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硬汉黄贯中乐与怒:念家驹爱朱茵,和黄家强旺角互殴那段日子

“一公”热度又是第1,《披荆斩棘的哥哥》凭什么比《浪姐》好看

“一公”热度又是第1,《披荆斩棘的哥哥》凭什么比《浪姐》好看,浪姐,陈小春,赵文卓,林志炫,白举纲

看过去现已没法改变的,一双手怎去作修补 冇对与错,但有因与果 冲不开,心里那心魔 若这生得失不稀罕 只想不再躲,空嘘侵占我 下半生,剩下我孤影… ——Beyond《长空》 2004年,第二十三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原创音乐奖,颁发给了Beyond三子作品《长空》。 黄贯中和黄家强携手上台领奖,笑意吟吟,仿佛家驹走后十多年的颓势终于一扫而空,歌迷长吁一口气,放下心来,只有三子的Beyond仍然是Beyond。 可是,同年11月,三人便宣布因音乐理念不同,将于翌年举办巡回演唱会后正式解散。 尽管江湖传言已久,当消息真真切切传来之时,仍然有大批粉丝不愿相信不想接受,学校里半夜的操场有男生抱着吉他一直唱: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 “独坐在路边街角,冷风吹醒,默默地伴着我的孤影”… “几多天真的理想,几多找到是颓丧,沉默去迎失望,几多心中创伤”…… 在那个媒体不发达的年代,我们并不知道对岸的他们发生了什么一定要砸掉这块招牌,我们只是不断的反复的想,如果当年Beyond没去日本,世界是不是会不一样。 2021年,《披荆斩棘的哥哥》练习室里。 张云龙突然开嗓唱到:“我有我心底故事,亲手写上每段得失乐…” 黄贯中小眼睛里闪过一丝惊喜:“你真的都会,还是粤语!” 张云龙:“《喜欢你》,《冷雨夜》,我真的都会,这是我们粤语启蒙。” 黄贯中:“真的谢谢你们,因为你们这样,才令到我们可以继续活着,让家驹继续活着你知道吗?” 但黄贯中的眼里也有一丝遗憾,三十年了,黄贯中还是Beyond黄贯中,站上台还是只能《不再犹豫》,大家崇拜的依旧还是Beyond。 说起来,港圈哥哥们每个都是一段历史。 有多少人知道,黄贯中在香港理工大学的设计系读书时,同班同学是王家卫。 又有多少人知道,黄家驹身上的暴躁纹身其实都是学设计的黄贯中一笔一笔画的。 黄贯中一开始只是帮Beyond设计海报,是因为Beyond的吉他手突然去了美国,他临时来救场才阴差阳错加入了Beyond。 黄贯中今天非常郑重的提起了黄家驹,也提起了1988年Beyond四子一起来北京开演唱会,那最后的快乐时光。 说句伤感的话,黄家驹走后,三子身体里都有某一部分和黄家驹一起离开了,再也没法重生。 一 1988年,北京首都体育场。 近两万人买票来看歌星演唱会,大家期待像黑豹一样的长头发满天甩,像崔健一样的怒吼和力量,谁知当天出现的Beyond长得一点也不帅,头发也不长,衣着干净朴素。 观众不知道黄家驹的长头发是被宝丽金要求剪掉的,当天Beyond一行人带着几大箱乐器从香港坐火车到广州,又坐飞机到天津,再转车才到北京。 到了之后,主办方没人接待。 他们只好自己去吃烤鸭,还被要求付外汇,他们要付人民币,结果店家坚持要多付三成,为了不被出租车宰,几个人搭地铁去的演出现场。 甚至演唱会即将开场,保安都不知道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年轻人,就是主唱黄家驹,不同意放他进后台。 当天的演出不算成功,演唱会进行到一半就有大批观众离场,直到黄家驹用普通话演唱了大哥崔健的《一无所有》才算挽回一点局面。 但是,没关系。 演出结束的Beyond去爬了长城,看了天安门,第一次来北京他们看什么都新鲜,最后,辗转几次飞机回到香港旺角洗衣街215号的二楼后座,写下了流传甚广的那首《长城》。 那时候,他们很穷,但关系亲密无间。 家驹自然是乐队灵魂,弟弟家强一直是跟着哥哥玩,叶世荣骗老爸要结婚,把家里这个老宅拿到手做练歌房。 他们自己动手装修房间,用手和水泥,手差点废掉。 他们没钱,叶世荣当时在卖保险,家驹没工作,他也跟着叶世荣卖保险,好巧,《我是歌手》里的音乐总监梁翘柏也是同公司保险业务员。 在卖保险之前,黄家驹做过办公室小弟,装修工,还在电视台做过场工,但有些人,就是天生属于音乐。 黄贯中其实是后来加入的,他是大学生,学设计的,有才华也自视甚高。 那时的Beyond,练歌太吵被邻居投诉,警察天天上门找他们谈话,谈着谈着,警察成了他们的粉丝。 练着练着,Beyond红了。 准确地说是有工作了。 1991年是Beyond的鼎盛时期,他们是第一个在红馆开唱的乐队,但是,那时候香港人对乐队并不太感冒,他们需要做很多与音乐无关的工作,比如去娱乐节目扮丑,在电台装可爱。 黄家驹说,“那些得到的奖都是我们用尊严换来的。”拿到奖后,回去放在桌上,他们有时会用球棒一个个打碎。 Beyond决定去日本发展。 黄贯中后来回忆,在日本他们住的那个房间小到躺在地上,可以用脚碰到周围任何地方。 黄贯中官方身高1.7米,房间该有多小,你知道。 在日本,叶世荣学会了抽烟,家强每天打电动,黄贯中经常为了音乐和老板吵架,日本人惊呆,没见过这样的。 在日本,他们才知道,天下乌鸦一般黑。这不过是一个比香港规则更多,

