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蜗居》原著,海藻的欲,被那句“我爱这颗痣”扒得一丝不挂

副省长殷美根来黄金埠调研

副省长殷美根来黄金埠调研,殷美根,常委,厅党组

文 | 月半悦读 郭海藻的二奶生涯结局悲惨,不仅没能用青春换到未来,还赔上了自己的子宫。 当年看《蜗居》,还曾为海藻悲惨结局感到过惋惜,直到看了原著,才明白,这一切都是她求仁得仁。 当她第一次找宋思明借钱时,就注定了会沦陷在对方的物质诱惑里,当她对着宋思明近乎于妖媚地说出那句“我爱这颗痣”时,她骨子里那被外表的单纯掩盖的“欲”和“荡”,早已被扒得一丝不挂。 其实,海藻这二奶当得甘之如饴,她的自甘堕落,除了物质享受外,也离不开骨子里的放浪! 01、压抑克制的物欲。 没认识宋思明之前,海藻的幸福很简单。 那时,她还没有姐姐海萍那么多的困扰,更没有海萍的节省和勤奋。 表面上,一个哈根达斯的单筒冰激凌,就能让她满足很久,小贝筷头上专门为她挑出的肉丝,都能让她感到丝丝入扣的体贴和幸福。 事实上,海藻心里的物欲一点都不少。 只不过,看到大家的努力勤勉,海藻才勉力压抑克制住自己对物欲的追求。 小贝为了和她结婚,那么节省地在努力存钱,姐姐为了买房,节俭到舍不得吃喝,却每次都要给她买鱼或虾解馋,她若如此放任地腐败,心里会有内疚。 所以,海藻只能通过Window Shopping和试穿,做到对各家品牌店上新了如指掌,专等新品下柜,再买打折处理品,然后再和姐姐交换着穿,也能凑合下去。 然而,海藻内心很是排斥这样“清贫”的生活,也经常质疑目前的生活和工作,也不想像姐姐那样,被房子和口食问题搞得不堪重负。 她认为,大家的人生轨迹都出了问题,人生的意义不该是让自己在日子中承受痛苦,还要能享受到欢乐。 她不想,每天像牛一样,被工作狂的老板拼命压榨剩余价值和精力,更不想,一个月紧张工作22天甚至更多,只有发薪日那一天,才能享受到像小兔子一样欢蹦乱跳的松弛。 这种残酷的现实,造成了海藻的两年间跳槽三次,并不停随着工作地点变换而搬家: “她幻想着,也许有一天会碰到一位仁慈的老板,很慷慨地说,每月一万,包吃包住,上班两天,休息28天,年底双薪。” 可是,海藻的这种期待一再落空不说,遇见的老板不仅一点亏不吃,还总能想尽办法比上一任更加刻薄,一定会做到物超所值,用白菜价让她像牲口一样出力。 而且,她和小贝有情饮水饱的日子,在海萍张口借钱买房时,不堪一击,戛然而止! 02、落差。 海藻的命是海萍给的,她可以为姐姐掏心掏肺,可小贝不行。 小贝能满足她的,只是25块钱一球的冰激凌,却不能为了海萍的买房大计,借出他辛苦攒下不久结婚买房就要用到的2万块钱。 可是,只要海萍需要,海藻就是一辈子不结婚,一辈子没房子住,哪怕借钱,也一定会给她! 所以,她明知宋思明对她有别样的意思,还是跟他开口借了钱。 几次接触和出行之后,她对宋思明的印象也大有改观,难免会拿自己的男友和老板与之相比。 而身居高位的宋思明,又哪是斤斤计较的小贝可比的,就连老板陈寺福,面对他都显得有些拘谨。 这位久经沙场的老将,应付各种局面,都能显得游刃有余,进入各类金碧辉煌的高雅场合,都能很快就和谐地融入环境,让海藻不得不注意到他。 当然,海藻自己也感受到了这种危险的心思,着急忙慌地赶紧还钱,试图远离他,不让自己沉沦堕落下去。 好一派纯洁清高,大义凛然。 可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当她强迫自己的身心回归后,却和周围的环境和人,都有了格格不入的感觉。 一直以来,小贝都是不花钱就活跃气氛的高手,两人饭后普通的散步,他都能搞得有声有色,简称“绕楼行兼跑”。 可现在,海藻却开始对眼前的生活感到厌烦。 她受够了几家人合租的吵闹,也提不起符合小贝的心情,特别是看到姐姐、姐夫为了一块钱爆发的争吵后,就更加对未来的日子没了信心。 所以,她一面躲避宋思明,一面明知老板是想让自己去腐蚀宋秘书才给自己涨工资,却又毫不推拒就收下了钱。 岂不知,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钱可不是那么好拿的。 她的老板陈寺福,坚信海藻和宋秘书俩人有一腿,怕她在宋秘书那里搬弄是非,才好吃好喝伺候着她,意在用替宋思明养二奶这件事,来间接达到目的。 这种心理和待遇上的改变,在海萍第二次开口借钱时,结合小贝的态度,给海藻内心造成了极大的落差! 03、沦陷。 在借钱给海萍的事儿上,小贝再次拒绝了海藻。 他坚持救急不救穷的原则,不想为了给海萍还高利贷,而把两人的幸福押进海萍家,更不想从此以后,只要海萍夫妻俩一吵架,就要把他俩的生活也搅进那些鸡犬不宁的家事里。 置身处地地想一想,大部分人应该都会做出跟小贝一样的选择。 可小贝生气而陌生的脸,看到海藻眼里,却是:才区区几万块,小贝的真面目就暴露出来了! 什么“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原来都是虚的。 特别是,见识过海萍婚姻疮疤的丑陋,小贝让她更加印证了姐姐的话: “爱情,爱情那都是男人骗女人的把戏。什么把我的心交给你,你会永远拥有我,那都是一穷二白的穷光蛋的障眼术。他那是什么都没有了,就说点甜言蜜语。” 海藻对小贝,越来越失望了! 眼前这个口口声声爱自己的男人,既不能拍上一摞票子,让她不必担心未来;也不能奉上一幢房子,让她的身心有个着落;海萍急得都要离婚了,他都能狠心不帮忙。 可是,从来就被偏爱的海藻,却从来不站到小贝的立场上去想一想。 她嘴里那“区区几万块钱”,可是小贝多年来省吃俭用为两人结婚存的辛苦钱,一旦借出去,买房结婚的事儿,就更遥遥无期了。 更别说,海萍家的情况,也远未到那种活不下去的地步。 海藻不管这些,她对海萍关心则乱,也正好有了再见宋思明的理由。 由此可见,海藻的潜意识里,宋思明已经是无所不能了。 在她看来,六万块是很一大笔钱,大到海萍要离婚,

