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女员工事件 亚朵酒店隐瞒了什么细节?

华为的苦日子,才刚刚开始

华为的苦日子,才刚刚开始,华为,智能手机,运营商,华为手机,芯片

撰文 /   邵蓝洁 刘雪儿

编辑 /   孙静

“阿里女员工”事件意外将亚朵酒店推上了风口浪尖。

几日前,阿里巴巴一名女员工举报称,在济南出差期间被直属领导叫去陪酒,并且在酒店内遭到性侵犯。此事在阿里公司内外掀起了多轮讨论。目前,警方结论还未公布,但事情还在发酵。而作为整个事件的关键一环,为何酒店会给住客之外的人士办理房卡,酒店方是否存在管理漏洞,这些事情也被外界所质疑。

8月10日晚,亚朵集团发布声明称,事发亚朵旗下济南西站国际会展中心亚朵轻居酒店,公司在事发后即成立工作小组。经核查,不存在违规制作房卡的情况。

然而,这起声明并没有解答外界的诸多疑问。8月11日下午,亚朵酒店再次发布声明,称经过内部反复调查确认,前台工作人员是在女士确认后,按照同住手续给男士办理房卡,并进行身份登记和公安信息上传。

亚朵在此事的两次声明中都在强调没有违规操作,试图撇清关系。但网友却质疑:“如果女生清醒且愿意的话,直接屋里开门不就行了?”AI财经社据此询问亚朵酒店,截至发稿前尚未得到回应。目前警方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酒店管理漏洞频出,办卡程序简单

阿里女员工入住的济南亚朵轻居酒店,其地理位置不算优越,在济南西边二环外,离市区较远,但优点是靠近高铁站济南西站、济南西部会展中心,能带来不少商务客流。此外酒店周边的配套设施比较完善,环境好,地处“印象济南”文旅小镇中。

自2019年开业以来,济南亚朵轻居酒店在携程上收获了1600条评价,评分高达4.9分。大多数客人比较满意,称赞酒店“干净整洁”、“有设计感”、“早餐很棒”。

但阿里女员工选择住这里并不完全是一个巧合。轻居是亚朵酒店旗下一个中端品牌,在济南当地算是中档酒店,价格在360-500元左右。

一位阿里员工对AI财经社透露,这个价格符合阿里的出差标准。阿里员工在一线城市住宿标准是每晚700元,二线城市500元,而济南和杭州同属于二线城市。

而且上述员工表示,他们出差时都是通过内部系统直接预订酒店,由公司打款,并不用自己垫付,而亚朵酒店正是阿里的合作酒店之一。

其实,亚朵酒店和阿里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2015年,亚朵就切入阿里云,成为中国首家“云端酒店”,同年亚朵创始人王海军成为湖畔大学第一期学员。2016年底,亚朵获1亿美元融资,投资人中就有阿里前CEO陆兆禧的身影。

不过,事情的关键并不在于住了哪家酒店,而是这件事情背后暴露出的安全隐患。根据阿里女员工自述,男领导是“偷办”房卡潜入自己房间。那么,什么情况下才能为访客办房卡呢?

AI财经社致电该酒店前台,工作人员对事件本身三缄其口,称已将所有资料交给警方,目前不方便对外透露,对以后是否增加安保措施等也避而不谈。而在早期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酒店工作人员称办理第二张房卡必须经住宿者同意,而且访客得做登记。

一位拥有多家酒店的老板告诉AI财经社:“给访客办房卡,一般得面对面和客人确认,电话确认也行,客人醉酒的时候是不能放(其他)人进去的。”

贝壳上半年GTV同比增72.3% 彭永东:将为更广泛社区创造长期价值

贝壳上半年GTV同比增72.3% 彭永东:将为更广泛社区创造长期价值,贝壳,彭永东,徐涛,链家,gtv

亚朵酒店在声明中称,前台工作人员是在女士确认后,按照同住手续给男士办理房卡。但声明中并未透露女士是否在醉酒状态,也未透露女士确认的细节。

事实上,在酒店行业,与住宿客人确认一事并没有完全执行下去。华住集团旗下全季酒店一家酒店业主告诉AI财经社,只要访客准确说出住宿客人的房间号、姓名、手机号、身份证后四位,就能办理房卡。当问及是否会和住宿人确认时,他含糊其辞,“信息都对上,我们就默认是房客了,别人一般也很难知道全部信息。”