数字专辑正式限购!一大波流量歌手即将现出原形

数字专辑正式限购!一大波流量歌手即将现出原形,唱片,限购,周杰伦,流量

更成熟的地方。 他们想走,但是来不及了。 二 1996年,音像店。 小编咬咬牙用四天的早点钱买下一盘叫做《海阔天空》的磁带,10.8元,比别的贵一元,之后,饿了四天肚子(夸张了一点)。 “钢铁锅,含眼泪喊修瓢锅…” 同学们都在绘声绘色讲着黄家驹从舞台上摔下来的故事,“是开演唱会吗?”“不是,是玩游戏掉下来了。” “真惨,如果演唱会死了还好一点。” 童言童语,残酷又真实。 更真实的是市场,黄家驹去世前,《海阔天空》没有红,只是一首普通歌曲。 黄家驹去世后,所有电台都用这首歌纪念他,Beyond带着他的遗作红的铺天盖地。 但同时,Beyond三子也陷入黑暗期。 他们挣扎着从失去挚友亲人的悲痛中走出,结束了与华纳的合作,与滚石签约相继推出了粤语专辑《Sound》和国语专辑《爱与生活》,市场反响平平。 黄家强想要copy哥哥黄家驹的风格,黄贯中想走自己的路线做自己的东西。 此时,内地改革浪潮中的年轻人迫切需要某种精神上的慰藉,粤语歌在内地横行,Beyond歌曲的沧桑感加上黄家驹的悲情,让Beyond这个名字迅速成为经典的代名词。 叶世荣觉得跑跑商演也挺好。 三子从精神上几乎决裂。 黄贯中甚至又组了一个叫做“汗”的乐队,黄家强和叶世荣推出了自己的个人专辑。 Beyond名存实亡,毒舌港媒调侃黄家强为“六月歌手”,因为他只在每年六月纪念黄家驹时出来跑活动。 当然,到目前为止,只是音乐理念的分歧。 可惜接下来,三子将进入互揭伤疤甚至旺角互殴,老死不相往来阶段。 起初,是因为一个女人,朱茵。 三 有人曾问朱茵为什么选择黄贯中,朱茵答:“他让我自觉矜贵。” 金星问朱茵:“黄贯中在你心中是那个身披金甲圣衣,脚踩七色祥云的英雄吗?” 朱茵笃定地说:“他是啊。” 朱茵是黄贯中一生的挚爱。 偏偏黄家强就惹了朱茵。 2003年,热恋中的黄贯中和朱茵去泰国普吉岛度假,风声走漏,朱茵被媒体拍到了素颜及泳装的照片。 回港后,朱茵怒斥“熟人爆料”,之后黄家强否认是他放的料。 当年朱茵和黄贯中刚刚交往时,曾发表过一番理论,称“拒绝婚前X行为”,家强开玩笑说黄贯中还是处男,也让朱茵不满,事后家强表示没想到说个笑话令她有那么大反应。 朱茵对媒体直言:“真是替Paul不值,我知道这行是互惠互利、互相宣传,但paul身边人不断拿他做宣传、又玩爆料,简直是出卖友情!” 黄家强和黄贯中关系极速冰冻。 2005年,Beyond要做一场巡回演唱会,黄贯中和黄家强不合白热化,据说是黄贯中将自己的作品交上去作为Beyond封箱之作,黄家强不同意,甚至拒绝听一遍这首歌。 在黄家强和黄贯中闹得不可开交这些年,叶世荣是真正遇到了很大的痛苦。 他从1995年就开始交往的女友许韵珊在和叶世荣同居的家中沐浴时意外暴毙,年仅28岁。 当时两人已经计划结婚,重情义的叶世荣在女友的丧礼上同时举行了冥婚仪式,为她戴上了结婚戒指,整个丧礼以“叶府治丧”名义进行。 女友走后,他写了《Remember You》纪念女友,然后将工作重心转向内地,多数在内地跑商演。 