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一男子生命垂危,临终想见父母,父亲:火化后扔外面去

芬兰和瑞典宣布

芬兰和瑞典宣布,芬兰,瑞典,北约,防务,马林

2016年4月,在长沙一家医院的重症监护室的门外,一名女子捂脸痛哭,手中的电话紧紧挨着自己的耳朵,不断重复着:“你就来看你儿子最后一眼吧,他的生命就剩几个钟头了,我求你了,求求你了,就来看你儿子最后一眼吧,求求你了…” 但是电话那头传来愤怒又冰冷地回答:“死了就直接扔在火葬场,我们没有这样的儿子!”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能让自己的亲生父母不愿意看自己的孩子最后一眼呢?又是什么让父母与孩子能有如此深仇大恨呢? 这位打电话的女人名叫黄妮,两个人已经相恋了六年,感情深厚,面对病床上年仅31岁痛苦难耐的昔日恋人,她仿佛心如刀割,嘴上呢喃着:“如果躺在病床上的是我那该多好,我就不会有现在这么痛苦了。” 黄妮的家境也并不宽裕,为了治疗男友柳伟的疾病,她卖掉了自己苦心经营多年的服装店,身上的积蓄也全部用光了,但是对于柳伟的疾病来说,还是杯水车薪。 黄泥谈起与柳伟的恋情,深深地叹了口气。 2010年,黄妮在与朋友的饭局上认识了长相清秀的柳伟,两个人聊得很投机,并留下了对方的联系方式,在短暂的暧昧过后,两个人很快陷入了热恋。 黄妮回忆,那时候的柳伟十分体贴,对自己照顾有加,即便自己当时患有尿毒症和先天性心脏病,柳伟也从来不曾嫌弃自己半点,对自己体贴入微,但是后8来她得知柳伟早已结婚,甚至还有一个女儿,这让黄妮一时无法接受,于是向柳伟提出了分手. 但是柳伟跪着求她不要离开自己,否则就去自杀,在柳伟苦苦哀求下,还是没有忍心分手,选择继续和他在一起。 2016年,这一年他们订好了婚约,准备一起走向婚姻的殿堂,但是这些美好的计划都被柳伟的这场重病被迫按下了结束键。 2016年2月,黄妮与柳伟一起去到出租屋门口一家餐馆吃饭,柳伟忽然说自己头晕,呼吸困难,黄妮询问要不要去医院,但是柳伟摆了摆手,于是作罢,在吃完饭回去的路上,柳伟忽然晕倒在路上,黄妮焦急地拨通了急救电话,与柳伟一同前往了医院。 经过医生的抢救,柳伟勉强保住了性命,但是医生却告诉他一个噩耗,那就是柳伟身患急性肺部感染,糖尿病,胰腺炎等多种综合疾病,目前生命垂危。 她凑到男友的身边询问她最后的心愿,插着氧气管的男友眼角缓缓淌下了眼泪,柳伟虚弱得说不出来一句话,黄妮拿来了纸和笔,柳伟在纸上艰难地写下了想见自己父母最后一面的心愿,并且附上了自己父母的家庭住址。 黄妮回忆道,柳伟已经有两年多的时间没有和他的父母联系了,而且由于两个人的恋情并不受柳伟父母的待见,因此她也只见过柳伟的父母一次。 这趟旅途到底能不能实现柳伟的愿望呢?黄妮也不得而知,但是她还是忐忑地踏上了前往柳伟父母的路程。 经过一天的路程,黄妮根据地址找到了柳伟父母的家,她忐忑地敲开了柳伟父母的门,开门的是身着全黑头发斑白的柳伟的父亲。 她说明来意以后,这位老人的情绪变得异常激动,哽咽地喊着:“他是我们的亲骨肉,我们养了他20多年,怎么可能不痛心,但是他做的事情一次又一次伤了我们做父母的心,我们现在对他已经绝望了,我们也没有任何办法,这辈子不可能去看这个不孝子一眼!