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嫂偷偷怀了我老公的孩子,把我高兴坏了

历史或将重演?“灾难之国”海地突发7.3级地震,或致百万人受灾

历史或将重演?“灾难之国”海地突发7.3级地震,或致百万人受灾,地震,海地,大地震,震源,震中

1 我和陈成结婚那天,是大嫂给我端的洗脸盆——家乡有新娘进门洗脸的习俗。 待我洗了脸,拿出一个红包递给她的时候,却被对方上下打量得有几分不适。 接下来大嫂酸唧唧说了句:“长得这么干瘪,居然花了三十万!” 没头没脑听完她这一嘴,我还来得及没发问,陈家的亲戚朋友一窝蜂涌进我的新房,热闹得我脑子嗡嗡的。 新郎陈成也随着人群一块涌了进来,和周边的人开着玩笑闹腾,和所有人调笑,他唯一没关注的,就是我这个盛装坐在床沿上的新娘。 热闹的新房里,我总感觉有双幽怨的眼神注视着我,扭头一看,正是给我端洗脸盆的大嫂。 这时候陈成的妈走了进来,看着大嫂就皱眉惊呼,“新寡的人怎么能在新房?!触霉头哦!快出去快出去!” 陈成脸上的笑一下就僵了,看着嫂子出门去了,他再没有之前和人调笑的模样。 2 我是陈家花三十万彩礼娶回家的,好像是陈家心不甘情不愿买了个不喜欢的商品,除了婆婆对我还算温和,夫家其他人都对我没有好脸色。 三天后回门,陈成只给了我一个冷漠的背影,“一切从简吧!今天我就回去上班去了。” 我的喉头如同塞进一块坚冰,一下凉到嗓子眼。 这几天的新婚生活让我如同火煎,陈家一家老小都住在一个院子里。 大嫂是个寡妇,和陈成二人关系亲密无间,两人时常避着婆婆在小院子里耳鬓厮磨。 死去的大哥留下一岁多的孩子,像小尾巴一样成日跟着陈成,任我怎么看,不像叔侄倒像父子。 想起已经瘫痪的父亲,和从小患有脑瘫的弟弟在家等着我们,我只能硬着头皮贴了过去,柔声让他今天抽时间陪我回去一趟。 可能是我求人的态度太过卑微,陈成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只回头冷哼了一声,挣脱我就要离开。 好在婆婆这时候在门外吩咐,“回门的东西准备好了,你们俩利索着点,吃了早饭就回娘家一趟!” 这个家,婆婆是最能做主的,陈成和嫂子都有几分怕这个凶巴巴的老太太。 就这样,陈成冷着脸,提着他父母帮我们准备的回门礼,好歹跟着我回了一趟娘家。 家里的弟弟早就端着小板凳在门口候着,看见我们回来,兴高采烈放了一挂鞭炮,轰得陈成一脸的灰,他脸色更难看了。 3 来不及看陈成的脸色,我一下就钻进了父亲的房间。 他脑出血,刚住了大半个月的重症监护室,除了花光了家里的积蓄,还花光了陈家送过来的三十万彩礼,我却很庆幸,自己能用钱换回父亲的性命。 我是被亲生父母抛弃的女孩,是父亲把我捡回来养大的。 弟弟是脑瘫,村里人总说家里养着我,是为了以后给弟弟换个媳妇儿,或者是就把我留在家里当童养媳。 这些言论让我恐惧了好长一段时间,看着流口水的弟弟就害怕。 实际上,念完高中之后,看着我无缘大学,父亲把家里仅有的两千多块钱给了我,让我跟着村里的姐姐们一块外出打工。 