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振宇的天大骗局——连学习都成忽悠了

1

我朋友刘刚的一天是这样度过的:

叮铃铃——早晨闹钟响起。

他眼一睁,立马抓过手机,翻开“得到”,倾听60秒罗胖教训。刷牙与吃早饭时,翻开“喜马拉雅”,“完结了30分钟的音频学习。”然后,他出门上班。地铁上,再点开“知乎live”“听了三个闻名答主的经历共享。”正午吃饭与午休的时刻,他又点开了“内行”,“捉住学习了《怎样成为写作高手》。”下班路上,他又翻开“得到”,“我在上面订阅了5个专栏。”吃完饭,上床,翻开“直播”,“听了李笑来的《普通人怎样完结财富自在》。”

然后刘刚带着满满的充实感,总算无比欣喜地进入了梦乡。

2

刘刚这两年很焦虑。

翻开电视,看到别人英语流利如老外,他坐不住了,下了一个英语APP,走路、煮饭都戴着耳机练习听读。

翻开公号,读到《这个国际正在赏罚不学习的人》,他坐不住了,赶忙买回一摞书。

刷刷知乎,他又一声惊叹:“这个人的答复好专业好深邃,我差太远了,不行,我得订他专栏。”

我问刘刚:“你干嘛把自己弄得这么累啊?”

刘刚一下说了三个原因:

“时代改变太快,忧虑自己的常识不行用。”

“别人懂的东西自己不懂,怕落后于别人。”

“未来充满了不判定性,害怕自己被社会淘汰。”

刘刚的三个忧虑,其实极具普遍性。这个时代,许多人都像他一样患上了常识焦虑症。

一天不求知,心里就不安。

何为常识焦虑症?

就是我们对新的常识、新的信息和新的认知迭代始终有一种匮乏感,由于忧虑自己常识匮乏而落后于社会和别人,然后发生了一种心思惊骇。

“我不想被逾越,更不想被落下,仅有能做的就是跟紧这个时代,更加快速高效的吸收。”

3

可是学习又学什么呢?

这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一分钟发生的信息量超越古时一千年。

刘刚说:“我不知道怎样筛选有用的常识。”

这也是一个时刻缺少的时代,时刻已成为国际上最缺少的资源。

刘刚说:“我不想把许多时刻消耗在挑选上。”

这更是一个急于求成的时代,每个人都在尽力寻觅成功的捷径。

刘刚说:“希望短时刻就能把握某项技术。”

正在“刘刚们”焦虑头痛时,“罗振宇们”呈现了,用手一挥:“跟我来!”

所以,常识付费诞生了。

何为常识付费?

一言以蔽之就是:你付费,我就给你常识。

“你不知道怎样选吗?我帮你选。”

“你不想消耗时刻学吗?我帮你读。”

“你不是想很快把握技术吗?我嚼烂了给你。”

哇,常识付费居然这么好,所以我们蜂拥而至。订专栏、订课程、订直播、订小密圈……

刘刚说:“生怕动作一慢,就被甩到跋涉队列之外。”

所以,现在常识付费用户已达5000万人。

“手机里没几个付费APP,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了。”

4

罗永浩说过一句话:“为什么许多人企图去为学习付费?由于他们希望转角遇到更好的自己。”

可是,我们遇到更好的自己了吗?

微信公号作者“小鹿快跑”讲过一段付费经历:

2016年1月至2017年6月,他一共为常识花费了5000元:

在知乎上买了46次讲座,花了1500元。

在微信上买了21个讲座,花了500元。

参加了一个写作培训班,花了500元。

在得到上买课程,花了约300元。

参加过两次早睡早起打卡群,花了100元。

购买了几个七七八八课程,花了2000元。

一开端,他决心满满,期待自己变好。

谁知道一年半曩昔后,

“我除了青丝多了几根、皱纹多了几丝、眼袋多了几两外,一点都没有发生改变。日子品质没有提高,作业没有加薪,旅行梦想没有完结……”

这就是大部分追逐常识付费的人所得到的成果:

“一开端,觉得很有启示很有用,看完的一瞬间觉得自己收成颇丰。可时刻长了,我才发现:我的认知并没有由此而提高,我的思想并没有由此而升级,我的常识和技术仍然在原地踏步。”

5

有段时刻,和刘刚一同聊天时,他嘴里常常冒出一大堆新名词:

什么“跨界学习”啊?

