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网赚暴利产品视频_揭秘口罩断供谜局:厂商花五倍人为招人,药店不敢进货

复工就餐防疫指南 自个做叫外卖都需要!

 

作者| 鱼玄机 远山 泉源|启阳路4号(ID:qiyanglu4hao)

2月10号,天下将迎来开工潮。

一场声势赫赫的人类大迁徙后,上班族将走出“隔离温室”,走向拥挤的街道,挤进人满为患的地铁,踏入人群群集的办公室,排队吃食堂大锅饭……上班了,一个现实的问题摆在面前——没有口罩的“我”怎么办?

“裸奔”的上班族,谁又能“罩”你?

中国是天下最大的口罩生产和出口国,年产量占全球约60%,在疫情未发生之时,中国口罩最高日产为2000多万只。

然而,当口罩成了必需品,甚至奢侈品,口罩王国,也“一罩难求”。湖北多家医院口罩等物资库存为“0”,口罩经销商因没口罩不敢出门,有人一次性口罩用一周舍不得扔,协和医院护士为省物资六小时不吃不喝,外洋十天三国只买到一只口罩,一批发往重庆的9件口罩被大理“截胡”上了热搜,厦门买口罩先摇号……

一个冷门行业急需“苏醒”,当下却面临着“产业之困——

口罩厂商:封城后,原质料进不去,最缺滤材,复工率不到40%,三倍人为都招不到人;质料公司:焦点滤材产能严重不足,营业少股票却爆炒,订单已排到3月;经销商:手里早没口罩存货,物流贵,成本高,能进到货也不敢卖,忧郁被举报……

01

口罩厂商:花五倍人为招人

“工人都在被隔离,只能招一些四周的住民来干活,开工率不足30%-40%。”一家湖北仙桃的口罩厂商对凤凰网财经示意。

湖北省仙桃市,距离武汉不到一百公里,被称为“无纺布之乡”,拥有天下近50%的口罩和防护服的生产能力,也是湖北省口罩的主要生产地和供应地。此前,湖北省委副书记、省长王晓东还亲自去仙桃现场办公,指挥口罩生产。

然而,被寄予厚望的“口罩之都”却遭遇了复产逆境。

继1月23日,武汉封城后不到一天,仙桃等六座武汉周边的都会也宣布“封城”。由于口罩需求量激增,春节前,仙桃一些口罩企业提前复工。然而,封城的情形下,产业链艰难运转。

“封城了,我们更买不到原质料,招不到工人,生产了也运不出去。”仙桃口罩厂商李东(假名)说道。

李东提到,现在原质料最缺的是口罩的过滤质料,但仙桃内陆生产滤材的企业只有几家,平时,滤材需求并不大,企业一样平常存货不多。“外面的原质料也运不进来,供应量不够,我们就断断续续生产,有质料了就产。”

除了原质料,让李东一筹莫展的另有招工难题。

“仙桃是疫情重灾区,给三倍人为,工人都不一定来。现在,我们工人人为天天不低于500元,而以前同样岗位只要100元,一些手艺岗位人为甚至上千。”李东说道。“我自己也不去工厂,在家隔离。”

多位厂商均反映,由于招不到工,买不到原质料,工厂复产量不足疫情前的一半。“工人一样平常天天的事情15个小时以上,纵然这样,产量也提不上来。”

图注:口罩公司复产

天眼查数据显示,停止2020年2月3日,中国谋划范围含“口罩”“呼吸防护”的企业共有16582家,涉及上市公司11家。16582家口罩商中谋划范围明确包罗医用口罩企业数目仅633家。1万多家口罩厂商中有97家注册地位于湖北仙桃,其中明确谋划范围含生产医用口罩企业数目仅5家。此前王晓东也透露,仙桃仅有两家企业生产美国尺度的医用防护服。