在他入院之后,弟弟递过一个存折,口齿不清地说:“这些钱是爸爸留给姐姐的嫁妆……” 打开一看,里面有十三万块钱。 这些年我寄回家的钱,约么就是这么多,我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 在重症监护室,这笔钱不过是几天的花销。 弟弟呆呆地站在医院门口,一点主意都没有,是我找到了村里的媒婆,让她帮我牵线搭桥,先拿了陈家三十万,后面就嫁了过去。 我结婚之前,父亲的病就开始有了好转,为了他情绪不波动,我没和弟弟说出我要嫁人的事。 等他们知道的时候,已经是我要出门的前一天,我们爷仨在破床面前抱在一起痛哭了半天。 原本,我是想着好好去陈家过日子的,可惜事与愿违。 4 父亲康复得不错,出院的时候他还有些四肢僵硬,老人家听了医生的话,每天坚持康复运动。 这种病如果不动,到后面瘫在床上的概率就更大。 原本就是韧性十足的庄稼人,死得起病不起,父亲和我说,既然这次我倾尽全力救了他,那他就要拼尽全力好好活下去。 我回门那日,进了房间没看到他,在家寻了一圈,才见他颤巍巍从伙房出来迎我。 看着我和旁边一脸不高兴的陈成,父亲忙不迭叫弟弟招呼我们去客厅坐。 陈成一脸的嫌弃,手上东西一扔,屁股都还没坐热就闹着要回家,父亲眼眶一下就红了,悄悄把我扯到一边,问有没有受委屈。 我笑着摇摇头,说新姑爷除了脾气躁了点,人还是很好的,婆家其他人也很好,让他别担心。 我没胡说。 陈成人确实不错,只是对于我这个被硬塞到房里的女人不满而已。 他对着大嫂和侄儿关怀备至,简直就是贤夫良父。 但是婆婆对大儿媳和小儿子的关系明显不能接受,有婆婆在的地方,他们俩通常都要保持三米以上安全距离。 5 嫁过去没几天,我从隔壁邻居口中知道了陈家叔嫂的事。 公公早逝,家里所有开支都靠大哥,相对于陈成还是“伸手党”,当妈的一颗心都偏在老大身上。 家里人知道兄弟俩喜欢同一个女人,大嫂待嫁前,喜欢的是陈成,只是双方脸皮薄,没捅破那层窗户纸。 又因为陈成没有经济基础,还需要靠大哥养活,在家没有发言权,他的喜欢被家里人忽略不计了。 那年大哥在工地赚了不少钱回家,婆婆笑得脸颊都酸了。 母子俩听到嫂子家欠了几万块赌债,于是和大嫂的赌鬼老妈暗地里商量好,让大嫂母亲告诉大嫂,陈家来提亲了,故意模棱两可,让娇羞的少女点头同意。 等赌债还给债主,大嫂才发现要嫁的是陈家老大,老妈在家撒泼绝食。 “你自己说要嫁陈家的,可没说老大还是老二,我是没钱还给陈家,要不你就用你妈的命去还钱吧!” 当年的两个有情人,是咬牙切齿变成叔嫂的。 眼看着木已成舟,哥嫂日子过得还算不错,陈成也就死心了。 没想到,大哥死于一场车祸,这事虽悲,却又点起了两个年轻人心里的火花。 村里面也不是没有男人去世,女人再嫁其兄弟的先例。 不料婆婆觉得大哥死的太惨,去庙里算了大哥和大嫂的八字。 大和尚说大嫂是克夫命格,吓得老人家魂都没了。 大儿子去了没多久,她无意间瞅见叔嫂俩在后院,搂在一起互相安慰的场面。 只剩下一个儿子的老人受不住“克夫”二字。 她当机立断,打算借钱,重金聘小儿媳,

