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届年轻人,去“便利店”买爱情

800块钱买RTX 3090/RX 6900 XT?日本开卖显卡盲盒

盲盒是现在很流行的玩法,万一开出超预期的东西就赚大了,所以吸引了大量年轻人去开盲盒,而在日本市场上也有人玩起了显卡盲盒,只要800元左右就有可能开出RTX 3090或者RTX 6900 XT显卡。在……

创投圈大小事,你都能尽在掌握

这届年轻人,去“便利店”买爱情插图

腾讯创业 | ID:qqchuangye

“年轻人的脱单形式越来越多样。”

本文来源 “燃次元”(ID:chaintruth),腾讯创业经授权后转载。

出品/燃财经

作者/闫俊文

编辑/邓双琳

越来越多创业者盯上了“年轻人脱单”这门生意。

12月中旬,一家名为“脱单便利店”的门店在北京王府井in88开业,毗邻Prada、Cartier等奢侈品牌店,它与“失恋博物馆”、“独角兽星空艺术馆”、“减压博物馆”共同组成了王府井情感经济的一环,加起来的面积约有三四百平米,单季度租金几十万元。

根据店员描述,脱单便利店门票价格原为49.9元。但开业有优惠,门票是19.9元,可以选择一个瓶子写下自己的信息,放置到标着“星座”的木龛中,付3元即可带走一个瓶子。

此外,脱单便利店还陈设着老磁带展示墙、拍立得9.9元拍照等打卡服务。

“没几个人,因为刚刚开业,现在在搞活动。”一位营业人员说。燃财经在工作日蹲守两个小时,发现客流量的确很少,只有两三个人进入了星空艺术馆参观,脱单便利店进入人数为0。

但在上海、重庆等地,脱单便利店的生意颇为火爆,目前加盟店超过10家。美团APP显示,位于上海市南京东路的上海脱单便利店位列上海超高人气景点排行榜第14名,仅次于上海之巅观光厅、外滩等景点,累积有5.7万人消费。

燃财经在美团搜索“上海脱单便利店”发现,该店成人门票单价49.9元,学生票45元;而多景点(比如加失恋博物馆或者星空艺术馆)联票为79元或者99元不等,另外提供9.9元的许愿胶囊票、34元的成人邂逅胶囊票,以及15元的拍立得票等服务。

按照上述数据估算,以客单价在50-100元为例,美团APP内消费数量为口径,从2020年4月上海脱单便利店正式上线计算,脱单便利店营业额在285-570万元,每月营业额约为13-26万元之间。

脱单便利店生意运营主体公司表示,如果仅仅是脱单便利店,一个月能有十几万元营业额,如果再加上星空艺术馆、失恋博物馆等,投入五六十万元,五六个月就能回本。

“脱单的概念比较宽泛,是一个交友+扩列的过程,脱单便利店打的就是这个概念。”脱单便利店的一位高层说。

但脱单也好,交友也好,这并不是一门新生意,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以脱单或交友为主题的线上交友平台此起彼伏。

例如2003年成立的世纪佳缘、2011年成立的陌陌、2014年上线的探探,以及2016年上线的以“灵魂交友”为口号的Soul,他们都有过风靡一时的“辉煌时刻”。

Z世代人群的崛起,对于社交的需求更为旺盛。根据国海证券统计,中国Z世代人群数量为2.6亿,他们个性十足,他们是移动互联网的忠实用户,在中国移动社交互联网中,Z世代用户占比从2015年的32.3%提升至2020年的36.4%,Z世代在移动互联网平均花费长达4.8小时,高于全国平均的4.3小时。

与传统交友模式不同的是,Z世代年轻人对于社交有更为鲜明的个性需求。一方面,他们比父辈更忠实互联网、更频繁使用互联网,比如游戏、文娱、消费等;但另一方面,他们更渴求新奇、个性鲜明的交友渠道。

线上的社交生意随着用户泛化以及追求商业利益,不可避免走向变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感觉到,依靠互联网,他们很难交到真正聊得来的朋友,更别说脱单。

商业总是很敏锐,在此背景下,线下社交开始得以迅速发展,剧本杀、脱单便利店等多形态得以兴起。然而,这种“线下脱单”真的是门好生意吗?

