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汉枪神》双导胡国瀚、周思尧谈网络电影“有色眼镜论”

开百万豪车、住千万豪宅、双手保险上亿,李云迪才是闷声发大财

李云迪又参加综艺了?《披荆斩棘的哥哥》中的李云迪被戏称为“顶级伴奏”,表演全程没开口,默默弹钢琴。李云迪向来被誉为“钢琴王子”、“诗人般的国际钢琴演奏家”,甚至有人称他为“中国肖邦”。李云迪算得上是……

作者 / 朱婷

8月3日,英皇IMAX,一场前所未有的网络电影首映礼正在进行。

117分钟过后,青年导演胡国瀚、周思尧携《硬汉枪神》等一众主创亮相。主持人一一cue到了李捷、栗坤、卢正雨等业内从业者分享观影感受。

8月6日,《硬汉枪神》上映。次日,豆瓣开分8.3,不仅仅是导演们、平台相关负责人都惊了,“想过会好,但没想到有那么高。”阿里文娱网络电影中心总经理谷芳芳在面对媒体的提问时,如是回答。和他们同班同学也参与影片剪辑的刘博文,激动地发了一则朋友圈表示祝贺。“兄弟们稳稳地走,约定终将会实现,谁没因年轻遭到过排挤,谁没因经验受到过质疑,谁也不能轻视一颗对创作炙诚的赤子心,所有问题终将随一步步踏实的脚印散去,虽然最终只是场游戏,那也先拍吧,别停、预备、开机!”

随后的几天里,《硬汉枪神》的热闹,仍在继续。导演徐峥、郭帆、陈翔,演员金婧、王霏霏等在社交网络上通过视频为这部影片打Call。他们称这是一部黑马电影,既热血又拍出了小人物逐梦电竞圈的命运感。

首映礼、豆瓣高分、业内人打Call……当这一系列看似非新鲜的操作,都让这部网络电影,太不网络电影了。

截至目前,灯塔官方数据显示,影片《硬汉枪神》累计分账2588.5万。这么说吧,《硬汉枪神》不是最赚钱的网络电影,但其之于行业的意义与价值,在娱sir看来,恐怕远不止于此。它成了一个坐标系,告诉更多的人:8年了,我们究竟需要什么样的网络电影?

关于电影《硬汉枪神》的热闹还体现在,媒体之于两位青年导演胡国瀚、周思尧的热情约采,更有院线从业者们向他们抛出的橄榄枝。影片上映近乎一个月后,娱乐产业(ID:yulechanye再次对话了两位导演。我们好奇,那个所有人都想从他们身上得到的所谓成功方法论,会是一个怎样的答案。

热闹过后

预料之外的成绩,让胡国瀚和周思尧脸上多了许多笑容,同时又多了几分从容。

胡:“很高兴,但是尽可能的平复下来,冷静的去复盘。”

周:“刚开始会觉得受宠若惊,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但这个时期比较短暂,很快就过去了。第一,个人感觉还不是那么的成功;第二如果因此满足了的话,以后的要求和标准可能就停留于此了。”

这不是胡国瀚第一次拍网络电影。

从2017年的执导白宇等人主演的《缉妖法海传》开始,胡国瀚先后执导《林冲之风雪山神庙》(2018年)、《法医宋慈》(2019年)、《硬汉枪神》(2021年)四部网络电影。品相和成绩,至少,在行业内是被认可的。

为什么会相中《硬汉枪神》这个项目?

“其实这个事儿得两看”,胡国瀚接着说,“一方面选择《硬汉枪神》,一定是因为最开始和出品公司非常聊得来,对这个故事有兴趣,且这个题材又是网络电影中或者说国产电影中比较少有的;

另一方面,是我个人规划。这个市场确实对于导演也好,演员也好,各个工种都会有一个符号化的认知。像我,市场对我的认知导演是一个只拍古装并且擅长的导演,但明明古装也并不是我的最大兴趣所在,不是我擅长的领域。无论我怎样在别人面前去表达我的真实想法,市场仍旧给你贴上了这样的一个标签,你只能拿作品来回答。”很大程度上来说,《硬汉枪神》亦是导演胡国瀚的自我一次证明。

这算是周思尧第一次执导长片。

有意思的是,《硬汉枪神》最先找到的人正是周思尧。(这倒是和胡国瀚提及的“只会拍古装”的标签,有了一些些吻合。)

最开始,资方来找到周思尧时,他的顾虑点在于:其一,影片投资体量比较大;其二,主打视觉奇观。“于是我就把胡导给介绍过去了。”然后胡导接触了之后,心里也会在某些方面画问号。比如说他对电竞不是特别了解。于是,两人一拍即合。“一个好汉两个帮嘛,对吧?”

