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村霸强行霸占有夫之妇,殴打女子丈夫逼离婚,冲动行为酿血案

又一只新股破发!还是行业龙头,中一签亏2000多!股民:飞来横祸

又一只新股破发!还是行业龙头,中一签亏2000多!股民:飞来横祸,陈雁升,新股,飞来横祸,持股,陈冬琼

《水浒传》里的梁山好汉林冲本来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但因为妻子被高太尉干儿子高衙内看上,惨遭飞来横祸:被陷害获罪,被发配沧州,到了沧州仇人又追来想置他于死地,忍无可忍的林冲手刃仇人雪夜上梁山。 林冲的妻子不肯屈从高衙内,自尽而死,只因为高衙内的色念,害得林冲家破人亡。林冲最初出于现实的考虑选择了百般隐忍,可对方却并不因此放过他,反而越来越过分,这个故事背后隐喻了一个道理:对恶的纵容忍让退避,就是将正义与善逼入角落置于万劫不复之地。 即使像林冲这种原本有些温和懦弱的人,被逼急了也会反抗。无独有偶,2018年河北邢台巨鹿县某村发生过和《水浒传》里情节很相似的案子,一个村霸看中了有夫之妇,想尽办法要让她的丈夫与之离婚,步步紧逼,最后的结果,谁也没有料到。 董民刚(化名)是一个老实本分的村民,在村子里口碑非常好,村民们提起他,都是只有称赞。董民刚很爱自己的妻子李燕,李燕(化名)长得漂亮,与董民刚也是琴瑟和谐,但2017年李燕在一次朋友聚会上偶然认识了附近村子的村霸刁一水,平静的生活便被彻底打破了。 这刁一水性格蛮横为人霸道,不讲道理只讲拳头,又从小在武术学校习武,打起架来格外凶狠,很多人见到他都是绕着道走,因为惹不起只好躲。刁一水也是有家庭的,但看见李燕后他便心动了,他以帮李燕在县城找工作为由接近她,不断邀约见面。 而李燕有了工作后,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不好意思推拒刁一水的靠近,在他半引诱半胁迫下和他去了次酒店,但事后李燕便后悔自己不该如此,想到丈夫董民刚她更深觉得愧疚,她将此事告诉丈夫,又向刁一水表示以后两人不要再有往来了,这样对各自家庭都好。 没想到,刁一水却死活不愿意放弃这段关系,见李燕多次拒绝他,恼羞成怒,竟然频繁跑去董民刚和李燕的家里寻衅闹事。董民刚有点懦弱,面对这样的恶霸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办,只好一再忍让,但这并没让刁一水有所收敛,相反他觉得董民刚软弱可欺,行为越来越过分。 2018年5月20日晚,正在家中休息的董民刚忽然听到院子里“咣当”一声响,他惊讶地往外看,却见满脸煞气的刁一水正朝着屋子里走,董家的院墙有2米多高,他居然就这么轻而易举翻进来了!还没等董民刚质问刁一水私闯民宅,刁一水就开始骂骂咧咧动手推搡董民刚。 发现李燕躲在卧室不出来后,刁一水竟一脚踹开了房门,耳中听到“刺啦”一声的董民刚定睛看去,却见李燕的外衣都遭到撕破,而李燕已经吓得瑟瑟发抖,董民刚想阻止刁一水反而挨了他好几拳,见状李燕也急了,

