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丨保护区数千栋违建别墅“拆不动”,太多问号需拉直

宋仲基“遮羞布”被撕破“王的男人”行为令人窒息,可惜了宋慧乔

宋仲基“遮羞布”被撕破“王的男人”行为令人窒息,可惜了宋慧乔,宋慧乔,宋仲基,王的男人

把这些别墅称之为当地生态的癌细胞,毫不为过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济南市南部山区位于泰山山脉,是济南市重要的生态和水源涵养区、济南泉域地下水的主要补给来源。一个时期以来,“城里人”蜂拥进入南部山区兴建别墅,数量惊人的“私家花园”形成漫山遍野、全面侵蚀之势。 历经两轮中央环保督察,四年过去,该区域只有部分违建别墅被拆除,数千栋违建别墅岿然不动,个别新的别墅项目仍在大张旗鼓建设中。2017年5月,济南南部山区管委会负责人在某次大会上透露,“在南部山区建别墅的非富即贵”,涉及“社会各界名人、企业家、艺术家等”。 图为卧虎山水库旁的杨而村别墅区 图源:经济参考报 济南南部山区以石灰岩山地为主,土层瘠薄,植被稀疏。这是一个生态脆弱的地区,也是省重点生态功能保护区。私人别墅大规模入侵,所带来的威胁极为严重。地面硬化急剧增加,会破坏水源地的生态涵养功能。许多别墅建设对山体“削骨抽筋”,会造成植被大面积破坏和水土流失。因而,把这些别墅称之为当地生态的癌细胞,毫不为过。 从法律上讲,这些别墅也没有任何合法审批和建设的手续。早在2016年,国土资源部就出台最严“禁墅令”,停止审批别墅类供地和办理相关手续。南部山区现存别墅的用地要么违法削山取地,要么是向农民购买的宅基地。虽然一些别墅有基层政府核发“土地使用证”等证明,但这些证明无一例外属于违法审批,在法律上没有任何效力。 然而,面对这一大批危害生态的违法别墅,当地相关部门却怠于作为,眼睁睁看着别墅遍地开花。甚至,在南部山区综合执法局大楼上,就能清楚看见,锦绣川水库北岸几处建成多年的违建别墅群。在中央环保督察点名之后,相关部门依然敷衍整改,甚至公然造假,只是拆除一些违建平房、厂房和临时搭建的农家乐、养殖房、厂房式大棚等,就宣称“整改完成率100%”。正是在这种默许和纵容之下,不仅私人别墅持续疯长,当地村干部和村民也群起仿效,挖山砍树,大兴土木。 保护区数千栋别墅为何“拆不动”?是执法机关忌惮别墅主人“非富即贵”的身份,还是有人利用手中权力和资源,阻挠违建别墅的拆除?对农家乐、养殖场重拳出击,对豪华别墅客客气气,是否有选择性执法的嫌疑?基层政府和执法机关在大规模违建面前,不能严格执法,其中是否有权力寻租的存在,部分违法别墅所拥有的合法证件,又是谁审批的?毫无疑问,数千栋“坚挺别墅”的背后,给人留下太多的问号。 图为李家塘村北的别墅群 图源:经济参考报 最新的消息是,就在该篇报道刊发后,济南召开专题会议,成立工作专班,表示将对南部山区违建别墅问题进行全面摸底排查,对涉及违法违规的建筑,一经查实,坚决拆除,对相关责任人严肃查处,绝不姑息。 这样的反应是迅速的,公众也期待看到实质性的处理进度。数千栋“坚挺别墅”不仅应当尽快依法拆除,与此同时,工作专班对于违法别墅背后的保护伞和利益链,也要一挖到底。保护区里大肆违法建设,所造成的生态损害更不该成为糊涂账,本着“谁破坏,谁修复”的法律原则,理当让违法别墅责任人,承担所有生态恢复的成本。这种高昂的违法代价,也是对侵占、破坏保护区的最好震慑。 红星新闻特约评论员 于平 编辑 汪垠涛 新闻多一点 山东省委省政府回应“济南违建别墅问题”:立即全面彻查 1月13日,《经济参考报》刊发调查报道:历经两轮中央环保督察,四年过去,位于泰山山脉的济南南部山区,依然伫立着数千栋违建别墅。 报道称,济南南部山区的数千栋违建别墅,大多数是在国家“禁墅令”出台后的2003年至2015年建成的。 2017年5月,济南南部山区管委会负责人在某次大会上透露,“在南部山区建别墅的非富即贵”,涉及“社会各界名人、企业家、艺术家等”。当地不少村民对记者说,这些别墅的主人“有的一看就像是干部”。 在中央环保督察组持续督办下,济南南部山区自2017年起掀起“拆违风暴”。《经济参考报》记者调查发现,四年过去,该区域只有部分违建别墅被拆除,数千栋违建别墅岿然不动,个别新的别墅项目仍在大张旗鼓建设中。 据《大众日报》消息,上述报道刊发后,济南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立即召开专题会议,成立由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同志任组长,有关市领导、相关部门负责同志组成的领导小组和工作专班,对南部山区违建别墅问题进行全面摸底排查,对涉及违法违规的建筑,一经查实,坚决拆除,对相关责任人严肃查处,绝不姑息。 另据海报新闻客户端消息,报道刊发后,山东省委、省政府对此高度重视,立即成立调查组对有关问题进行全面彻底核查。对查实的问题,将坚决整改,并将依规依纪依法进行严肃处理。调查情况将及时向社会公布。 相关报道 多年拆违岿然不动!数千栋“坚挺别墅”野蛮侵蚀济南泉域保护区 济南市南部山区位于泰山山脉,是济南市重要的生态和水源涵养区、济南泉域地下水的主要补给来源。一个时期以来,“城里人”蜂拥进入南部山区兴建别墅,数量惊人的“私家花园”形成漫山遍野、全面侵蚀之势,由此造成地面硬化急剧增加,