又一只新股破发!还是行业龙头,中一签亏2000多!股民:飞来横祸

又一只新股破发!还是行业龙头,中一签亏2000多!股民:飞来横祸,陈雁升,新股,飞来横祸,持股,陈冬琼

大到小贝和的感情都要分崩离析,可对宋思明来说,这点儿钱根本不值一提。 凡是钱能解决的问题,在他那里就不是大问题。 她甚至后悔了自己之前的逃避,觉得太傻:人哪,既然迟早有一天你都得放下身段,为什么不早点做出一副哈巴狗的姿态? 其实,她去借钱之前,就已经做好了肉偿的准备,她主动咬了宋思明的鱼饵,被他欲擒故纵了一下,竟然开始患得患失起来了! 海藻再次接触了宋思明,再回头看看和小贝的生活,只剩下叹息。 小贝送她一块钱一支的木棉花,成了骗她走进婚姻坟墓的表象掩盖;小贝的生活里,“晚餐有肉”就很高兴了,但这却已经不是海藻的目标;小贝倾向于买盗版碟,她却向往坐在电影院抱着爆米花看电影的感觉! 正版和盗版,就是宋思明和小贝在海藻眼里的区别。 前者,能让她光明正大地坐到电影院里,听着环绕立体声,对着大屏幕,享受正版电影的氛围和情趣。 后者,却为了省钱,只能带她窝在租房里,偷偷摸摸地看盗版碟,为了不打扰合租的人,甚至还要戴着耳机。 所以,等在楼下的宋思明带她上车时,她早就准备好了,既不惊慌也不迟疑,温顺地和他发生了关系! 04、堕落。 春宵一刻值千金,一次就换来了姐姐急需的6万块钞票。 收到那厚厚一叠卖身钱,海藻可悲可叹的是,没有早点放下身段,在过去的一年里,浪费了好几百万了! 当然,她合理化自己行为,找了各种借口。 新闻里那个女教师卖淫,是为了供养弟弟读书,她是为了帮姐姐还高利贷,才和宋思明睡觉,懂得牺牲的才比较伟大。 海萍拿到了钱,一改连日的颓废,那浑身松快的样子,海藻看着也觉得自己很干净了。 对她来说,只有这些白天能感动自己的精神,才能洗涤夜晚的卑下。 再说了,她自认为,和小贝,叫做爱,和宋思明,只能叫睡觉。 不过睡一觉,不算什么,晚上仍然可以和小贝做爱做的事情! 这种差不多算是不劳而获的钱,得来太轻易,再加上宋思明大手笔的娇宠,让海藻“贱贱地”失去了羞耻感和道德观念,并自甘堕落和沉沦下去。 就这样,她用帮姐姐解决困难的借口,一次次自欺欺人,换来心安理得。 海萍要搬家没地方住的,小贝漫不经心也帮不上忙,宋思明开口就“借”来一套“豪宅”借给他们过渡。 海萍因为拒绝加班被上司刁难,甚至被逼着自动辞职,“社畜”小贝不以为然,宋思明却随手就找人托关系帮他们“出气”解决了难题。 海萍被“豪宅”的高额物业费吓退,她只用向宋思明抱怨一句,就什么都不用操心,再也没人催他们交钱了。 她提的任何问题,宋思明都有解决的办法,她要的任何东西,宋思明都能神通广大地给变出来。 宋思明对她物质上的满足,就像鸦片一样,带给了海藻精神上极大的快乐,也让她越来越上瘾,让她不想工作,也不再需要小贝捉襟见肘的“爱情”。 所以,等到海萍终于安顿下来,终于有精力关心妹妹的这些“不正常”时,海藻早已陷入和宋思明偷情的“刺激”里,难以自拔。 海藻在两个男人之间徘徊,过着一种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的非正常生活。 久而久之,她就适应了双重人格的角色变换,向下的堕落总比向上的攀爬简单。 在宋思明面前,她像个荡妇一样,享受着不劳而获的宠爱,以及这个中年男人给予她的肉体上的欢愉震撼。 “高潮,也许正如宋思明所说,应该是人的另一种毒品吧!做爱算什么?不过是给爱一个称号。睡觉,睡觉也很好。并不如想象中那么低俗。