副省长殷美根来黄金埠调研

副省长殷美根来黄金埠调研,殷美根,常委,厅党组

求刁一水不要伤害自己丈夫,有什么事可以出去说清楚。 刁一水嘴上说可以到外面讲,把李燕哄了出去,转头就开始殴打董民刚说要“整死他”,拿着车钥匙朝他身上一顿猛扎,又逼迫他跪下写和李燕的离婚协议,董民刚不想让周围邻居知道自家的这事,忍着屈辱按刁一水要求写,但刁一水还在不断动手,过程中董的笔也掉了。 见状刁一水认定他“不老实”,辱骂的同时又拿起车钥匙对他的鼻子耳朵和身上扎,董民刚终于忍无可忍反抗与刁一水扭打起来,顺手摸到了茶几上一把剪刀也开始朝刁一水的身上扎去,不知过了多久董民刚察觉刁一水已经不再动手,而邻居也听到动静赶来,他将剪刀放到桌上叫邻居赶快帮忙打110和120。 没想到,刁一水经过这番扭打倒在地上不动了,警方接到报案后赶来发现刁一水已死亡,体表有多处损伤,而董民刚也是鼻青脸肿身上多处伤口带血,根据作案过程和董民刚所用的工具,警方判断这是一起故意杀人案件,刁一水的父亲也认为儿子是遭董民刚故意杀害要求对董民刚严惩。 但此案移到检察院时,检方对“故意杀人”的案件性质产生质疑,要求补充侦查,后又启动自行侦查。《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五条规定:“人民检察院审查案件,对于需要补充侦查的,可以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也可以自行侦查。”正是这补充侦查让案件性质扭转。 董民刚用剪刀伤害了刁一水并致使刁一水死亡是事实,但在刁一水先强闯民宅并不断对其施加侮辱殴打非法侵害的情况下,董民刚的行为具备了防卫性质,《刑法》第二十条第一款规定: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 正当防卫有三个“必须”:必须有不法侵害存在的前提,这一点本案中就刁一水的行为来看明显存在;必须是在不法侵害正在进行的时候,司法实践中,对于不法侵害已经形成现实、紧迫危险的,应当认定为不法侵害已经开始; 对于不法侵害虽然暂时中断或者被暂时制止,但不法侵害人仍有继续实施侵害的现实可能性的,应当认定为不法侵害仍在进行,开始或结束也要结合情境,不能苛求防卫人,要立足防卫人身处的情境,结合社会公众一般认知作出判断。 据调查刁一水此前已经多次欺凌过董民刚,而董民刚一直忍受直到案发当天才爆发,案发当时刁一水不仅凶狠殴打董民刚,连用来猛扎董民刚的车钥匙都变形了,他不法侵害的持续进行让董民刚人身安全遭到严重威胁; 正当防卫第三个必须就是不能超过必要限度变成防卫过当,经补充侦查发现刁一水身上伤口虽然多但大都是浅表伤口,大小深浅排列不规则,不是一次性形成,这说明当时董民刚没有故意要置刁一水于死地的心而是在防卫刁一水侵害,本质是为保护自己和家人不得已反抗。 结合案发前因后果、证人证词以及当事人的主观心态、村民们对董民刚母亲申述的集体支持等,检方认定董民刚正当防卫成立不予起诉。董民刚无罪,因为他并非圣人,不能要求他在那种情境下依然处处完美。刁一水的父亲得知后提起了申诉,但经河北省人民检察院复查依然维持了不起诉决定。 如果刁一水自己遵纪守法,不试图强行霸占李燕还为此对董民刚步步紧逼侮辱殴打,欺人太甚,这桩血案也不至于发生,说到底刁一水和《水浒传》里的高衙内近似,眼中只有自己的欲望没有他人的权益,落得这个下场属于咎由自取,此案最终的结果也体现了法律保护正义惩恶扬善。

再读《蜗居》原著,海藻的欲,被那句“我爱这颗痣”扒得一丝不挂

再读《蜗居》原著,海藻的欲,被那句“我爱这颗痣”扒得一丝不挂,蜗居,海藻,小贝,二奶,爱情,宋思明

网络赚钱,网赚,王牌网赚,王牌蛋蛋,网赚那些事
王牌网赚-免费有奖活动分享第一平台 » 河北村霸强行霸占有夫之妇,殴打女子丈夫逼离婚,冲动行为酿血案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开通VIP 定制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