纵然是口罩生产大国,医用口罩却异常匮乏。工信部此前示意,中国口罩产量到达一天1000万只以上,但医用口罩产能天天只有60万只。

凤凰网财经还领会到,为了保证口罩质量和控制价钱,近期,当地政府已关停了多个民用口罩厂和不达标、生产三无产物、假口罩的厂商,多家口罩厂商还收到了处罚罚单。

仙桃市场监视管理局官方网站发文称,1月28日,为开展防护用品质量平安检查,保障口罩和防护服正常生产,由市市场监视管理局班子成员牵头,分为10个检查组,出动执法职员300多人,对全市无纺布企业及有关谋划单元举行周全检查。

2月2日,仙桃市疫情指挥部发文通告。通告称,要加强市场监管,从严查处违法。要对通过巡查、检查、举报投诉等各种渠道发现的违法行为,要迅速组织气力从快从严从重查处,涉案产物一律依法扣留。

风险太大,一抓重罚,一些民用口罩厂也打了“退堂鼓”,“人工、质料也贵,价钱透明化了,也赚不到什么钱。”

也有民用口罩厂商质疑政策“一刀切”了。“民用确实达不到医用的防菌尺度,但也不能说是‘假口罩’,只是一些人拿到药店去卖,误以为是医用口罩了,但超市可以正常销售,也不会被查。现在医用口罩紧缺,民用口罩可以部门替换,我们自己就戴民用口罩。一位被关停的民用口罩商说道。

多位口罩厂商还向凤凰网财经透露,现在天下大型的医用口罩商和一些民用口罩厂商都由政府主导生产、采购和配送,销售环节基本由政府统一调配。

一位批发商提到,“政府优先调配湖北,其次是调配供应内陆。以是,我们也进不到货,通俗人更买不到了。”

“政府会天天下达指标和义务,天天数目都在转变,我们只卖力生产。”一位仙桃的医用口罩厂商对凤凰网财经示意。

政府统一收购利差若干?该位医用口罩厂商并未透露。

“除了政府调配,一些厂商还会私下存些货,自己高价卖出去。”一位厂商说道。

02

质料公司:订单已排到3月中旬

“缺滤材。”这是口罩厂商复产后的配合心病。

滤材是口罩焦点质料中的焦点。N95、医用外科口罩实现“防病毒”的手段都是依赖“过滤层”吸附、阻隔病毒等微颗粒,过滤层主要由聚丙烯熔喷超细纤维组成。

凭据公然报道,现在天下各地多家滤材生产公司已紧要召回员工,举行口罩滤材复产,有的工厂甚至在春节前就接到通知复工。

“公司取消了部门员工的春节假期,所有口罩滤材生产线都已复工,24小时运行。质料生产完后,由政府统一调配。”一家滤材公司厂商对凤凰网财经示意。

图注:质料厂复工

不外,滤材公司同样面临着招工难问题。

“我们虽然开三倍人为,但许多员工都被隔离在家,各地封路,工人买不到返程票,完全复工很难。”塑料厂公司管理职员杨力(假名)说道。

为了复产,杨力挨个给工人打电话,但最终确认能返程的员工不到30人。无奈,他只有暂且外聘内陆员工。

另一家滤材公司老板也提到,工人远远不够,电话被打爆,接到的滤材订单已排到3月中旬。“由于产量有限,公司一样平常优先给政府采购单元。”

疫情之下,中小企业可以做什么现在

需求的增添、人工成本高企直接造成了口罩原质料的暴涨。据一位业内人士先容,通俗口罩滤材价钱已经从已往的3万多每根涨到了8万多,至少翻了一倍,有些材质甚至翻了三四倍。

为何过滤质料成了最紧缺的原质料?

