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我一辈子的钱!”阿富汗人在银行门口排队取钱,银行的现金被取光

霍尊、吴亦凡,终究没领悟到华晨宇的公关精髓,照着抄也学不会!

霍尊、吴亦凡,终究没领悟到华晨宇的公关精髓,照着抄也学不会!,华晨宇,吴亦凡,霍尊,张碧晨,娱乐圈

极目新闻记者 宋清影 当地时间8月15日,塔利班武装分子进入喀布尔,并占领阿富汗总统府。无数阿富汗人准备逃离这个国家。在阿富汗的许多银行门口,都能看到阿富汗人争先恐后地赶来排队取钱的一幕。他们说:这里有我一辈子的积蓄! 图片来源:美联社 喀布尔当地银行外拍摄的视频显示,等着来取钱的人排着长队,还有人在络绎不绝地往银行这边赶。据外媒报道,近日喀布尔的互联网系统已经瘫痪,人们只能自己去银行取钱。 由于取钱的人太多,银行里的钱都被取光了,不断有工作人员从银行里走出来冲人们喊:“回去吧,我们没有现金了!”很多人从早上6时一直排到下午都取不到钱。 24岁的博斯坦·沙阿是一名坎大哈居民,他是一名警察,他说:“我是来领薪水的,政府一直没解决我们的问题。” 由于当地交通已经陷入混乱,许多阿富汗人仍然还被堵在去银行的路上。喀布尔一位当地居民、21岁的迪亚娜说,她父亲早上6时左右离开家去自动取款机取钱,下午3时后他还在路上。 延伸阅读 在喀布尔的中国人讲述“惊魂一日”:没想到政权垮台这么快 环球网记者15日晚联系到了一名没有离开喀布尔的中国人,因为安全问题,他不愿意透露自己的姓名,我们姑且称呼他为张先生。在对话中,他向记者讲述了喀布尔的惊魂一日。 以下是环球网记者与他的对话: 环球网:很多中国人都离开喀布尔了,为什么你没有走?你在喀布尔从事什么职业? 张先生: 没有离开喀布尔,是因为工作的缘故。我们看情况,如果有情况危险了就撤离,目前定的是19号撤。 (其工作出于安全考虑不公开) 环球网:喀布尔的惊魂一天你在哪儿,经历了什么?现在喀布尔街头是什么景象? 张先生: 喀布尔大概从14日晚上11点钟开始停电,全城停电,一直停到今天早上6点,然后8点钟来了两个小时电后,又停到现在。整个一天我们营地是全部封锁的,包括当地雇员都不上班了,我们现在这里的安保人员,也不能出门。我们所有的食物跟燃油都有储存,饮水也是有地下水,还有我们储存的矿泉水。现在这个网络也还是可以的,我们用的是自己的发电机以及华为的网络设备,非常靠谱,网络一直是比较通畅的。 现在喀布尔街头已经出现欢迎塔利班的人群。个人感觉最大的改变是街头的检查站和警察站全部都没有人了。 以前喀布尔几乎每个区与区之间都有很严格的检查站,都有警察的特种部队。现在通通没有人,也没有政府军,也没有塔利班接手。我们从朋友发的消息来看,外围的那些塔利班,在喀布尔郊区的塔利班已经开始执勤了。 现在喀布尔的街上整体来说不乱,街上现在什么人都没有,警察也没有,普通民众也很少。就看今天晚上和明天晚上吧,

王小宝退出《乡村爱情》,已向赵本山请辞,不再出演黄世友的角色

王小宝退出《乡村爱情》,已向赵本山请辞,不再出演黄世友的角色,赵本山,黄世友,谢大脚,演员

近期会不会发生一些骚乱。之前听说塔利班没有进城,现在塔利班已经进城了,同时,在PoliceDistrict9(喀布尔行政区域)、PoliceDistrict1-15的公园里都已经出现塔利班了。 另外,天上的直升机一直在飞,主要是美军的直升机,来来回回得有二三十趟吧。偶尔也会有武装飞机飞过。街上有枪声,不过很少。 环球网:身边的阿富汗朋友是不是很担心塔利班政权会回到上世纪90年代的执政方式,你自己存不存在这样的担心? 张先生: 据我观察,身边的阿富汗朋友态度还是很割裂的 ,普什图人普遍告诉我,塔利班不可怕,以前执政也没什么问题。而塔吉克族和哈萨克族比较中立,觉得谁执政都无所谓,政府也挺腐败的,换谁都无所谓。哈扎拉人比较反塔利班,认为他们一定会抵抗到底。 至于新的塔利班政权会不会回到上世纪那种执政方式我不知道,也不敢回答,现在的塔利班表现得还是比较开明的,做了很多改变,包括允许女性不用强制裹头巾,同时也允许一些女性接受教育,但是以后究竟会怎么样谁也不知道。 环球网:你怎么看美军的撤离? 张先生: 我对美国人撤离没有太多的想法,他们早就说要出逃撤离了,这次的撤离只不过是体现在了美国和国际媒体上。我感觉各国政府都严重低估了塔利班的能力,美国人迟早是要撤的。也许真的是西贡时刻重演吧,我个人认为美国的失败几乎是毋庸置疑的了。 环球网:你了解的喀布尔最新的局势是怎样的? 张先生: 目前我看阿富汗最新的局势的话,阿富汗政权崩溃的如此之快,那么留给塔利班最大的问题是如何去治理这个烂摊子。 塔利班在国内最大的问题,已经不是原来的政府和美军了,反而是那些恐怖组织,包括基地组织、IS、巴基斯坦塔利班、还有一些圣战组织,这些组织广泛分布在乡村和阿富汗南部,北方的组织也有可能趁机搞事。塔利班上台之后肯定会清算内政部、情报局这些有仇恨的人,可这些人一旦被清算之后,原来对付上述恐怖组织的主力就没有了,塔利班执政后怎么对付去这些恐怖组织,我觉得还有待观察。 环球网:亲历一个国家这么大的动荡,心里是怎样的感受? 张先生: 说实话,这次的震动对我来说其实并没有那么大,因为我们心里知道迟早有一天会发生的,迟早有一天塔利班会来,只是日期的问题,唯一没想到就是这个政权垮台就在今日(15日)。没想到这么快。 环球网:中国使馆对中国公民提供了怎样的保护? 张先生: 使馆很早就给我们发出消息了,从六月份到七月份一直在给我们发消息,一直在给予我们帮助。使馆还是很给力的。还帮大家协调飞机。使馆平时也是很关心我们的,中国使馆是很棒的。

突然!这家知名培训机构人去楼空

突然!这家知名培训机构人去楼空,华尔街英语,培训机构

网络赚钱,网赚,王牌网赚,王牌蛋蛋,网赚那些事
王牌网赚-免费有奖活动分享第一平台 » “这里有我一辈子的钱!”阿富汗人在银行门口排队取钱,银行的现金被取光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开通VIP 定制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