什么“认知升维”啊?

什么“中矩思想”啊?

有一次,我问他:“你都哪里学的?”

他说:“付费APP上。”

那段时刻,刘刚特喜爱在交际场合扮演,潜台词是:“你看,我学到了许多新常识。”

两年曩昔后,他总算消停了,不再逢人就满嘴喷新名词了:

“学了一大堆新名词、新概念、新思想,看似什么都知道,其实一点卵用也没有。”

他这句话,让我想起了一个故事。

爱因斯坦提出相对论后,震动国际,所以被许多大学约请去做陈述,爱因斯坦因而而被弄得疲惫不堪。

有一天,司机对他说:“你太累了,今日我帮你作陈述吧?”

爱因斯坦问:“你能行吗?”

司机说:“我闭着眼睛都能背出来。”

那天司机上台,公然讲得滴水不漏。

但刚想下台时,一位博士站了起来,然后提了一个非常艰深刁钻的问题。

司机不知怎样作答,幸亏脑瓜转得快:“你这问题太简略了,我司机都能答复。”

爱因斯坦站起来,几句话就处理了问题。

博士惊呆了:“没想到他的司机也远胜于我。”

但在回去的路上,司机对爱因斯坦说:“我知道的仅仅概念,你懂得的才是常识。”

其实,我们就跟这位司机差不多,一付费一收听,就误以为学到了常识,其实离真实的把握常识差了十万八千里,你以为买到的是常识,其实买到的是“知道”。你以为买到的是把握,其实仅仅囤积了一堆“知道”。

6

大部分常识付费其实都是大忽悠。

罗胖子更多意义上满意了绝大部分人不喜爱读书却喜爱被人称之为读书人的虚荣心。

绝大多数人是不情愿太杂乱的东西,也懒得看书,喜爱简略易懂的东西。所以,罗胖子、吴晓波都是这么广泛传播,受众许多。从这个视点来看,途径比出产者更获益,由于他们自己都不出产根底产品,他们都建立在市场上的根底资料,然后再加工,这样相对简略,也可规划仿制化。可是由于不是自己出产,所以许多东西都不谨慎乃至还很杂乱。关于绝大多数人,听再多罗胖子都不可能成功,由于都是二道贩子的产品,听着很巨大上,可是都不行系统,且失真。

常识的源头,就像河流的源头一样,是常识发源的当地,是常识刚刚被发明出来的当地。源头的常识浓度和质量极高,有丰厚的底层逻辑和根底概念。顺流而下,离源头越远,支流越多,混入的杂质也就越多。当一份常识掺入了太多杂质时,恐怕只能勾兑成鸡汤了。

7

为什么说大部分常识付费都是大忽悠呢?

其次,它教授的常识常常“药不对症”。

蓝胖子写过一篇《常识付费得了什么病》,在文章里,他把“罗振宇们”称为“医师”,把患了常识焦虑症的“刘刚们”称为“患者”。

依照病情,患者分为三种:轻度患者、中度患者和重度患者。

这三种患者,别离对应职场三个阶段:

履行阶段、办理阶段和方向阶段。

针对三种患者,医师正确的做法本应是——对症下药,别离开出三种不同处方。

但真实的状况却是医师看病时极端粗犷:

“我不论你是哪种患者,我就开这一种药方。”

“单一内容面向数十万乃至上百万的受众。”

这种粗犷医治,所以引发了一系列不适症:

重度患者一看医师开的轻度药方就怒了:“哇靠,这个阶段我早就度过了好不好。”

轻度患者一看医师开的重度药方就毛了,“我就一个刚入职场的新人,许多根底能力和根底技术都还没把握,你却要我去学马云的微观视野和办理格式。学习毛啊,都不在一个层次上。”

彼之蜜糖,乃吾之砒霜。

8

为什么说大部分常识付费都是大忽悠呢?

