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沈阳,黄连长挑出1米8的大个子俘虏,不料成了我军上将

IS宣称对喀布尔爆炸袭击负责,拜登:目前没证据证明塔利班与IS勾结

IS宣称对喀布尔爆炸袭击负责,拜登:目前没证据证明塔利班与IS勾结,拜登,塔利班,喀布尔,isis,爆炸袭击,白宫

作者:老街巷口 1948年10月锦州战役结束后,东野官兵一鼓作气,又将蒋军廖耀湘部尽数歼灭在黑山、大虎山一带。连遭重挫之下,蒋军在东北的大本营沈阳已是岌岌可危之势了。 得知廖耀湘兵团被歼后,“剿总”司令官卫立煌第一时间坐飞机逃出了沈阳。为守卫在东北最后的据点,在敌第8兵团中将司令周福成的命令下,蒋军七拼八凑了14万人,准备顽抗到底。 然而,敌人尚未就位,东野2纵便先发制人,于11月1日拂晓对沈阳发起进攻。猛攻之下,蒋军各条战线悉数崩溃,敌兵也不抵抗,索性枪一丢拼命逃跑。就在2纵准备扩大战果之际,林彪的电报送到了,上面写着:1纵、2纵一起从沈阳西郊、西北郊突破,随后等待后援,由刘震负责指挥。 刘震看到命令后,有些不以为然。他认为,沈阳的敌军虽然不少,但已是惊弓之鸟之势,且士气早已崩溃、毫无斗志,面对这样的敌人,根本不需要等待后援,完全可以凭一己之力彻底打垮敌人!于是,他下令:4、5、6师调集主力部队,从铁西区进发,从西北向东南纵深猛打! 命令刚发下去,1纵的李天佑又打来了电话,说要听刘震指挥。刘震笑着回复:“老李,还用统一指挥什么?赶紧从皇姑屯进城抓俘虏吧!” 【周福成】 【锦州战役中,我军歼灭蒋军重兵集团,为随后顺利解放沈阳打下了基础】 2纵6师16团1连属尖刀部队。该连在连长黄达宣的领导下,从火车站南攻入,一路搜索前进。当时,整个沈阳城内虽是枪声大作,但众人却始终没与敌军发生像样的战斗。敌人都是打了就跑,连头都不回。黄达宣与指导员苏福林手持驳壳枪,走在队伍最前,贴着街道两边的墙根慢慢向前推进。 全连行至大西门里一带时,眼尖的黄连长突然发现前面的世合公银行楼前探出两个敌人脑袋,一闪后又锁了回去,他一声令下,战士们马上冲上到楼前。几扇大门大开,里面全是蒋军。这些人有站有坐,随身都带着配枪,却毫无抵抗意识,只是木讷地待在原地。黄达宣大吼一声,问这群人:“你们当官的在哪?” 没人回应,但他们的眼神都直往上看。随即,黄达宣领着战士们冲上楼,正好碰见一位往外走的人。他们要对方缴枪,可这商人模样的人反倒让他们小声:“诸位长官小点声,我们长官都在这里。” 片刻后,又走出来一位身材魁梧的汉子,声称自己就是周福成,正在和东野的3纵队代表商议投诚。 此时,我东野3纵队尚在沈阳城外,与他们接触的不过是地方独立师。然而黄达宣既没有听说过周福成,也不知道他就是敌第8兵团的中将军长、沈阳城防司令,只是一声令下,把他押回了团部。 沈阳城不是要抵抗到最后一刻吗?为何现在却是一片乱象?其实也好解释。早在2纵攻入城的前一晚,

美国第15艘核动力航母开工:“米勒”号(CVN-81)切割首块钢板

美国第15艘核动力航母开工:“米勒”号(CVN-81)切割首块钢板,温特沃斯·米勒,核动力航母,美国,福特级,cvn

周福成就把守沈阳的任务交给了53军副军长赵镇藩,自己带着参谋躲进银行当“甩手掌柜”。司令官都无心抵抗,手下官兵自然争着逃命。第8兵团参谋长蒋希斌命各部待在原地,等待我军来接收。树倒猢狲散,蒋军纷纷举旗投降,我军文宣队入城后,只要喇叭一吹,立即就能引来一群溃兵“等接收”。 黄达宣把周福成押回团部后,后者却一再坚称自己是“投诚”而不是战俘。双方争执不下,这事报到张竭诚那里,他把情况向刘震汇报,刘震回复倒是干脆:他是俘虏,我们不见,直接关起来! 【被俘蒋军】 随即,沈阳城内掀起了一股“火线起义”“投诚”潮。而在这当中,比较复杂的是驻守沈阳东郊的新1军暂53师。 暂53师虽在新1军管辖下,但却是杂牌部队,饱受排挤。辽西战役后期,师长许庚杨就考虑起义,10月28日,我辽北军区机关及独1师抵达沈阳东郊后,许庚杨即派人与独1师会谈,要求起义。10月31日,辽北军区批准他的请求,宣布其所属部队为“起义”。没过多久,林、罗二人的电报发来,批评军区先斩后奏,认为53师是迫于压力才选择“起义”,因此不能算,必须按“反正投诚”对待。 但双方已经达成了协议,代表也派出,马上我军就要对沈阳发起进攻,来不及更改了。 后来,林、罗二人在给主席的电报中描述:敌53师全建制留在沈阳东郊未动,因此现阶段只有承认该部起义。 首长也表示同意,但随后的53师并未按“起义”对待而是宣布“反正”。1949年4月渡江战役前夕,原东野53师(即暂53师)被解散,这“起义”、“投诚”的争论,直到1980年代才被平息。 经历了入城后的种种混乱后,各部都开始忙着补充战力。在世合公银行的操场上,一共站着1000多名蒋军俘虏,都按照黄连长的要求列好了队,由他亲自来选择“解放战士”。原本,他挑出了80个身高过于1米75的“大个子”,可再一报数,发现少了一个。他叫那人重新入队站好,问他:“怎么又回去了?” 那“大个子”实际上还是个娃娃,不过16岁,说:“我想回家。”黄达宣告诉他:此时的东北解放了,但关内还处于蒋军的控制下。只要解放了关内,让老百姓随时过上好日子,他随时都可以回家。说完就把他叫了过来,成为自己的传令兵。 解放后,这个吵着要回家、名叫徐惠滋的娃娃,居然一跃成为了人民军队的上将。二人同时指挥我39军时,还是正副军长职务。有39军的老兵因此开玩笑:“黄连长打个沈阳,不仅抓了个蒋军兵团中将,还给我军带来个上将。”黄达宣每次听见都有些不好意思,但徐惠滋却笑着告诉他:“老首长,这可是历史呀!” 【欢庆沈阳解放】 【徐惠滋(1932-2005),山东蓬莱人,1948年参军,建国后曾任39军军长等职,1994年升上将】 【黄达宣(右起第一人)将军】

2021年“抓紧买房”还是“尽快卖房”?住建部部长13字说明!

2021年“抓紧买房”还是“尽快卖房”?住建部部长13字说明!,买房,卖房,房价,楼市,二手房,房地产

网络赚钱,网赚,王牌网赚,王牌蛋蛋,网赚那些事
王牌网赚-免费有奖活动分享第一平台 » 解放沈阳,黄连长挑出1米8的大个子俘虏,不料成了我军上将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开通VIP 定制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