“姑娘你能不能收敛点,这是相亲现场,不能轻易暴露你的职业呀!”哈哈哈

“姑娘你能不能收敛点,这是相亲现场,不能轻易暴露你的职业呀!”哈哈哈,相亲,美女,狗狗

拼命要打消这两人的歪心思。 陈成和大嫂不以为然,这种情况,谁愿意把女儿嫁到这么复杂的家庭里去?这不是卖女儿吗? 刚巧撞到我不知情还急要钱救命,可谓一拍即合,就这样把自己卖了三十万。 于是就有了我结婚当日,嫂子给我脸色看的那一幕。 6 回门之后,我在饭桌上和婆婆商量想去镇上开家食杂店,卖些调料干货之类的,投资少,回本快。 见到婆婆疑惑的模样,我笑着解释,说自己现在结婚了,也不好外出打工,刚巧大嫂也闲在家,我们妯娌一块去打理生意,我在外打工的时候对这块很熟悉,保证不会亏本。 陈成向来不和我在饭桌上聊天,那天却点头应和,“妈,你在家带孩子,让她们妯娌去开店挺好的。毕竟我结婚,还让家里欠了债呢!” 大嫂也欣然同意,见到我们三个年轻人都同意,婆婆只好半推半就的答应了下来。 等到镇上的食杂店开了起来,她还专门过来守了我和大嫂大半个月,见到我们每天忙里忙外,客源不断,这才放心,安心回去带孩子去了。 临走之前,婆婆将我拉到后院,让我小心点大嫂和陈成,我点点头,给了婆婆一个坚定的眼神。 婆婆走了之后,大嫂总是偷懒,客人多的时候她跑后院,没客人的时候她就在店里打盹儿。 父亲带着弟弟来看过我们,暗地里指着大嫂说这女人不厚道,让我多防着点她。 自从我拉着大嫂开店铺,陈成呆在家的时间越来越少。 婆婆经常给我打电话,问儿子是不是在我这儿。 我看了一眼在店里的陈成,说:“在呢!店里有些东西太重,女人们扛不动,还得陈成来。” 每个月的店铺流水我都会拿给婆婆过目,因为经营得当,月纯收入基本上能上一万多。 婆婆看得心花怒放,连带着看我也越来越顺眼,好言好语提醒我:该要孩子了。 7 陈家的娃来得很快,陈成和嫂子都被吓呆了。 娃不是我的,而是大嫂的。 他们俩倒是无所畏惧,稍微避着我就在食杂店里商议要双宿三飞…… 我可没那么好说话,知道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就给婆婆打了电话。 婆婆飞速从家里赶过来,当着我的面,冲上前就给了大嫂一个耳刮子,骂她不知廉耻,不守妇道。 我哭得稀里哗啦,说要将陈成告上法庭。 婆婆从大嫂那边冲到我的面前,打躬作揖给我说好话,让我别把事情闹大,又说我要怎么样她都会给我做主。 陈成在一边护着大嫂,我哭得更大声了,婆婆在一边跺着脚,差点没把腿给跺折了…… 闹腾了一场,我回了娘家,还让父亲给我出面去闹腾这事,男人出面总比女人气场足,况且这事陈家本来就没理。 婆婆怂了,好话给我们都说尽了。 父亲身体康复得很好,像山一样杵在我的前面。 “当时我是病得不知情,这才让我家孩子把自己给卖了三十万!这下你们家儿子出了这样的事,任你怎么说,我都不能让孩子过去受苦了!” 婆婆搓着手,一脸无奈,“这事我也不想,亲家你放心,过后我给你保证……” “这事你能保证?你大儿媳肚子里毕竟怀着你们家的后代!你还能拿她们母子怎么样?” 婆婆看着嫂子的肚子,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父亲带着我那脑瘫的弟弟,闹着要去告陈成重婚罪,被婆婆死死拖着不让离开,哀求的眼神飘到我的面前。 “好歹叫了我几个月的妈,这事怎么解决,你给拿个主意吧!” 8 我和陈成把婚给离了。 协议离婚的时候我说,考虑到结婚前拿了陈家三十万的彩礼,就不再向陈家索要赔偿了。 婆婆撅着嘴,嘴角抽了好几下,最终还是没开口。 其实陈家也不算吃亏,食杂店现在生意红火,好好经营的话,两年就能挣回来了。 前婆婆黑着脸,带着大孙子看我收拾东西离开,嘴里没一句好话,都在骂大嫂。 拖着不大的行李箱,我头也不回地走了。 弟弟和父亲都去火车站送我,我要回到大城市去打工,看着一脸不高兴的弟弟,我笑着说:“等姐姐出去赚钱回来给你娶媳妇儿!” 父亲叹道:“原本我也想过这事,经历了你这桩婚事,我不想去祸害别人家闺女了,损阴德!” 我湿着眼告别了父亲和弟弟。 9 不久之后,父亲给我来了电话。 说陈成现在和我离婚了,怎么比之前结婚时候殷勤? 大米油盐,总是动不动给家里送些来,连我那个在家闲着的弟弟,都经常被他叫去帮忙干点杂活,还给开了工资。 我在电话这边听着想笑,说:“估计是感谢我们没有告他重婚罪吧!” 父亲哼哼着说我骗人,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他。 虽然被卖了好几个月,但我仍然感谢陈成和嫂子两人的“奸情”。 如果不是他们余情未了,迅速怀了孩子,那我这一辈子,可能都要系在陈家那畸形的家庭关系里面。 直到现在,我和陈成都没有夫妻之实。 从结婚第一天开始,陈成眼里心里就只有嫂子,连带着看见我就烦,结婚之后我们一直都是分床状态,话都没说过几句。 我知道陈家并不富裕,为了娶我负债累累,所以我开口,说要去镇上开食杂店,一下让我们仨同时脱离了婆婆的视线。 但我自己是十二分关注这对有情男女,所以才能第一时间知道大嫂已经怀孕的消息。 知道乡下人重子嗣,一旦有了孩子,就能完全拿捏住家里的老人,至于婆婆怕嫂子克夫什么之类的,我指点陈成,让婆婆去找更厉害的“大师”。 所谓的“克夫”,在更厉害的“大师”面前,不过是几千块就能解决的“小事”。 事情走到那一步,我和陈成坦言只想离开的时候,他也知道我根本无意留在陈家,于是三人皆大欢喜,在婆婆面前演了一出好戏。 其实人的一生,不过是善与恶的循环。 父亲坚持将我养育成人,没有为了眼前的利益做伤害我的任何事,这让我在他生命垂危的时候挺身而出,哪怕赔上自己也要换他一线生机。 遇见陈成,遭受冷遇,撮合他和嫂子,帮助他们在了一起,也让我有了更自由的路可以选择…… 回望没有将狗血故事变悲剧的这些日子,不过是接触了善因的人们,都在传递更多的善意,让更多的人持续受了益。

分享7D新图,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分享7D新图,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禁片,快跑,猫咪,黑狗

网络赚钱,网赚,王牌网赚,王牌蛋蛋,网赚那些事
王牌网赚-免费有奖活动分享第一平台 » 大嫂偷偷怀了我老公的孩子,把我高兴坏了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开通VIP 定制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