从口罩用料来看,医疗用口罩一样平常为多层结构,质料以高熔指纤维聚丙烯(简称“PP”)为主。现在海内高熔指纤维生产企业共31家,2019年海内产量约90万吨。一吨可生产一次性外科口罩90-100万只,而生产N95医用防护口罩只能是20到25万只。作为口罩的上游,这个质料主要由包罗中国石化、上海石化、卫星能源等公司供应,相对足够。

然而,作为产业链中上游的滤材生产企业却相对较少,且产能不足。凤凰网财经不完全统计,公然报道中宣布开工的滤材公司不到10家,包罗欣龙控股、泰达股份、洁特生物、金海环境、亿茂滤材、中瑞环保、俊富公司、再升科技等公司。

部门公司的主营营业还并非是口罩滤材。好比泰达清洁口罩过滤质料的2018年销售收入为2972.36万元,占其营业收入的31.24%,占泰达股份营业收入比重较小,仅为0.15%。

洁特生物更是泛起“口罩乌龙订单事宜”。董事长袁建华在1月22日挂牌仪式中“吹牛”公司要紧要生产1000万个口罩,并示意刚接到广州市相关部门的200万个口罩订单。但很快公司澄清,由于原质料贮备不足,难以完成200万个口罩的供货。

洁特生物的口罩营业主要由子公司广州拜费尔空气净化质料有限公司谋划,营业占比并不高而且历久处于亏损状态。

一些公司甚至不惜紧要调整生产线来生产过滤质料。好比金海环境召回绍兴区域的员工回厂,并24小时举行生产,将生产过滤质料生产线转为生产用于N95口罩的过滤质料。公司称,过滤质料营业占比预计不到10%。

图注:口罩概念股

值得一提的是,多家滤材相关上市公司,股票都遭到了爆炒。

未来是否会有风险?是否产能过剩?

国家生长改造委副主任连维良克日给了回应,“疫情事后富余的产量,政府将举行收储,只要相符尺度,企业可以开足马力组织生产。”

03

经销商:有货也不敢进 怕被举报

图注:一女子骑车经由印有Wuhan字母的广告宣传版

“之前N95口罩进货后放过时了也没人买,现在有钱也拿不到货。”一位药店老板说道。

“一罩难求”成了这个春节最真实的写照。买口罩变成了摇车牌号,买上口罩像中了彩票,一次性口罩反反复复用一周……

“我们科室收诊的都是确证病人。医院会只管保证每人一天一套,若是缺器械会用其它器械替换。为了省口罩和防护服,我们一待六七个小时不吃不喝,由于换了就没有了。”一位协和医院护士对凤凰网财经示意。

张弘是一个老北京,做了几十年的药店生意。他的药店在大年三十那天就没有口罩库存了,至今也没拿到货。“我此前库存一两百包(每包20个薄的一次性医用口罩),但两天就卖空了,在疫情之前,天天只能卖8包左右。”

张弘悔恨当初没给自己多留几袋口罩,导致留给员工的口罩都不够了。为了节约仅剩的三包口罩,张弘将春节值班员工从四位削减到一位。“能节约点就节约点,我现在也只管少出门。”

另一位口罩批发商告诉凤凰网财经,“此前进货的那家仙桃口罩厂停产了,自己手里也断货了,一个库存都没了,现在只能关在家里不出门。”

当口罩成了全民“必需品”,价钱自然“一浪更比一浪高”。“一次性口罩从已往每包(10个)2元涨到了每包36元。N95口罩基本半个小时一个价。”张弘说道。

不仅是海内,外洋也“一罩难求”。凤凰网财经领会到,包罗日本、法国、意大利等地部门都会口罩已经脱销了,且“一天一个价”。好比巴黎,此前50只装的FFP(欧版)口罩价钱从每盒15欧元涨到了近200欧元(约人民币1500元),100只装的一次性口罩从每盒20欧元涨到了100欧元(约人民币767元)。

厦门更是执行“摇号买口罩”。

据《厦门日报》新闻,厦门自1月29日起执行“口罩预约挂号”制度。厦门户籍市民或在厦门缴纳社保的职员只需进入“i厦门”微信民众号,点击口罩预约,即可在线挂号,摇号购置。