倒也不意外。周思尧和胡国瀚还有这个片子的剪辑刘博文,三个人是大学同班同学。刘博文告诉娱sir,他们的合作从大一就一直产生了。“比方说,我经常是他们两个人片子里边的演员,国瀚也经常帮我和周周的片子做摄影,剪辑的话,大家通常合力完成。”

“我们之间的感情也很特别啊,彼此都很珍惜这份友谊,一直从学校延续到了社会。遇见不开心或者困惑的时候,互相给对方打个气,消解那些负面的不快乐因子。”

四年前,娱sir采访胡国瀚导演时,他有讲过刘博文执导的《哀乐女子天团》,给了他很大的启发。某种程度上来说,算是他入门网络电影的一个重要引子。当从娱sir这里听闻这件事后,刘博文说私底下确实没听国瀚当面提及过,但在他可能更多的因素还是在于:当时,《哀乐女子天团》让胡国瀚看到了网络电影的可能性吧。而如今,胡国瀚、周思尧执导的《硬汉枪神》又让更多人看到了网络电影的迭代与想象力。接下来,《硬汉枪神2》将会以院线进入策划筹备。

《云南虫谷》热度超高,口碑却两极分化,细数各种吐槽此举原因

《云南虫谷》这部剧在开播以前备受大家关注,很多粉丝们从2020年就开始期待了。这部剧由天下霸唱的鬼吹灯小说系列改编的其中一部分,相信这部分很受大家期待的原因,是他的拍摄很困难,因为这部分有很多道具都……

看,喊了很多年的“网络电影为年轻年轻人赋能”的口号,正在贴地飞行。

有色眼镜论

《硬汉枪神》分账期还有五个月,冲近网络电影三千万票房俱乐部,希望很大。

从口碑维度看,《硬汉枪神》甚至远超今年上映的几乎所有国产电影(包括院线),分账方面,横向对比2021年其实也跑在塔尖。一个很大的前提在于,疫情之下,近两年整个电影行业都进入一个缓慢发展的停滞阶段。综合看来,徐峥那句“《硬汉枪神》是一部黑马电影”,应景了许多。

热闹过后,年轻导演的故事仍在上演。

蜂拥而至的便是行业内外对于电影《硬汉枪神》所谓的一套成功方法论。采访中,我们再次将问题抛给了两位,看似没有回答,但又得到了一些答案。胡国瀚表示:“我觉得不要按照所谓的规律出牌,不要找方法论本身这三个字,这个是最重要的一点。”周思尧附议,“我觉得胡导说的没错,尽力把自己心里对这个片子最好的想象拍出来,往那个方向去做就好。”

更具体的好奇,有的。一个持续两年多的网络电影项目,作为创作者怎么去平衡投资和创作的问题?周思尧率先抢答:“这能说吗?”你以为一出精彩的导演与资方的行业内幕要开始了嘛,其实只不过是他的小调皮。真相是:“谁对听谁的。”

“我们从出发点都是想做一个不同以往的网络电影作品,这是大家共同的共识。”拍摄的过程中,一定会面临我们的设计,有限的成本满足不了的情况,怎么办呢?胡国瀚直言:“各自让道。不可能我们拿着5块钱,但我非要做100块的事。对于导演来说,一个导演如果非得这么任性的话,他也是不称职的。”

值得一提的是,《硬汉枪神》拍摄过程中,资方追加了投资。力的作用是相互的,资方看到这样的努力之后,也会生出‘我要以什么样的方式满足这些年轻人他们的创作欲望‘的想法,帮创作者争取到他们做不到的事情,并且在可控的范围内践行。

你仔细看,《硬汉枪神》是如何成为一部不像网络电影的网络电影的?一定是创作者、资方、平台的合力,起到了1+1+1大于3的效果。

采访接近尾声,在胡国瀚那里关于网络电影,还有一套隐藏的“有色眼镜论。”

“你会介意胡国瀚是从网络电影赛道跑出来的导演的说法吗?”