2006年,黄家强结婚,黄贯中没去。 2007年,黄家强生女,黄贯中连祝贺都没有。 2009年,这两人却突然和好了,撇下叶世荣两人合体开演唱会,演唱会后还打算一起出唱片。 就在观众以为Beyond要回来时,港媒拍到黄贯中黄家强在旺角酒吧大打出手。 这次不是为女人,是为钱! 四 黄家驹去世后,日本电视台赔了几千万给他的家人,他们拿来买物业收租,加上黄家驹的歌曲至今仍然传唱,版税收入也是一大笔,黄家强自然身家丰厚。 但叶世荣不同,他手停口停,一开始黄家强和黄贯中看不顺眼他在内地演出,但身边人劝说他们:“算了,阿荣跑内蒙古,哈尔滨,乌鲁木齐,很远很偏,他也不容易。” 二人自己也吃Beyond老本,就暂时作罢。 只是开演唱会时只让助理象征性地问了叶世荣要不要来,自己都没有出面。 叶世荣回应,不会再参加,各做各的。 开完演唱会后,黄贯中和黄家强又因为分款方式(另一个说法是因为一首歌)而一言不合,在酒吧就大打出手。 黄家强举起椅子砸向黄贯中,幸亏黄贯中学过泰拳,两人才打个势均力敌。 最后砸碎酒吧不少东西,赔钱了事。 45岁还在打架,真真的Rock&Roll。这就完了吗?并没有。 2013年,黄贯中又在微博直接找黄家强理论。 这次,疑似黄贯中认为黄家强找水军骂他未出世的女儿,他不能忍。 Paul又提起了多起旧闻:“看他买表,飞机不让坐与小女生,拳打助理以致他最后自杀就知你是否天生善良。” 天啊,原来哥哥们撕起来真是事无巨细,心眼一点也没比女生大。 “买表”新闻是黄家强买了块表,后来不喜欢又强行退掉,黄贯中悄咪咪记下了;“飞机不让座给小女生”更是牵扯到何洁,黄家强坐飞机时遇到刚比赛完人气正高的何洁,说何洁目中无人,鄙视他,何洁经纪人反击黄家强炒作,事情过去多年了,没想到黄贯中也记着。 拳打助理致自杀,更是不能这么讲,助理自杀和黄家强没关系。 看吧,我们带着时代滤镜爱着的哥哥,也是为情所困为钱翻脸的普通人而已。 后记: 你已经把曾经深深爱着的人,从记事本里划掉了吧… 你已经被自己深深爱着的人,从记事本里划掉了吧… 你已经在很多个记事本里,被划掉了吧。 当某个场景触发你回忆起某年某时某地,你的某个心情,你身边的人,遇到的事,你记忆深处依旧鲜活的东西。 我们叫它回忆杀。 很多时候不得不问自己,你爱的到底是某一个明星某一首歌,还是再也回不来的那个自己和彼时或明或暗的过去。 那时候海面上都有灯塔,人们无论从哪个方向航行,总会知道该去哪里。

凭一首歌红了24年,52岁因病离世,9亿遗产至今不知去向

凭一首歌红了24年,52岁因病离世,9亿遗产至今不知去向,潘安邦,费翔,跟着感觉走,歌王,外婆的澎湖湾

网络赚钱,网赚,王牌网赚,王牌蛋蛋,网赚那些事
王牌网赚-免费有奖活动分享第一平台 » 摇滚硬汉黄贯中乐与怒:念家驹爱朱茵,和黄家强旺角互殴那段日子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开通VIP 定制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