不到1个月,7地检出奥密克戎感染者!钟南山、张伯礼、李兰娟最新判断来了!

不到1个月,7地检出奥密克戎感染者!钟南山、张伯礼、李兰娟最新判断来了!,钟南山,奥密克戎,张伯礼,李兰娟,流感,张文宏

大面积地下水补给区域遭到破坏,对济南泉群持续涌流构成潜在威胁。 在中央环保督察组持续督办下,济南南部山区自2017年起掀起“拆违风暴”。《经济参考报》记者调查发现,四年过去,该区域只有部分违建别墅被拆除,数千栋违建别墅岿然不动,个别新的别墅项目仍在大张旗鼓建设中。 前不久,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向山东省反馈督察情况,指出济南泉域保护存在的突出问题,与此密不可分的济南南部山区生态状况备受关注。 违建别墅几乎”漫山遍野” 泉水是济南的城市标志和文化标记,因地下水位下降,趵突泉、黑虎泉等名泉曾几度断流。济南实现水生态文明可持续发展、保住群泉竞涌奇观,关键靠该市南部山区提供生态支撑。 济南南部山区每年为济南泉域补充岩溶地下水2亿立方米,更是该市生产生活用水的主要来源。该区域2001年被列入省级生态功能保护区,2008年被纳入省重点生态功能保护区;省市明确规定严控城市人口南移,严格限制南部山区各类开发建设活动。 然而,这些规定被抢建别墅的风潮打破。南部山区别墅遍布,记者沿省道317线从仲宫到西营、沿省道103线从仲宫到柳埠,公路两侧半山腰上不时冒出一栋栋别墅。这些考究气派的别墅,大多为两到三层独栋建筑,或零星或成片,都是剥山毁林、移动山石、挖高填低建成的。 当地农民说,“城里人”进来建的别墅在南部山区几乎无孔不入,邻近济泰高速公路锦绣川出口的傅家峪村仅有46户村民,地势狭窄却遭“城里人”插足,挖山建起18栋别墅。记者调查发现,私人别墅不仅“进村略地”,更是大胆突破山东省划定的生态保护红线,大举抢占南部山区生态“绝版资源”。 纳入“全国重要饮用水水源地名录”的卧虎山水库、锦绣川水库,既是济南市饮用水两座“大水缸”,也承担对济南泉域重点渗漏带补水进行补泉保泉的重任。这两座水库连同上游向其输水的黄巢水库,南部山区几大水库周边区域都遭到别墅侵蚀。 图为卧虎山水库旁的杨而村别墅区。记者王文志摄 记者走进卧虎山水库西南侧的杨而村,看到高大的山体像被剃成“阴阳头”:一边是大面积开挖形成的缓坡,一边是生长茂密的林木;380多套别墅呈梯形自山脚绵延至山腰以上,从远处望去鳞次栉比,周边山体被“削骨抽筋”后,崖壁残破,乱石裸露。 锦绣川水库周边也出现多处别墅群。在黄钱峪村西北侧的“黄金谷”,巨大的山体被挖得面目全非,两处别墅群依山势呈阶梯式建设,低处12栋别墅所在的山体被削去“半边脸”;高处几乎挖开半架山,建起8栋豪华别墅。位于深山里的黄巢水库同样被违建别墅染指,距离水库百余米内的裁缝峪村、于科村山头上,伫立着至少15处独栋豪华别墅,其中两处占地约三四亩,建筑面积最大的为1000平方米左右。 图为南山区执法局对面黄金谷内的别墅。记者王文志摄 分布在济南泉域的24条重点渗漏带,可以像漏斗一样把地表水快速补充到地下。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向山东省反馈督察情况指出,由于为开发建设“开口子”,济南泉域重点渗漏带被大量开发侵占。 记者调查发现,位于南部山区腹地的部分重点渗漏带也遭到别墅项目侵蚀。在泉泸——钱家庄重点渗漏带所在的钱家庄村,60余栋别墅建在渗漏带的保护区;在兴隆——土屋重点渗漏带,由170余栋别墅组成的金鸡岭别墅区,建在渗漏带的保护区内;在玉符河重点渗漏带,包括卧虎泉山庄、世纪园在内的百余栋别墅分布在该渗漏带保护区内。 此外,记者在同属“济南大南部山区”范围内的长清区和平阴县等区县的山区,也发现部分违建别墅群。 