而亚朵酒店此前也涉嫌违规办理房卡。据中新网报道,有女生曾在今年6月9日入驻西安南门亚朵S酒店,半夜12点房门突然被一男子用房卡刷开,幸好门内的反锁链挡住陌生人。事后门店解释说,该男子是前一晚住客的朋友,由于不知道朋友退房才来找人。女生则质疑,没有和自己核实信息就私自开房卡,最终该酒店以退还房费的方式选择私了。

三次上市受挫,加盟收入占六成

抛开这起事件对亚朵的影响,亚朵这些年的发展也不算太顺利。

亚朵创始人王海军是酒店行业的老人,是季琦在如家时期的得力干将,后跟随季琦创立汉庭,也就是如今的华住酒店集团,而王海军也一路升任为华住副总裁。

但在王海军心中,他一直想做一家脱离标准品之外的,偏向风格化的酒店产品。2013年,亚朵酒店诞生,定位非常文艺,“以摄影和文学为特色”,希望做“中国领先的生活方式品牌”,并做了一些列IP联名酒店。

的确,亚朵当时确实是中国酒店界的一股清流,靠互联网营销也一度火出圈,服务和体验感也着实不错。但连锁酒店生存的底层逻辑是,要想规模化盈利必须处理好加盟商数量,和提高标准化复制能力。

研究泛酒店业态的晟山堂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咨询总监王勇告诉AI财经社,当时国内部分服务型酒店基本都处在经济型档次,就连华住旗下的全季酒店也刚推出,所以显得亚朵当时定位很高,偏小众奢华风,如果一直走这种小资路线也没问题,但它又想做连锁,这就考验标准化和预期管理能力。

“比如它的IP酒店体验很好,导致大量用户对它的预期拔得很高,但市场层面上,亚朵还有很多非IP的普通产品,导致用户认知和预期产生失调。”王勇说。

但更大的问题来自资本层面。在2019年和2020年,亚朵酒店曾两次冲击A股上市,但都中途放弃上市辅导。今年6月,亚朵酒店又转战美股并定在7月1日上市,没想到再次跳票。亚朵回应外界还在推进上市流程,业内人士则对腾讯棱镜透露,“亚朵在回复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问询,它的财务报表应该被发现了问题。”

在王勇看来,“没钱”带来的最大影响就是没法快速扩张,也就无法分摊成本,并进行有效的产品迭代。有知情人士透露,亚朵一间客房的运营成本不会低于160元,而全季大概是120元。

“这几年亚朵的产品力在下降,迭代速度很慢,不仅是装饰方面,也包括软件、目前客群定位等,而竞品在资本助力下都比较快。”王勇称。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亚朵在全国只有608家酒店。而对比其他中端酒店,东呈国际集团有超3000家,尚美生活突破5500家,锦江酒店去年年底已开业中端酒店超4400家,华住旗下全季酒店去年一年新增274家。

亚朵的真实盈利水平也被招股书撕开面纱。其2019年、2020年营收和总运营成本几乎持平,净利润分别只有超6000万元、超3700万元,净利率分别低到3.9%、2.4%,而华住2019年疫情前的净利率为15%。

重重压力下,亚朵也把压力转移到加盟商身上,造成加盟者的投资回报周期被拉长。“很多加盟商反映做亚朵不挣钱,后期亚朵为满足资本要求上市,也是在透支经销商。”从2020年财报看,加盟业务给亚朵贡献了近六成收入,而直营酒店业务收入只占三成。

王勇补充说,加盟商难挣钱,一方面由于前期投入较高,房租也高,另一方面各个酒店集团在细分市场上的竞品品牌对亚朵的压力也非常明显,而且亚朵在产品层上(比如装修)表现力比较好,也导致酒店运营中单房成本较高,这整体是个综合因素。

一位亚朵离职员工告诉AI财经社,“早期尤其是一线城市的加盟商还能赚钱,到后面收割的大部分赚不到钱,2018年加盟商就来总部闹过,今年又来了一波。”他总结说,“虽然(亚朵)故事讲得好,但下沉时不够接地气。”

事实上,与亚朵定位相似的中端酒店大多已被收购,比如桔子水晶酒店被华住收入麾下,维也纳酒店被锦江收购,希尔顿欢朋酒店在中国的运营商铂涛酒店被锦江收购。王勇预测,如果这次亚朵上市不成功,也难以避免被收购的命运。

美股周三:道指标普再创新高 滴滴跌逾3%

美股周三:道指标普再创新高 滴滴跌逾3%,美股,道琼斯指数,科技股,股价,周三

网络赚钱,网赚,王牌网赚,王牌蛋蛋,网赚那些事
王牌网赚-免费有奖活动分享第一平台 » 阿里女员工事件 亚朵酒店隐瞒了什么细节?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开通VIP 定制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