行者等,并且挖掘数据应用创新举措,探寻数治能力优秀区域,以“30人访谈为引,以20城案例为鉴”,致力呈现新时代下的“数据新作为”,共谱数智新篇。同时,面向全国企事业单位、科研机构等征集数据应用优秀案例(资料或线索请发邮箱nandubdi@163.com),我们将组织大数据领域有关权威专家对案例进行解读、评估,并进行更深入采访,实现更广泛推广应用。

元宇宙概念火了。最近,元宇宙多次出现在各省、市、区的委员提案中,提出要抢先布局元宇宙发展,建议政府加快顶层设计。多地政府、企业希望抓住元宇宙这个数字经济发展的风口,推动人工智能与绿色低碳、智能制造等融合发展,打造数字经济新高地。而数据与算力是元宇宙的关键要素。那么,究竟什么是元宇宙?在数字化的虚拟世界里,数据将扮演哪些角色?如何实现数据的价值转化与流通?为什么说元宇宙里的数据就是财富?建设元宇宙上的数字政府和数字生活又是怎样的?为此,南都专访了大数据专家、科技作家涂子沛。

A 数字空间是现实空间的延伸,不是物理现实空间的来源

南都:最近互联网上有很多专家在说元宇宙,有的说元宇宙是一个与现实世界平行,并将现实世界数字化的虚拟世界,有的说元宇宙就是数据空间。元宇宙究竟是什么呢?

涂子沛:去年下半年以来,元宇宙概念火了,进入越来越多人的生活。简单而言,元宇宙是数字空间或者数据空间。元宇宙技术倡导者相信人类的生活、交易、社交等会越来越多往数字空间迁移,以至于在数字空间形成一个完全与物理世界相对应的世界,就是元宇宙。

但是,我不主张把这种空间或者未来技术称为元宇宙。因为在中文词汇里,元是“初始”之意,宇宙也有“本源”意思,我们容易发现数字空间是现实空间的一个延伸,而不是物理现实空间的来源和根本。从这个角度而言,这个空间应该叫数字空间或者数据空间。但也有人相信在数字孪生基础上,未来数字空间会出现一些现实世界没有的东西,他们认为数字空间要比物理空间丰富,人还要多,里面会有一些“数字原生人”,就是由算法所产生的完全虚拟的人,而且数字空间里的人能够一直活下去。在这些基础上来理解,我也不主张用元宇宙叫法,我们可以将以数字孪生为基础的空间叫数字空间或数据空间,而有虚拟人存在的空间叫“二阶数字空间”或者“高阶数字空间”。

目前,我们距离有意义的“二阶数字空间”还相当遥远,很多城市在建设城市大脑。城市大脑就把城市里所有数据汇集到一起,但这个任务还没有完成好。很多城市产生的数据,政府、企业或者个人还没有用好,没有分析好。物理世界是基础,我们要把这些真实的数据资源先用好。

B 数字空间商业规则会重塑,一些交易模式会改变

南都:在数字化的虚拟世界里,如何实现数据的价值转化与流通?元宇宙的数据来自哪里?数据扮演怎样的角色?

成就瞩目!2021年我国航天发射次数居世界第一

数据来源:中国航天科技集团 制图:汪哲平2021年12月30日零时43分,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成功将通信技术试验卫星九号送入预定轨道,为中国航天2021年发射任务画上了圆满句号。据统计,2021年全年……

涂子沛:在数字空间里数据要流通,价值转化,怎么去实现呢?以数字艺术收藏品为例,我们知道,如果你有一个收藏品3D数字文件,就是数字艺术品,事实上这个3D数字文件很容易被拷贝,好比普通数据文档、图片,拷贝成本很低,几乎不要钱就可以做无数拷贝,怎么保护它的价值?二阶数字空间还有一个重要的基础,就是区块链的底座,通过区块链来做唯一身份标识,证明它的唯一性。

而且,这个唯一性也不是简单的,怎么解释?因为它是数字艺术品,存放在区块链上,有标识、所有权。作为原创者,他可以在数字艺术品出售后,被别人收藏后仍然对这件作品进行修改。