如果让我去就先杀了我!” 这位父亲的情绪越来越激动,对于自己的儿子柳伟他是憎恶之极,那柳伟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让这位父亲如此气愤?又是什么事情可以让自己的亲生父母如此憎恨他呢? 原来在2010年以前,柳伟与父母还过着平静又快乐的生活,他拥有完整的家庭,女儿也乖巧可爱,深受柳伟父母的疼惜,一家人过得其乐融融,但是这种美好的生活很快被打破。 柳伟父母在农村拥有自己的房子,由于拆迁改造的需要,政府为柳伟父母安置了一套320平米的征收房,这是柳伟父母当时唯一的财产。 但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2010年,柳伟却背着他们,将自己辛苦得来的房产全部低价变卖了出去,这让柳伟的父母寒心不已,便质问儿子为什么这么做,但是柳伟却异常冷漠地回答:“卖都卖掉了,你们能拿我怎么样呢?” 柳伟的父母以为柳伟做生意急用钱或者着急为孩子添置学费,但让柳伟父母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柳伟拿着变卖房产得来的十几万元逃之夭夭,柳伟即使与父亲都在长沙,但是从来没有向父母打过一通电话。 即便逢年过节也杳无音讯,他开始过上了挥霍无度的日子,每日游手好闲,赌博喝酒,完全不关心家里的妻儿,这让柳伟的父母失望至极,每日以泪洗面,悲伤愤怒和疑惑整日充斥着柳伟父母的心,身体也日渐憔悴。 根据柳伟父母的回忆,有几次半夜柳伟敲门,进门之后就是扯着嗓子和父母要钱,不要钱就破口大骂,甚至要动手,这让柳伟的父母更加的痛心,不明白自己含辛茹苦养大的孩子怎会如此绝情,让柳伟父母没有想到的是,这还只是痛苦的开始。 2012年,他与妻子离婚,活泼可爱的女儿也判给了柳伟的妻子,这让柳伟的父母犹如晴天霹雳,自己一手拉扯大的可爱的孙女也见不到了。 而最让柳伟父母绝望的是,柳伟向父母打电话,决绝地提出了想要断绝与他们的任何关系,以后就是陌生人,柳伟的父母听到儿子说出如此绝情的话以后,万念俱灰,于是答应了柳伟的请求,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柳伟的父母彻底与柳伟断了联系。 2014年,柳伟的父母忽然接到了儿子的电话,对面传来虚弱的哭泣声:“爸,妈,我得了胰腺炎,我想你们了你们来看看我吧。” 柳伟的父母心情复杂,但是面对儿子痛苦的哭泣声还是心软了下来,再加上对于儿子的思念,柳伟的父母决定与孩子冰释前嫌,于是前往了医院,每日守在儿子的病床前,看着病床上虚弱的儿子,柳伟的父母都十分心疼,之前的愤怒逐渐消散。 柳伟的病情十分严重,身体不能自理,柳伟的父亲就为儿子端屎端尿,用毛巾为儿子反复擦背,柳伟的母亲每日在家炖好鸡汤,提着饭盒到医院一口一口地喂柳伟。 在老两口无微不至的照顾下,柳伟的病情很快好转,开了药以后就办理了出院的手续,但是柳伟对于父母的照顾却并不买账,丝毫没有悔改,继续过上了挥霍无度,游手好闲的日子。 由于柳伟的大笔挥霍,手头早就捉襟见肘,于是又瞒着自己的父母,变卖掉了柳伟父母这几年用积攒多年积蓄购买的最后的栖息之地,这次彻底让柳伟父母对这个不孝子失去最后一点希望,