再次,它教授的常识“是未经你考虑的”。

“多数人为了躲避真实的考虑,情愿做任何事情。”

榜首次看到这句话时,我被震慑到了。我想起了我读高三时的一件事情,其时班上有一位后来考清华的学霸,他总结了一套高效学习笔记。

我其时物理成果位居下流,便向学霸取经:“借你笔记看看呗。”

我把他的笔记完完好整地抄了下来,可是几回物理考试,我仍是位居下流。

我说:“我都看了你笔记好几遍了啊。”

学霸说了一句:“未经你考虑的常识是不属于你的。”

我一下醍醐灌顶。

为什么我们学了那么多“常识付费”的常识后仍然没有出息?由于这些常识都是“未经你考虑”得来的。

罗振宇从前讲过自己为何要做“得到”语音:

“古时分有些有钱人,他们分明有一双眼,可是从来不看书,而是请人读书给自己听,从今以后,罗胖就是你身边的那个书童。这就是我的角色定位:我读完书,讲给你听。”

说得真好,可是我想问——有哪位大儒好汉是靠书童读书给自己听而成功的?

跟各位共享一个令人失望的现实:

没人能替代你去尽力,即便你花钱了。

也没人能替代你考虑,即便你花钱了。

爱因斯坦说:未经考虑的常识不是常识。

9

一个人会焦虑,当然会有各种原因,房贷压力、作业压力。可是无论怎样,现代心思学研讨表明,现代人的首要焦虑来自人际关系而非生计压力,我们早就摆脱了物质匮乏的时代,可是焦虑却仍然无处不在,全部原因都在于人际关系。

你焦虑的不是你没钱,而是焦虑你搭档、你街坊过的比你好,所以你要更尽力的超越他们才干安心。

所以元凶巨恶是微信(没有黑微信的意思)。

没有微信之前,我们爸爸妈妈的日子圈极为狭隘,沟通都需求电话、书信,哪个同学发大财了,哪个街坊去泰国旅行了,都是不知道的,即便知道也是没太大感觉的,由于离得太远,并不知道对方日子到底有多逍遥,因而焦虑感相对今日来说肯定会少许多。

微信这个潘多拉魔盒翻开之后,你会看到,本来你高中班上的班长不仅考上了重本,还成功留在了北京金融圈作为明星投资人打拼,每天接触各种巨大上的交际场合,什么API、BD、CEO、DAU、ERP、FOUNDER、GQ、H5、IAAS、JD、KPI、MAU、PGC、SKU、UGC、VP这些你听不懂的词像口头禅一样呈现在他朋友圈。

而你留在老家在一家小公司上班,小时分只能仰视他就算了,现在还要持续在朋友圈仰视他巨大上的日子,恨得牙痒痒。

当然,班长他过的也并不是很开心,他每天接触着各种同龄的比他牛逼的创业者,亲眼见证他们年纪轻轻就完结了千万身家。每天在座地铁下班回到自己小出租房的路上心如刀绞,望着海淀15如果平的学区房,这样的日子好像也没有尽头。

其实你不知道,班长有时分还会刷一下你的朋友圈,妒忌一下你看上去很安静的日子。

毫无疑问,这类焦虑的人非常巴望捉住些什么。

这时分罗振宇教师来了,他隔着屏幕向你伸出胖乎乎的大手说,“国际末日也没什么好怕的,都跟我来”,所以你和班长都踩上了常识付费的这条船。

没错,罗胖的确非常懂你的焦虑,但他永久无法治好你的焦虑,他只会不断挑逗你,给你制造焦虑。

知道吗,比卖常识更高超的,是卖焦虑感。

关于常识付费,有两句话很见血:

“那些常识付费所贩卖的常识速成,其实质卖的不是某一范畴的常识,

而是一种‘让你感觉很尽力’的错觉。”

“(许多)常识付费向用户兜销的,实质上是一种精力安慰,让你感觉自己随时随地都能得到些什么有用的东西,然后有一种收成常识的满意感。”

10

要想真实医治你的常识焦虑症,首要你得弄清楚什么才是真实的学习。

什么才是真实的学习?