别墅主人基本都有来头 济南南部山区以石灰岩山地为主,土层瘠薄,植被稀疏,一旦遭到破坏,恢复极为缓慢,因此一直是济南市乃至山东省生态建设的难点地区。山东省生态环境规划研究院的专家介绍,济南南部山区生态中度敏感和高度敏感面积占区域总面积的一半以上,主要分布在卧虎山水库、锦绣川水库、“三川”流域等高差起伏较大的区域。 受地形条件限制,南部山区修建别墅大都需要削山填沟整地、叠砌护坡,有的建一处别墅往往需配套修建一两公里的蜿蜒公路,大量施工填挖导致植被破坏、基岩大面积裸露,形成的永久性硬化面积使得地表径流下渗功能严重弱化。记者看到一些地方“一处别墅糟蹋半座山”,而不少山体脚下竟赫然竖立着“济南市山体保护公示牌”。 面对遍地开花的别墅建筑,当地农民对本报记者感叹:长树速度赶不上“长”别墅。这些别墅背后的主人到底都是谁? 据了解,济南南部山区的数千栋违建别墅,绝大多数是在国家“禁墅令”出台后的2003年至2015年建成。2017年5月,济南南部山区管委会负责人在某次大会上透露,“在南部山区建别墅的非富即贵”,涉及“社会各界名人、企业家、艺术家等”。当地不少村民对记者说,这些别墅的主人“有的一看就像是干部”。 记者看到,在距离卧虎山水库西南岸三四百米的山脚下,4栋豪华独栋别墅刚建成不久,已挂出“星空民俗”的招牌,每栋别墅每晚租价5000元,其主人是一教育公司老板周某;在济南七十二名泉之一的“龙门泉”发源地龙门山,半山腰上摆开偌大的开发建设现场,有4栋别墅已经建成,还有一栋建筑面积近2000平方米的二层楼房,其开发者为济南一公司董事长李某;锦绣川水库以北不足三公里处的潘家场村,有一处由近30栋别墅组成的“潘家新村”,其开发者系来自济南的一名临朐县籍老板;锦绣川水库北岸一处别墅群有十几栋豪华别墅,其主人为一企业老板马某。 图为李家塘村北的别墅群。记者王文志摄 另据当地村民称,钱家庄村西南侧卧龙山北坡上的12栋别墅,主人为省市体育系统干部;在青杨峪村的8栋豪华别墅的主人来自邮政系统;在九顶塔民族风情园附近的李家塘村,18栋别墅主人来自教育系统和邮电系统;位于锦绣川水库西北侧的数十栋豪华别墅和住宅楼,主人中有省民政厅干部;锦绣川水库北岸十几栋别墅距离水库仅二三十米,其主人不乏省市机关事业单位干部;在西营村的10栋别墅的主人来自某大型炼油厂…… 据介绍,“城里人”以各种名义到南部山区买地和租地,这些地块中有少量农民宅基地,主要是山林地、果园地和耕地。 国家有关文件明确规定,“农民的住宅不得向城市居民出售,也不得批准城市居民占用农民集体土地建住宅,有关部门不得为违法建造和购买的住宅发放土地使用证”;《济南市违建别墅问题清查整治专项行动实施方案》显示,清查范围包括地方政府违法违规审批、越权审批的违建别墅,整治重点区域包括生态功能保护区和饮用水水源保护区。 当地知情人士对记者说,一些“城里人”修建的别墅,有的就建在地方政府部门眼皮底下,不仅区执法人员上门查过,市里的人也曾来村里调查,有的前前后后查了三四次,但明面上都“合法”。记者站在南部山区综合执法局大楼上,清楚地看见锦绣川水库北岸几处建成多年的违建别墅群。

孙卓被拐真相曝光,三姨因自责而离婚,一个人生活了14年

孙卓被拐真相曝光,三姨因自责而离婚,一个人生活了14年,孙卓,一个人生活,人贩子,孙海洋,离婚

网络赚钱,网赚,王牌网赚,王牌蛋蛋,网赚那些事
王牌网赚-免费有奖活动分享第一平台 » 评论丨保护区数千栋违建别墅“拆不动”,太多问号需拉直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开通VIP 定制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