其实,人若真低俗了,就会很快乐。人的肉体和精神,是可以完全分开的。” 在小贝身边,她假装纯洁女孩,配合他热情洋溢的青春爱恋,肉体却不再忠于他,因为她的肉体是很无耻很无耻的贪婪,在贪婪的肉体面前,精神会显得很渺小。 于是,当宋思明一再加码时,她的心也开始有了偏重。 她一面说着自己不物质,一面收下了宋思明的大额置衣费,终于进了之前不敢进的名牌店,在导购和收银面前耀武扬威地风光了一把。 那一刻,海藻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她不用再像和小贝“穷逛街”时那样,因为囊中羞涩的心虚而裹足不前,店员看她的眼光里,再也没了买不起的鄙夷。 好吧,“笑贫不笑娼”这句老话,再度得到了验证! 05、放浪。 海藻尝到甜头后,开始了玩火自焚的放纵。 刚开始,她只敢出差时偷偷摸摸和宋思明幽会,后来竟然公然在办公室和他电话调情,最后还以宋思明二奶的身份,出席他们另类的同学聚会。 直到宋太找上门来,她都没有多少羞耻愧疚,而是深怕被人家原配泼硫酸毁容,宋太推心置腹地说教,在她看来反而成了假意劝退。 而当小贝终于忍受不了和她分手后,她终于没了束缚,转身就投入了宋思明的怀抱。 在那一段极为露骨的床事描写中,海藻不再用洁癖做借口,放下身段满足了宋思明的一切过分要求,甚至脱口而出“我爱这颗痣,爱死了……”,活脱脱一个放浪的荡妇形象。 之后,她过上了专职二奶的生活,名正言顺搬进了之前海萍借住的那套房子,开始了被包养的日子。 很快,她就深深爱上了这种有钱有闲的贵妇生活。 即使面对海萍的劝说,她也直言不讳: “我以后会过你这种生活的。但现在还不羡慕你。我不想两个人的生活没幸福多久就淹没在柴米油盐的争吵里。” 而海藻不知道的是,她肆意挥霍着青春才能享受的这些,暗中都是有明码标价的。 她要付出的代价,未必是她能承受得了的。 同时,这也意味着,她将永远也不会体会到海萍的“小确幸”: 有个老实的老公,有个乖巧的孩子,有一个稳定的住所,做爱在家里的床上而不是随时可能被抓奸是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海藻做情妇做得心甘情愿,可这样的日子,也只维持到了在宋思明事发。 得知自己被调查后,宋思明自知万劫不复,可除了背着老婆偷偷给她一大笔钱,再也不敢去看怀着孕的她。 海藻这才开始慌了,面对上门要钱的宋太太,她吓得双腿发抖。 没了宋思明的光环罩着,她的二奶身份,根本不被世俗和大众容忍,当她被宋太打得躺到手术台上,护士们的对话说明了一切。 在这种不伦关系中,大家口诛笔伐的,永远是破坏别人家庭和社会道德的“硕鼠”二奶,以及那个该死的男人。 海藻为了这场没有底线的偷情,赔上了青春和子宫,落得个遍体鳞伤,付出的代价不可谓不大。 有了这种经历,即使国外有宋思明生前替她安排好的生活,她也不一定能过好!

河北村霸强行霸占有夫之妇,殴打女子丈夫逼离婚,冲动行为酿血案

河北村霸强行霸占有夫之妇,殴打女子丈夫逼离婚,冲动行为酿血案,有夫之妇,林冲,离婚,血案,李燕

网络赚钱,网赚,王牌网赚,王牌蛋蛋,网赚那些事
王牌网赚-免费有奖活动分享第一平台 » 再读《蜗居》原著,海藻的欲,被那句“我爱这颗痣”扒得一丝不挂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开通VIP 定制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