榜首,学习要有方针定位。

我朋友刘刚最喜爱随大流,

看见别人学英语,他就跟着学英语。

看见别人学写作,他就跟着学写作。

看见别人学编程,他就跟着学编程。

…………

“学完,发现仍是处理不了我的焦虑。”

你必定也发现了,刘刚最大的问题是——用战术上的尽力来掩盖战略上的懒散。

什么意思?

就是他尽管想成为更好的自己,却不知道更好的自己是什么。

所以,看见别人学什么他就学什么,今日学这,明日学那,看起来很尽力,但实践毫无用处。

学习好像种田,在承揽这块地之前,必定要有方针要有方案,知道要种何种作物,要到达多少产值,接下来才是为之辛劳耕耘。

没有方针,全部无从谈起。

那怎样寻觅学习的方针呢?

坐下来,写出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再罗列“这样的人”所对应的常识范畴或技术

再把常识范畴或技术细分成首要和非必须的常识点

你需求学习的常识系统图就出来了

方针一清晰,方向一明晰,你就不会像无头苍蝇一样嗡嗡乱撞了。

11

什么才是真实的学习?

第二,学习要懂问题驱动。

爱因斯坦从前说过一段名言:

“如果给我1小时答复一道决定我存亡的问题,我会花55分钟弄清楚这道题到底在问什么。一旦清楚它到底在问什么,剩余的5分钟满足答复这个问题。”

死生亦大矣,这段话用事关存亡的极端描绘强调了“深度考虑”的重要性,很有说服力。

而现实上,在真实存亡命悬一线的战争场景中,“深度考虑”这种特质的方位不仅没有由于兵荒马乱的紧迫性而被削弱,反而是由于疆场嗜血的严酷特质被大大提高了。

我们都知道《孙子兵法》,在这部被誉为“兵学圣典”一书的“军行篇”中有这么一句:胜兵先胜然后求战,败兵先战然后求胜。意思是说,在两军浴血奋战之前,就要做好充沛的预备:

尽力搜集全部途径的信息,充沛评估当下态势,绞尽脑汁地责问己方全部的隐患和可能发生的问题,然后在脑海里估测、模拟战争可能的走势,使用现存资源来精心筹划出处理方案。比及这全部作业都就绪,两边真实踏上战场的时分,才干将全部了然于心而胸中有数,这仗才会有胜算。

由此可见,关于精心预备的一方,战争的大部分作业在战前就在深度考虑的脑筋里完结了,上战场交兵只不过是一个官样文章般的存在,胜负的天平早已歪斜。

说到战争,这儿不得不说到另一个人,也我个人赏识的战争天才。作为被毛泽东评估为“无以伦比的常胜元帅”、被蒋介石赞赏为“黄埔最优异将军”的林彪,之所以能在战场上所向无敌、战无不胜,靠的绝非简简略单的“冤家路窄勇者胜”,而是“深度考虑”得出的对战场形势胜人一筹的认知水平。

江湖上关于林的战争风闻许多,最有传奇色彩的可能要数“他使用大数据活捉廖耀湘”这件事。

自1948年辽沈战争,每天深夜林彪都在东北野战军前哨指挥所里听取军情陈述,由值班顾问读出部属各个纵队、师、团用电台陈述的当日战况和缉获状况,而林彪则认真详尽地记录着大数据。在一次关于“胡家窝棚那个战争的缉获”中,林彪敏锐地从一个数据的细小改变中察觉到了异样,面临一脸懵逼的吃瓜部下,林彪用三个疑问判定了问题的要害地址:

“为什么那里缉获的短枪与蛇矛的份额比其它战争略高?”

“为什么那里缉获和击毁的小车与大车的份额比其它战争略高?”

“为什么在那里俘虏和击毙的军官与战士的份额比其它战争略高?”