1

加盟费10万,目前有十几家加盟店

被“脱单便利店”吸引前来的顾客,大多是95后、00后。

出生于1997年的王圆是位“北漂”,她在小红书上看到北京王府井这家“脱单便利店”,便立即过来体验。王圆说,北京的节奏太快了,她需要一些能够开拓交友圈的新方式,大部分北漂都是两点一线的生活,社交圈子正在逐渐缩小,所以她很乐意尝试这样的新方式。

至于互联网社交平台,王圆表示,她身边的朋友大多数人都想交友,但不想通过不靠谱的社交APP,上面的虚假信息太多,更让他们对相亲结婚没什么兴趣。

当燃财经问及是否担心信息泄露时,她表示“留信息的人是我,但是否添加的选择权也在我手上,再者说,这个年代,还担心什么信息泄露。”

其实,线下的“脱单便利店”同样信息混杂。燃财经在“脱单便利店”的“留言簿”上发现,一个人留下了自己的信息以及微信,但另一个人在旁用红笔写道:“此人是个微商,谨慎添加”。

燃财经以“加盟”为由,联系到“脱单便利店”的工作人员,一位工作人员说,他们在2019年创造的“失恋博物馆”已经颓势了,于是2021年他们又创造了“脱单便利店”,在上海测试很成功,一个月纯利几万元。2021年9月份,公司开放了“脱单便利店”加盟。

这届年轻人,去“便利店”买爱情插图1

但脱单便利店的受众比较窄,并不适合做深,比如推出“红娘”业务或者相亲单元。他们一位高层领导承认,通过公司调研发现,脱单便利店的受众集中在高中、大学以及新职场人,年龄在18岁至25岁,打卡、游玩属性更强一些,并不是一群有着强烈实际脱单需求的人。

所以在门店上,脱单便利店一般搭配失恋博物馆、星空艺术馆等形式打包开店。他们已经在南京、重庆、杭州、广州等地开了十几家脱单便利店,重庆开了一家300多平米的旗舰店,接下来将在重庆开1000平米的“脱单+酒吧+playday”形式的旗舰店。

前天中午吃了啥?忘记了或许是个好事……

现在!马上!回想一下自己前天中午吃的是什么。……如果你一下子想不起来,那么……恭喜你!等等,为啥要恭喜?日常生活中,我们常常会因为忘记信息而懊恼,幻想着要是能做到过目不忘该多好啊!为什么我们进化出了……

燃财经查询“脱单便利店”官网,他们在广州越秀区北京路步行、南京新街口大洋百货、上海南京东路、重庆八一广场等地开设了门店,这些都是城市地标商业区,人流量集中,但租金不菲。

开设脱单便利店收取的服务费从3-10万元不等,单店第一年收取3万元,第二年开始收取3%的营业额分成;如果开两馆(如脱单便利店+失恋博物馆),加盟费为5万元,第二年收取3%的营业额分成;如果是区域代理,服务费为10万元,但可以获得服务区域内新店60%的服务费以及第二年2%的营业额。

“回本只要五六个月,别看工作日人流稀少,但周六和周日两天的营业就可以持平一周的客流、盈利。”一位“脱单便利店”的运营称。

2

年轻人正在抛弃互联网交友?

前不久,澎湃新闻报道,世纪佳缘“红娘”能够获取从后台调用用户信息的权限,可看到包括浏览记录、聊天记录和个人偏好在内的诸多私密内容。这让这家网络婚恋平台受到外界颇多指责。

其实,在脱单这件事上,不少年轻人已经对互联网交友失去了信心。不管是陌陌、探探还是Soul,都充斥着令年轻女性不适的体验。陌生人发来一句“约吗”就可以劝退大部分人,尤其是女性。

这些社交平台刚成立的时候,拥有一群核心拥簇,但随着用户群的泛化,泥沙俱下,用户体验下降的同时,用户流失也不可避免。这似乎是所有互联网产品都要经历的生命周期。

这届年轻人,去“便利店”买爱情插图2

后来兴起的直播相亲交友平台,在2019年和2020年获得了大发展,据2020年3月披露的数据,伊对已有4000万用户,红娘近5万人,每月在线相亲场次达到1000万场。2019年,伊对营收近10亿元人民币,90%以上来自玫瑰花等虚拟道具购买。

但厦门一位相关行业创业者表示,伴随着监管的加强,这波红利也正在消退。在2020年以前,他们单月流水200万元,毛利达到20%。但在2021年,流水正在减少,主要是平台受众正在流失,年轻人不愿意进来,且中年单身人士消费热情不高,大家都认清了这更像是打赏游戏,是娱乐,不是真正的脱单平台。

年轻人似乎越来越难在互联网交友软件上找到“自留地”,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意识到,互联网交友并不是破圈的唯一选择。