“我一点都不介意,因为我为什么要介意呢?”反问过后是三个热爱电影的好朋友,一起从网络电影开始追梦的故事。“博文、周导、我们三是同班同学,最好的朋友。博文,他当时一直坚持拍出了一个不一样的电影出来,他的《哀乐女子天团》给我们最大的启发在于:只有我不戴着有色眼镜去看待网络电影,网络电影才会不戴着有色眼镜去看待我,对吧?正是因为我不带着有色眼镜拍《硬汉枪神》,《硬汉枪神》才不会用有色眼镜来看待我。”

“最后想说的是,网络电影确实在带给年轻的电影人机会,我正是因为网络电影,现在越走越好,走得很踏实。我希望网络电影也好,还未涉足社会梦想拍电影的年轻电影人也好,都不要戴着、有色眼镜看待彼此。”(旁边周导:疯狂鼓掌)

此处是一些采访彩蛋

娱sir:想问两位导演,如果抛开一切限制的话,接下来希望去尝试什么类型的影片?

胡导:我希望去拍一个纯现实主义的,有点类似于《我的姐姐》那个类型的影片。

周导:我想尝试悬疑类型,少年成长类型。比如说像英国的《跳出我天地》《初恋这首歌》。

娱sir:想问两位导演,对于一个导演或者一个创作者来说,哪个瞬间是会让你们觉得很爽或者很有成就感、荣誉感的时刻?

胡导:其实挺多的。我其实蛮容易在创作过程中受到挫折,同时又蛮容易获得成就感和荣誉感。比如,当我们要拍摄一个很有难度的长镜头,我会特别享受在长镜头拍摄前,长达一两个小时的各部门之间的排练,走位、配合。在拍开机的那一刻,你知道作为一个导演坐在监视器前是什么都不能做的,他只能默默的祈祷:不要出错。但看着每个人都在完成自己要做的工作,然后发出各种呲牙咧嘴的怪叫,比如说摄影师扛着机器要扛20分钟,他很累;演员蹲在摄影机旁边,随时准备入画等等,我看到这些努力的时候,特别感动,同时也焦虑,但镜头完成了之后,我的成就感就有了。这个是技术角度。

创作情感上的话,当你看到演员,真的跟作为导演或者编剧的你想到一起去了,你看着监视器前的某一场动情的表演,你看着他,你好像觉得这个人物就是他,这个时候你会完全忘记自己笔下那个人物该有的样子,这个演员已经让角色增长出来,生长在演员自己身上。那个时候你已经没有对和错的概念了,那种情况下,特别有成就感。再就是,成片结束,我们组织各种各样的人去看这个片子,看他们的反应,也会有成就感,大概这三方面。

周导:我其实跟胡导差不多。就胡导刚刚说的第二点,演员和角色已经融为一体的时候,确实有成就,这也是拍摄过程当中,让我最欣喜的一件事。再一个就是成片完成之后,你和所有的观众一起坐在电影院里,当电影结束的时候,你听见周围观众的鼓掌和叫好声的时候,那一刻会很有成就感。

娱sir: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两位导演最近的观影片单吗?

周导:不方便透露?(笑)我最近其实更多在看纪录片。

胡导:我最近看了一部国产动画片叫《白蛇2:青蛇劫起》,感官的刺激是非常强。

周杰伦被质疑抄袭,新歌撞韩曲?本尊霸气回应:哥走在很前面

前阵子,已经很久没有出新歌的周杰伦,好不容易有了点苗头,周杰伦表示已经在筹备新专辑,如果点赞超过20万,就放出新歌的前奏;这点点赞量对于周杰伦来说,还不是轻飘飘的吗?于是,歌迷们就听到了周杰伦放出的……

网络赚钱,网赚,王牌网赚,王牌蛋蛋,网赚那些事
王牌网赚-免费有奖活动分享第一平台 » 《硬汉枪神》双导胡国瀚、周思尧谈网络电影“有色眼镜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开通VIP 定制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