图注:大理征用通知书

“大理请把物资还给重庆”上了热搜。一批发往重庆的9件口罩,被大理政府紧要征用。重庆曾发函要求索回物资,但口罩已发放无法追回。

近期,湖北又有多家医院口罩等物资求助,库存显示为“0”,医务职员不得不“紧衣缩食”。

戏剧的是,就在全民都在寻口罩时,凤凰网财经发现了一个怪象,一些能拿到货的商家反而“蹑手蹑脚”了。

“纵然能拿到货,现在也不敢进货。价钱太高了,风险太大了,怕被举报了。”张弘说道。

据不完全统计,近期,包罗北京、湖北、上海、广东、浙江、江苏、江西、福建、深圳、四川、重庆、天津等近20个省份的市场监管部门公布医疗用品与药品价钱提醒警告书,严禁相关谋划者囤积居奇、哄抬物价,推动口罩等医用商品价钱大幅上涨。

凭据《价钱违法行为行政处罚划定》,情节较重的处50万元以上300万元以下的罚款,直至责令停业整顿或者吊销营业执照。对情节恶劣的典型案件,将予以公然曝光。

2月4日,北京就查获一起了贩卖假口罩案,其中包罗9001型号(无空气阀)和9002V型号(有空气阀)口罩共2万多只冒充3M口罩。

“确实有许多发‘国难财’的,我们内陆一家店卖的口罩轻轻一撕就坏了,还卖3块钱一只,后面就被举报了。”山东一家药店老板说道。

不外,这也让多个经销商加倍忐忑,忧郁被“错杀”,以是,他们选择了“按兵不动”。

“一样平常厂商都不会给发票,他们也知道卖得贵,不敢担风险。然则我们药店要开发票,万一住民拿着发票举报了,那可是要赔许多钱呀,以是,照样不卖了。”张弘说道。

另一家药店老板说道,“有渠道能拿到一次性医用口罩,每只5块钱。拿货已经很高了,加之物流只有顺丰送货,只能卖高价,不能卖个口罩亏了吧?”

什么时候不再“一罩难求”?

一位经销商说道,“别着急,再等等,等口罩不再是必需品。”

后记:

口罩产业链困局何时休,何时不再“一罩难求”?需要政府、企业和我们的通力合作,攻坚克难,众志成城,打好这场“防疫抗议”之战。

值得一提的是,国家队和民企等行业龙头最先支援,敏捷调整生产线,“跨界”生产口罩。富士康2月6日宣布,新增从事医用口罩的生产,现在预计2月尾可实现200万只的产能设计,优先用于富士康科技团体近百万员工内部生产防疫保障,未来视情形努力对外支援输出。

“我有熔喷布,谁有口罩机?”中石化在官微上更是公然招商,筹建口罩生产线。据中国石化官微,中国石化本月将加紧生产近10万吨医卫质料。“进入2月以来,中国石化已向市场投放聚丙烯等医卫质料1.5万吨,预计二月份还将继续向各大医卫质料客户保供生产质料约8万吨。

此前,上汽通用五菱宣布将团结供应商通过改建生产线的方式转产口罩,支援防疫一线。生产口罩的无尘车间由广西建工团体卖力改建,本月内建成投入使用。该车间共设置14条口罩生产线,包罗4条N95口罩生产线、10条一样平常医用防护口罩生产线,日产量预计到达170万个以上,将能快速缓解广西区内医疗物资紧缺的状态。

口罩生产全民总动员,随着原有产能恢复的“马不停蹄”、新增产能的“敏捷支援”,以及入口口罩的“与日俱增”,“一罩难求”或将不再是困局。

正规的网赚网站_互联网手艺正在改变内容产业

网络赚钱,网赚,王牌网赚,王牌蛋蛋,网赚那些事
王牌网赚-免费有奖活动分享第一平台 » 新手网赚暴利产品视频_揭秘口罩断供谜局:厂商花五倍人为招人,药店不敢进货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开通VIP 定制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