这届年轻人交友似乎更青睐线下体验。根据头豹研究院统计,对于90后和00后而言,分别有48.3%和47.6%的人每周至少参与一次线下娱乐,如剧本杀。

剧本杀在2019年、2020年风靡一时,根据央视财经报道,2019年,国内剧本杀门店数量从2400家飙升至12000家门店,一年增加了万家门店。据美团统计,截至2020年底,全国剧本杀相关实体店已经突破3万家,业态从一线城市下沉至二三线城市。

艾瑞咨询估算,2019年,剧本杀市场规模超过百亿元;长江证券估算,整个剧本杀市场最终规模超过600亿元。

一些新消费品牌也在打年轻人交友的概念。比如在2021年9月在香港上市的Helens海伦司小酒馆,在官网上,他们宣称致力于打造年轻人的线下社交平台,直营店主打10元以内的啤酒品牌。

不管在线上还是线下,海伦司都全面迎合年轻人社交文化,比如在抖音上策划“告白小队”、“聚会游戏指南”等社会游戏;在线下门店,则发起万圣节“鬼混派对”社交空间等,强化年轻人社交空间属性。

一位社交领域专家认为,Z世代在社交平台上的“交友”需求胜过婚恋需求,脱单并不一定最后要找个男朋友或者女朋友,他们更需要拥有一个朋友或者圈子,剧本杀的兴起正是契合了年轻人社交的需求,因此得到资本和商业的青睐。

“线上无成本的匹配、聊天,让人们押注的情感寄托比较弱,犯错成本低,所以人们受到道德谴责的规则少;而线下会面,不管是物质投入还是精神投入,都让人们的交友动力变得比线上更充足。”上述专家表示。

3

监管趋严,脱单生意越来越不好做

虽然年轻人越来越青睐线下交友,但线下交友这门生意仍然充满挑战。

上述创业者说,他的一位朋友开了类似“脱单便利店”的门店,但苦于没流量。这位朋友甚至采用了男收费、女免费的模式来推广,但依然运营了几个月就关店了。

相较于剧本杀,脱单便利店变现链路短,用户往往用完即走,复购率很低,平台不能进行二次服务,失去了延伸变现的机会。正如上文提到的脱单便利店公司高层所说,他们并不注重后续,年轻人来玩,打卡就足够了。

脱单便利店以“线下运营,线上推广”的方式来运作,根据上述运营人员说,一般脱单便利店花费1-2万元,邀请100多个素人小红书博主就可以实现口碑的发酵。

但如果做深度开发,比如推出红娘或者相亲套餐,则会陷入“世纪佳缘”的套路,并且风险变得不可控,年轻人也很难接受。

另一个变量则是监管。越来越严格的监管政策将限制社交平台腾挪的空间。2021年11月1日,《个人信息保护法》正式实施,加强了互联网平台、商家等对个人信息获取的监管,加大对诈骗、色情等的打击。

脱单行业仍在持续进化,元宇宙也盯上了脱单生意。

这届年轻人,去“便利店”买爱情插图3

《纽约时报》的一则报道说,如果你已经放弃在现实世界中寻找爱情,拥有Tinder、Match.com和OkCupid的Match集团概述了收购Hyperconnect平台后的利用计划。这是提供元宇宙约会经验的“Single Town”背后的平台,它仍在测试中,可以让单身人士的虚拟形象在各种虚拟位置交际。

Meta公司(前身为脸书Facebook)于12月初开放了其元宇宙平台“Horizon Worlds”,但在测试期间,一名女性测试者说,有一个陌生人试图在广场上“摸”自己的虚拟角色,她在虚拟世界里遭到了性骚扰。“这种(不适的)感觉比在互联网上被骚扰更为强烈。”

社交APP单身酒馆创始人陈奕龙表示,“交友问题早已成为摆在全社会面前的灰犀牛,它背后影射出很多社会问题,但我看到的社交公司没有一家在认真研究这个问题。”

互联网不是万能的,尤其是在满足人感情方面。对用户来说,走出家门口,勇敢地认识新朋友,或许是脱单最佳的途径。

但对创业者来说,脱单这门生意如今是否还能进场、规模能够做到多大,仍然需要好好斟酌。图片

*题图来源于燃财经拍摄,配图来源于视觉中国。文中王圆是化名。

100分钟看懂dB、dBm、dBw的区别

dB应该是无线通信中最基本、最习以为常的一个概念了。我们常说“传播损耗是xx dB”、“发射功率是xx dBm”、“天线增益是xx dBi”……有时,这些长得很像的dBx们可能被弄混,甚至造成计算失……

网络赚钱,网赚,王牌网赚,王牌蛋蛋,网赚那些事
王牌网赚-免费有奖活动分享第一平台 » 这届年轻人,去“便利店”买爱情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开通VIP 定制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