某咖啡店不雅事件,87秒视频火爆流出:求你们去开房好吗?

某咖啡店不雅事件,87秒视频火爆流出:求你们去开房好吗?,咖啡店,试衣间,公共场所,开房,物品罪

万念俱灰地与柳伟断绝了关系,并否认自己曾有过这样的儿子。 黄妮听完柳父的回忆,沉默了良久,他们口中的这个人是含情脉脉对我温柔至深的柳伟吗?柳父看她沉默这么久,便继续说道:“孩子啊,你也快离开他吧,这种人不值得你留恋他,对于我们一家人来说,他变卖家产抛弃家人最后得了一身病都是他的报应,是他应得的,我们根本不需要可怜他,明白吗? 他这种人,妻子可以不要,父母可以不要,他还有什么不能抛弃的?” 黄妮忍不住掉下了眼泪,柳伟与她六年的感情还是占了上风,她哭着求柳伟的父母可以去医院见奄奄一息的柳伟最后一面,并说道:“柳伟知道自己错了,他现在已经是将死之人了,还有什么是不能原谅的呢?他希望用最后的生命可以看到自己的父母,这并没有什么错吧,希望你们满足他这个小小的愿望。” 黄妮站在门前苦苦相求,但是随后柳父说的话让黄妮失去了最后的希望。 柳父站在门前,哽咽又冷漠地说道:“我死都不会管他!如果他死了就扔到火葬场,总会有人来管的,但是我不管,我没有这样的儿子!我跟你讲孩子,柳伟就算火化了,他的骨灰我都不会拿回家!这辈子我们一家人被他伤够了心了!” 随后柳父便拒绝再进行沟通,柳伟的弟弟此时站了出来,告诉黄妮可以去村委会解决这件事。 到了村委会以后,由于柳伟的父母兄弟尚在,并不符合村中帮扶的对象,因此柳伟的骨灰并不能送到村中处理,柳伟的弟弟却觉得,他的哥哥伤透了一家人的心,等火化了以后随便扔在哪里和他们有什么关系呢? 村委会的负责人告诉柳伟的弟弟,毕竟是家事,需要家人之间解决,村委会没有资格插足这件事情,双方协调无果,此时柳伟的妈妈冲进村委会,拉走了柳伟的弟弟,并告诉黄妮,他们一家人与柳伟没有任何关系了,就让他自生自灭吧。 黄妮只好请求村干部帮忙调解,希望劝说柳家人可以去见柳伟最后一面,实现了柳伟的心愿。柳伟的家人会去见柳伟最后一面吗? 经过村干部的不停劝说,柳伟的弟弟只好前往医院去看望哥哥,在柳伟重症监护室的外面,黄妮嘱咐他,希望他进去以后可以叫柳伟一声哥哥,不要说刺激柳伟的话。 但是柳伟的弟弟想起了父母这么多年经受的痛苦和折磨,他的愤怒又涌上了心头,他哽咽着质问黄妮:“我的爸爸妈妈都不原谅他,我更没有资格替他们原谅,这难道不是他应得的吗?就因为我这个哥哥,我们家这几年怎么熬过来的你知道吗?他不配这一声哥哥!” 然后柳伟的弟弟充满恨意地告诉医生让他们放弃对柳伟的治疗,随后不顾黄妮的阻拦与劝说,径直离开了医院。 事情的发展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黄妮怎么也没有想到仅仅只有一墙之隔的哥哥和弟弟最终还是没能成功见面,这让黄妮崩溃大哭,男友最后的愿望还是落空了,他看着重症监护室里柳伟痛苦的表情,更加心如刀割。 黄妮为了完成男友的心愿,决定凑一些钱来延长柳伟的生命,从而让她有更多的时间来劝说柳伟的父母来看望柳伟。这时她想到柳伟之前交给她一把房间钥匙,并告诉她这是自己的房子,将来当作两个人结婚的婚房,黄妮决心将这套婚房卖掉用来治疗柳伟的疾病。 黄妮来到了这间房,却发现钥匙被柳家人换掉了,柳父告诉她,这套房子是柳伟与前妻一起居住的房子,在两人决定离婚时就签订了协议,等到柳伟女儿18岁的时候,这套房子将自动过户给她,这是柳伟和全家人都同意的,因此不可能给黄妮。 黄妮万念俱灰,痛苦不已,而此时医院给柳父打来了电话,告诉柳父柳伟的病情恶化,是要继续治疗还是放弃治疗,柳父决然地选择了放弃治疗,并告诉医院自己一家人都不会去收尸。 