没等我们反响过来,林彪大步走向缀满军用地图的墙面,指着地图上的那个点说:“我判定敌人的指挥所就在这儿!”现实上,林彪能够如此笃定,正是得益于他高品质的勤勉——回绝思想懒散,坚持深度考虑——长期的数据记录和剖析,让这些枯燥的数字在林彪脑中构成了系统化的数据库,所以一旦呈现误差,他便能够及时发现不同,推理出精确信息,找出要害价值地址。

在林彪推理出情报的帮助下,新六军的指挥所很快就被连锅端了。新六军军长廖耀湘,这位出身黄埔并留学法国闻名的圣西尔军校、参加过滇缅战争的名将,想不到自己精心荫蔽的精悍野战司令部这么快就被灭掉,输的不甘心,以为这是一个偶尔事情。

而当他得知林彪是怎样得出判断之后,他说:“我服了,败在他手下,不丢人。”

除了注重数据,林彪的勤勉细节还表现在他尤为注重查询,作为“八路军班师以来打的榜首个大胜仗”平型关大捷的总指挥,他在战前三次到平型关乔沟一带进行实地勘测:

榜首次是他带着顾问人员和电台去的。首要到平型关关口,爬上关口北侧山岭,对着地图调查平型关以东的山势、河沟、村庄和路途。然后下山沿西跑池、东跑池公路到乔沟至东河南,观察峡谷公路两侧的地势地貌;

第二次是他扮装去侦办的。要点勘测了老爷庙前的地势和乔沟南侧山地地貌,一个完好的伏击战方案在林彪脑海里根本构成;

第三次是在上寨发动会后,林彪和聂荣臻带着旅长、团长们去侦办的,并在现场向各团指定了埋伏地址,清晰了师、旅、团指挥所的方位。

战争的筹备作业向来冗杂,在战争开端前三天,根据各种形势下的战争模拟就没有停过,这还不包括关于战时的部队部署,以及战前关于全师连以上干部的发动作业。

诚然,战争成功的要素许多,可是至少,林彪在战前根据“深度考虑”的勤勉预备关于平型关大捷的成果功不可没。

我有一个习气,如果我觉得一个人与众不同,我会去剖析他的思想办法,而了解一个人思想办法的最好办法莫过于听他自己怎样讲。林彪自己在《怎样当好一名师长》一文中就分述九点,把他自己的作业办法进行了详尽的总结。

文章网上能够找到,看上去朴实无华却内含寸劲,条条直达要害。在我看来,估量很少有人能按这九条来执行,原因是太耗心力——至少有四条要求需求投入许多的精力来“深度考虑”,其间第五条的要求是这样的,由于过分经典,我原封不动引用出来:

五、要把各方面的问题想够想透:

每一次战争、战争的安排,要让我们提出各种可能呈现的问题,要让我们来找答案,并且要从最坏的最严峻的状况来找答案。把全部提出来的问题都答复了,再没有问题没有答复的了,这样,打起仗来才不会犯大过错,如果犯了过错,也比较容易纠正。

没有得到答案的问题,不能由于想了很久想不出来就把它丢开,留下一个疙瘩。如果这样,是很危险的,在紧要关头,这个疙瘩很可能冒出来,就会使你们心中无数,措手不及。当然,在战争环境中,要考虑的问题许多,不可能一次都提完,也不可能一次都答复完,整个战争、战争的进程,就是不断提出问题和不断答复问题的进程。

有时脑子很疲惫,有的问题可能当即答复不了。这时,除了好好地和别人商议以外,就好好地睡一觉,睡好了,睡醒了,脑筋清醒了,再躺在床上好好想一想,就可能开窍,可能想通了,答复了,处理了。

总归,对每一个问题不能迷糊了事。问题答复完了,战争、战争的安排才算完结。

网络赚钱,网赚,王牌网赚,王牌蛋蛋,网赚那些事
王牌网赚-免费有奖活动分享第一平台 » 罗振宇的天大骗局——连学习都成忽悠了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开通VIP 定制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