简单而言,这种唯一性、可扩展性就给数字收藏品提供了新的、不同收藏方式。在物理空间,你要收藏一个花瓶,或者有人要仿造一个花瓶,成本都非常高。虽然在数字空间仿造一个花瓶成本很低,但使用区块链就阻挡了这种仿造产生,仿造变成无意义的了。在物理空间,一个花瓶,你卖给别人之后,你要再修改是不可能的,但数字空间给艺术家提供了新的可能性,作品被别人收藏仍然可能修改。这是数字空间与物理世界相比具有的差异性,让我们有很大想象空间。相比于物理世界,数字空间会重塑商业规则,一些交易模式也会改变。

无论是元宇宙或者二阶数字空间,都是一个纯粹人工、人造的世界,与现实世界不一样。我们现实世界应该说是半人工的,生活的城市里有水泥、钢筋、玻璃、泥土、花草、树木等,这是我们对地球的表面加以改造的结果,但元宇宙这个二阶数字空间是完全人工世界,它只有一个要素,唯一的资源就是数据。还有一个看不见的元素,就是对数据起作用的算法。

我们在元宇宙里生存,一呼一吸都是数据。我们在摄入数据,我们也产生新的数据。一张照片、一件数字艺术品、一部电影、一封信等等,这些都是数据。要说元宇宙里数据扮演什么角色,我感觉数据就是元宇宙里的空气,就是元宇宙里的光。

C 元宇宙是数据共同体 “书同文、车同轨、数同规”

南都:元宇宙里的数据就是财富,身在其中的每一个人都将成为一个数据中心节点。如何理解?我们个人如何从数据中得到财富或者现金回报呢?在元宇宙中如何加强对数据的保护,保护用户隐私?

涂子沛:元宇宙里的数据就是财富,个人如何从数据中得到财富或者现金回报?在二阶数字空间里,完全有可能,就像刚才说的数字收藏品交易,就是你的数据。在今天的互联网上,别人使用我们的数据,我们不知道,对吧?如果放在区块链上,那是有标识的,别人要使用我们的数据,我们是知道的,需要我们授权同意。在授权同意基础上,别人需要给我们现金或者红利回报。

至于如何加强对数据的保护,保护用户隐私,这是个大话题。在数字空间,也有规则,隐私保护就是其中一条最重要规则,就像物理世界很多规则一样。在数字空间里,有更多这种保护,我们把这种保护开发的技术叫“隐私计算”或者“多方安全计算”等。简单来说,就是我们个人核心数据信息,如身份证号码,这些信息可能在云端被使用,但不需要我们分享出去,就是在使用的过程中并不被对方永久占有,可用不可见、可用不可得。

南都:“数据大统”“高效交互”作为元宇宙的基本要求,必然会与先进入各区域间的“数据”法规相冲突,如何解决?

涂子沛:“数据大统”“高效交互”就是数据大统一,我把它叫“数据共同体”。这个世界数据共同体是从城市开始的,现在,我们在建城市数据共同体,以城市为单位,之后要建行业数据共同体,还有国家数据共同体,再到世界数据共同体。一个简单原则就是,我们要让一个城市内部数据互联互通,一个行业内部数据互联互通,一个国家内部数据互联互通,再到全世界数据的互联互通。

这种互联互通基础,就是共同的规则,就是“书同文、车同轨、数同规”。各行各业、各个城市、各个国家都会有一个“数同规”的过程,即数据统一标准。但是,这个过程的实现不是一年两年,要以10年为单位,甚至可能要50年、100年,才能够完成。我们可以预计,过程很漫长,但世界数据共同体的目标,总有一天会达成。

出品:南都大数据研究院 数字政府研究中心

统筹:邹莹 研究员:袁炯贤

欧洲航天局:2022年主要工作是推进和实施火星探测器发射任务

当地时间1月18日,欧洲航天局在其总部巴黎召开2022年年度新闻发布会。欧洲航天局局长约瑟夫・阿施巴赫对媒体表示,欧洲航天局2022年的主要工作就是推进和实施火星探测器发射任务。据悉,发射火星探测器……

网络赚钱,网赚,王牌网赚,王牌蛋蛋,网赚那些事
王牌网赚-免费有奖活动分享第一平台 » 建城市大脑要把真实数据资源先用好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开通VIP 定制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