黄妮得知了柳伟病情恶化的消息以后焦急地前往了医院,看到全身插满管子动弹不得的男友不禁潸然泪下,她站在重症监护室的窗口上一遍遍呼喊着男友的名字,质问他:“不是说好要赚钱养我吗?你怎么说话不算数了?你要坚强赶紧好起来行不行?” 在女友一遍遍的呼喊声中,柳伟用仅剩的力气别过了头,眼角的泪水缓缓地流到了氧气管上,这成为了他生命中最后一滴眼泪,这滴眼泪是为了女友而流吗?还是为没能看到父母而流泪呢?我们不得而知,而柳伟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这一刻。 2016年4月底,柳伟去世,他临终前依旧没能等来父母和家人,好在还有黄妮,将他的后事安排妥当,这是一种不幸,因为他到死也没能等来父母的原谅,也是一种万幸,因为他依旧有一位爱他的人在心里牵挂着他想念着他。 柳伟的故事让人唏嘘不已,柳伟本来有着乖巧可爱的女儿,有着疼爱他的父母,但是最后,他把这些都自己狠心地丢掉了。 我相信他的父母并不是一开始就这么绝情,而是在他一次次伤害家人,一次次冰冻家人的心之后,才开始对他如此绝望,就像钉子无数次地钉在木板上一样,虽然可以拔出来,但是留下的伤痕是永远都在的,柳伟对于父母的歉疚来得太晚了。 我们从这个故事是不是也应该警醒自己呢?都知道朋友,恋人的关系是需要维系的,但是家人之间不需要维系吗?答案是肯定的,家人陪伴我们大半生,平淡却连绵,很多人都会忽略家人的感受,认为自己无论变成什么样子,都有家人的包容。 其实不然,家人的感情更加敏感而且更加需要我们的保护,这种例子数不胜数,很多失去父母的中年人应该有更深的体会,只有失去的时候才发现家人才是一直包容自己并且是自己最亏欠的人。 在当今社会,钱固然是稳固幸福的一种途径,但是柳伟以失去家人为目的来达到自己敛财的目的显然是无法让人接受的,只有正确看清钱对我们的地位是否真的凌驾于人之上,才能过得幸福。 否则就会像柳伟一样,失去了家人,朋友,恋人,也失去了自己用不正当手段得来的钱财,最后他得到的只有孤独和疾病,还有无限的懊悔。 对于黄妮的事迹,褒贬不一,有的认为她只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失去了道德底线,而有的则认为她重情重义,在恋人病危时并没有撒手离去,这种精神难能可贵。但是从柳伟女儿的角度来看呢?或者从柳伟妻子的角度来看呢? 这段爱情注定不会开花结果,因为这段爱情凌驾于亲情和责任之上,成就他们必将导致很多人受到伤害,因此,这段感情并不感人,只是黄妮的自我感动,从时间线上来看,柳伟向家里借这么多钱真的只是自己挥霍掉了吗? 这些我们不得而知,或许对于黄妮来说,柳伟是自己体贴周到的恋人,但是对于其他人来说,柳伟只是剥夺了别人的幸福而填补自己的需求的无情指认,因此黄妮和柳伟都并不值得同情,这种没有责任,伤害家人的行为没有任何可以狡辩的空间。 有些感情是指甲,剪掉之后还会重生,而有些感情是牙齿,拔掉只有总有一个疼痛的豁口,珍惜爱我们的人,不要让自己留下遗憾。 最后,对于这篇旧闻,大家有什么看法和感悟呢?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网传初中英语地位不保,看完已上线的俄语课本,学生表示不想学

网传初中英语地位不保,看完已上线的俄语课本,学生表示不想学,俄语,英语,翻译,口语,汉语

网络赚钱,网赚,王牌网赚,王牌蛋蛋,网赚那些事
王牌网赚-免费有奖活动分享第一平台 » 湖南一男子生命垂危,临终想见父母,父亲:火化后扔外面去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开通VIP 定制机器人