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岁大姐坚持生子无力养,哭求大儿子照顾弟弟,大儿子:找爸爸

旅美华人:美国的腐败令人绝望

旅美华人:美国的腐败令人绝望,美国,美国政府,唐纳德·特朗普,希拉里·克林顿,纽约

湖南省邵阳市的医院病房内,有一个可怜的烧伤患者,他叫陈朝晖。他的全身包满了纱布,身上大面积烧伤,是妈妈把他紧急送到了医院。可是,作为母亲的彭琴没有交钱,消失得无影无踪。 小儿子陈朝晖无数次地给她打电话,苦苦地寻求帮助。但都如石沉大海般,无人回应。 值班的护士说:“因为没人照顾,送来的时候这个病人的伤口感染很厉害。医生已经给他做过了紧急处理,但是他没有交一分钱,具体治疗方案迟迟没有定下来。” 母亲彭琴没有交医药费,如果她再不出现,势必会耽误儿子的最佳治疗时间。听到这里,陈朝晖很害怕,他只好硬着头皮打通了哥哥邓磊的电话。 而邓磊以上班为由,拒绝了陈朝晖见一面的请求。 这到底是怎样的家庭,在孩子生命垂危的时候会互相推诿呢?当我们问起陈朝晖和哥哥的关系,才知道兄弟俩相差足足18岁。 更离谱的是,兄弟二人已有十年未曾见面,关系也并不亲近。作为陈朝晖目前唯一能联系上的亲属,邓磊于心不忍。他还是坐车赶来了医院。 陈朝晖声泪俱下,他求着哥哥:“帮帮我吧,哥!我不想截肢,我还年轻。治好了,我就可以慢慢地恢复健康。” 邓磊也有他的难处。面对高昂的治疗费、一走了之的妈妈,邓磊显得无能为力。他只能硬着头皮帮弟弟治疗,前前后后给弟弟花了30多万元治病,身边能借的朋友都已经借了个遍。 忙于照顾弟弟的邓磊,忽略了自己的小家,这也导致了他婚姻的最终失败。 邓磊觉得一人做事一人当,坚持不下去的他想到当务之急是找到母亲。邓磊好不容易打通了母亲彭琴的电话,一番劝说后二人约到了医院门口见面。母亲一见大儿子,先发制人,一顿痛哭。她不停地哭诉着自己的不容易,希望大儿子能够多帮帮忙。 彭琴这半年来,早已是负债累累。一听说小儿子很有可能面临着截肢,她整个人都崩溃了。她灵机一动,想着以遗弃小儿子的方式,逼迫大儿子出现并负责。 彭琴说:“医生告知我们,如果你弟弟不截肢,可能会死。我也是一把年纪了,没有能力。你弟弟的事情,还是得靠你这个大哥。长兄为父嘛,你不能不管他。” 听了母亲的话,邓磊感到很悲哀。他说:“弟弟截了肢,以后更要靠我了。我已经30多岁了,再过20年,我就是50多岁。我怎么有能力来照顾他?” 彭琴听出了大儿子的拒绝之意,她感到很绝望。自己已经55岁,照顾自己都很困难。小儿子一旦截了肢,没有人帮一把,会非常凄惨和难熬。她更害怕自己一旦遭遇了不测,没有人愿意照顾小儿子。 小儿子截肢,日子不好过,前途堪忧。可是如果他不截肢,又会有生命危险。彭琴把这个难题推到了自己33岁的大儿子身上。她对大儿子寄予了厚望:大儿子必须筹齐手术费,并且承诺照顾好自己的弟弟。 邓磊觉得母亲显然是偏心了,她怎么说得出口?他给母亲支招:“你不去找弟弟的爸爸,找我做什么?我和他又不是亲兄弟,只不过是同母异父的兄弟罢了。你的要求,不过分吗?” 在邓磊看来,陈朝晖比自己幸福,有父有母、家庭美满。他搞不懂为何母亲会让自己这个,只有一半血缘的兄长承担弟弟的费用?其实彭琴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身为陈朝晖的父亲,人又在哪里呢? 提起这个人,彭琴显得很冷漠。她说:“他也没办法,常年生病,动不了。他属于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看着彭琴哭得梨花带雨,邓磊却是一脸的冷漠和不耐烦。他感觉自己掉进了一个无底深渊,要不是心疼母亲,他不会趟这趟浑水。 母子二人僵持期间,陈朝晖的病却经不起等待。彭琴紧紧拉着大儿子的手,不愿意放弃,仿佛这是她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她苦苦地哀求着大儿子,希望他能够给自己的弟弟一条活路。 邓磊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一时心软?他从小就跟着外婆长大,16岁父亲去世后,他就开始自食其力。母亲再婚,他已经长大了。日渐年老病多的彭琴顾不上小儿子,她把全部的希望都放在大儿子身上。 可是,邓磊担不起如此沉重的担子。特别是父亲的离世,让他不得不早早地踏入社会谋生存。经历社会种种磨炼的邓磊,还是挺懂得孝顺母亲的。但是他无法理解如此孝顺的自己,还是得不到母亲的爱。 母亲在41岁的不惑之年,冒着高龄产妇的危险,生下了二胎。这一举动,

200多名乌克兰专家来华搞项目,时隔20多年,如今待遇怎样?

200多名乌克兰专家来华搞项目,时隔20多年,如今待遇怎样?,乌克兰,军工业,俄罗斯,苏联,前苏联

彻底惹恼了邓磊,也击碎了自己最后的期待。他认为自己在这个家里就是外人,没有体会到多少亲情。 彭琴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没有管过大儿子,所有的母爱、精力、金钱都投入到了小儿子身上。自己也没有办法,皇帝爱长子,百姓爱幼子。 大儿子甚至都没有读过什么书,彭琴不想管他。彭琴的心里全是小儿子的可爱和懂事,她甚至有时候会想象:躺病床上承受苦痛的,是大儿子就好了,自己的心就不会这么痛了。 在二人争执不下之时,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主治医师表示陈朝晖的状况不容乐观,需要家人尽快凑钱安排手术。 彭琴带着小儿子转院到了邵阳市中心医院,检查结果让彭琴再度崩溃。小儿子伤口感染严重,加上长期的营养不良,伤口的炎症已经危及到了生命安全。只有尽快安排手术,陈朝晖才有可能度过危险。 看着病床上痛苦的弟弟,邓磊还是有些于心不忍。他给前岳母打了电话,希望暂缓给儿子的生活费。岳母表示理解,并提出不要他的生活费。岳母的通情达理,让他松了一口气。 可岳母接下来的话,给了邓磊当头棒喝。 岳母提出不要邓磊的生活费,但是必须将外孙改姓戴。邓磊听了尴尬地苦笑了几声,坚决地拒绝了。邓磊希望岳母能够体谅自己的难处。 其实以他的能力,只能在弟弟和儿子之间做出选择。岳母再次表示了理解,她也没有为难这个前女婿,只是希望外孙改姓戴。这就意味着岳母家想彻底同他撇清关系,儿子也不再是自己邓家的了。 邓磊正沉浸在痛苦之中,突然电话那端响起了儿子稚嫩的童声:“爸爸,你怎么不回来呢?我很想你,你快点回来,你是不是不要我啦?” 听了这话,邓磊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他说:“儿子,不是我不想回来。你住的是外婆家,不是爸爸的家。” 邓磊有一段失败的婚姻,婚后育有一子。33岁的他,身上的担子沉重,每个月也攒不下钱。他已经为了陈朝晖这个同母异父的弟弟,借了30多万元的外债。其实邓磊也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对于弟弟没有亏欠。 邓磊面对巨额债务,他一人身兼两职。他一边做货车司机,一边做起了搬运工人。他太累了,邓磊希望弟弟的亲生父亲站出来,承担主要责任。 毕竟邓磊除了是兄长,还是一个半大孩子的父亲。他每个月只有4000块钱的工资,一半用来还债。剩下的钱,除了自己最基本的生活开销,其他都用来支付儿子的生活费了。 即便他有心,也无力承担弟弟高昂的医疗费用。可是看着母亲在他面前哭泣,求着他照顾病重的弟弟。他又于心不忍,心疼自己年迈的母亲。 深思熟虑之下,邓磊决定前往长沙寻找自己的继父。多番努力之下,他如愿以偿。弟弟陈朝晖的亲生父亲叫陈均,他表示自己对于儿子的情况毫不知情。邓磊耐心地解释:“弟弟截肢的话,手术费用要便宜很多。保住手臂当然对于年轻的陈朝晖更好,但是手术费用高昂。” 父子二人沟通之后,陈均表示必须要尽力保住自己亲生儿子的手臂。话锋一转,他强调自己没有钱。长兄如父,他希望继子邓磊能拿出一个男人的担当。 父子二人陷入了僵持之中,还没商量个结果。陈均就起身离开,表示自己要去干活了。留下邓磊一个人在原地犯难,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陈均随后同邓磊赶往医院,看望病重的陈朝晖。这俩亲生父子一见面,就哭了起来。陈均心痛儿子的不幸遭遇,也骂着自己的无能。他强调自己无能为力,只希望大儿子邓磊能够大发善心。 邓磊有些生气,他将母亲和继父喊出了病房。他希望继父和母亲能够有所担当,既然老来得子,就要照顾好病重的弟弟。 邓磊也表态:自己会竭尽全力保住弟弟的左臂,母亲和继父可以放心。他也希望继父和母亲能够守在弟弟的左右,为他排解烦恼。让弟弟吃一些有营养的食物,把身体养好。 随后,他把母亲和继父的手握在了一起,希望一家人齐心协力、共渡难关。可是,他一时竟忘了自己还有一个儿子。 秋秋想说:儿子没有义务抚养母亲再婚后生育的子女!更何况邓磊对于母亲冒着高龄产妇的危险,生育弟弟这个做法也是极为排斥的。 母亲彭琴这一生都不懂得什么叫负责任!她生了邓磊,却没有养育他。她明知自己条件很差,却一意孤行生了第二个儿子。小儿子生病了,她把所有的责任和压力都推给了大儿子。 由此可见,她根本不爱自己的大儿子,更谈不上心疼了。她这样的一意孤行,是会毁了善良的大儿子。 在这件事上,我最心疼的是邓磊的儿子。小小年纪的他就要寄住在外婆家,每天都在思念自己的父亲。可是父亲却为了同父异母的弟弟负债累累,他们的小家彻底垮了。 邓磊是一个好儿子,也是一个好哥哥,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他却不是一个好丈夫,更不是一个好父亲。

医疗贪腐案马林昆受贿细节曝光:医疗设备翻倍卖医院,收受财物3000万

医疗贪腐案马林昆受贿细节曝光:医疗设备翻倍卖医院,收受财物3000万,马林,受贿,医疗,医疗器械

网络赚钱,网赚,王牌网赚,王牌蛋蛋,网赚那些事
王牌网赚-免费有奖活动分享第一平台 » 41岁大姐坚持生子无力养,哭求大儿子照顾弟弟,大儿子:找爸爸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开通VIP 定制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